最新 地图

【28】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发布时间:2021-05-04 11:24:52 来源:vip读书

待房门关上门,霍千川直接点燃一支烟,笑眯眯的望向金璃:“非常好吃吗?第一次见你吃这么香。”“那是所以太饿了。”早晨一碗粥,下午一碗汤,早上再不吃,她可没想成什么不食人间“那是因为太饿了。”。


推荐指数:★★★★★
>>《爱难填情川》在线阅读>>



待房门关上,霍千川点燃一支烟,笑眯眯的望向金璃:“好吃吗?第一次见你吃这么香。”

“那是因为太饿了。”

早上一碗粥,中午一碗汤,晚上再不吃,她可没想要成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以后不饿也要多吃点,你太瘦了。”

他停顿一下,又邪恶补充:“不过该丰盈的地方还是很丰盈的。”

金璃一记白眼甩过去。

Mark已经跟着陌生男人出去,包厢里只剩他们两个人,气氛有些暧昧,金璃把碗一推:“不吃了。”

“怎么了?”

“一个人吃没意思。”

“那要不要把外面的人叫进来陪你一起吃?”

“好啊。”

霍千川瞪舌,他只是随口说说,以为她会婉拒,换了一般的女人都会拒绝,可这女人没情趣的比他还没情趣。

“算了,哪有下属跟上司围着一桌吃饭的。”

“你不没吃吗?”

“那你的意思是难道是要我出去站岗,让他们进来吃?”

“正解。”

“……”

霍千川熄灭了手中细细犹如牙签般的Marlboro,拿起筷子:“早晚被你气死。”

酒足饭饱,一行人离开酒店,Mark开车,身后还跟一辆车,是霍千川的保镖。

“你们吃饭了吗?”

金璃探头询问Mark。

他微微侧目,谦卑有礼的回答:“谢谢金小姐关心,我们刚才在隔壁吃过了。”

“哦,那就好。”

霍千川原本正在闭目养神,闻言睁开眼,古怪的想笑,秦树说这女人不简单,依他说何止不简单,简直成神了。

宁可无聊的去询问一帮无关痛痒的人吃饭了没有,也不打听任何秦树的信息,这淡漠的个性,若非神,凡人如何能做得到?

金璃撇见霍千川眼中的深邃戏谑,自然是明白他心中所想,意兴阑珊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只是对跟我无关的人不感兴趣罢了。”

“所以对于一些按常理都应该感到好奇的事,你却不闻不问,只是因为那些人与你无关?”

“是的。”

“我也与你无关?”

“除了口头上的约定,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气人的本事是天生就有的吗?”

“后天培养的。”

“能不能改正?”

“不能,好不容易培养的。”

“……”

Mark听着后座上两人的谈话,想笑不敢笑,几乎憋出内伤,不免也感概,副总身边终于不再都是些无趣的女人,如今就连他开车,都不觉得无聊了。

到了酒店,洗了个热水澡,金璃站在窗前看星星。

霍千川打来内线电话:“到我房间来一下。”

这人向来霸道惯了,没等她开口,就又给挂了。

他等了好一会金璃也没来,便想到了下午她说的不受制于人的话。

唇角微微上扬,既然山那头的人不肯过来,那就由他山这头的人过去好了。

霍千川敲开金璃的房门,她见他手中拿着瓶红酒,挑眉问:“干嘛?”

“庆祝。”

“庆祝什么?”

她一头雾水。

“你这记性啊。”

霍千川不请自进,熟练的打开红酒,倒了两杯出来:“上次在餐厅,是谁说要把进行到一半的庆祝给延后的?”

蓦然间想起:“哦,我差点忘了。”

“只是差点吗?看你的反应,根本就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又不是什么大事。”

金璃抿一口红酒,霍千川莫测的望着她,问:“你觉得,你是适合做妻子的人,还是适合做情人的人?”

“这个不是应该由男人来判断吗?”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的想法……”

短暂的沉寂,金璃点点头:“嗯,说说看。”

“妻子。”

“为什么?”

“原因还用问吗?做情人你不合格,为什么?太漠然太坚韧。男人之所以找情人,是因为情人热情如火,可以将他们燃烧。偶尔会耍耍脾气、撒撒娇,小鸟依人的本性既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又能满足男人的大男子主义,她们会整天围着男人转,好奇一切跟他有关的事情,无论是平时还是床弟之间,都表现的极尽温顺可人。再反观你呢?清高独立,内敛沉稳,典型的即使没有男人,也可以撑起一片天的女强人,像你这样的人做情人实在是太没趣了,做妻子却恰恰相反,男人需要的就是一个安静的妻子,无论自己在外面多风流,也从不干涉过问,最重要的是,贞洁观念尤为强烈……”

“说完了?”

金璃没好气的哼笑:“对于你这一番长篇大论,我有很多想要推翻的观点,但最想推翻的是最后一句,什么叫贞洁观念尤为强烈?你觉得这句话真的适合我吗?我要是你说的这种人,我就不会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跟你在无人的走廊里疯狂沉沦了。”

“但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有真正得手,这是事实不是吗?我霍千川看人向来很透彻,你表面装得轻浮,骨子里却是极为正派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现在……依然还是个处/女吧?”

“呵呵呵。”金璃大笑,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你真是太瞧的起我了,现在这年头,十八九岁的小姑娘都已经脱离了处/女的光环,我一个二十五岁的老姑娘,我可能是处吗?别把人想的太纯洁了,尤其是我。也别太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贞洁烈妇。”

“是吗?既然已经不是处/女,那应该也不介意我验证一下吧?”

“行,你来验啊。”

金璃坦然的直视着霍千川的眼睛,清楚的看到了他眼里复杂的目光在翻滚。

他沉吟了片刻,并没有真的去验,缓缓放下手中的高脚杯,淡然说句:“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明天我们飞澳门。”

走到门边时听到她在身后问:“这次来香港根本就不是为了参加什么时装展。”

他不说话,便是默认。

“请告诉我,带我来这里的理由是什么?”

霍千川微微侧目:“理由?我也很想知道。”

……

次日,一行人离开香港,前往澳门,Mark未随行。

金璃依然保持着她淡漠的个性,什么也不问,上了直升机就把一张报纸搁在脸上假寐,霍千川则是拿一本商业杂志翻阅,从早上在酒店吃早饭开始,两人好像就没怎么说话。

大约十五分钟后,便到达了目的地,直升机降落在澳门新外港客运大楼的直升机坪,坐在轿车里时,虽然霍千川已经习惯了金璃漠然的个性,但还是忍不住问:“不好奇我们来里干什么吗?”

金璃云淡风轻的答:“澳门是世界有名的东方赌城,土豪来这里还能干什么。”

霍千川笑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