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一百零三章 有一个叫Devin的男生

发布时间:2022-01-15 18:43:28 来源:vip读书

醋谭进苏黎世大学的那一年,是表姐左再归国发展,在上海设立一Windle香薰精油亚洲分公司的那一年。表姐自从主要负责日常打理上海的Windle香薰精油后,就很不常常有时间回伦敦。中间有一次,表姐到伦敦总部来去开会,给他醋谭打过一个很奇怪的电话。左再和醋谭说,表姐自从负责打理上海的Windle香薰之后,就比较不经常有时间回伦敦。。


推荐指数:★★★★★
>>《香爱》在线阅读>>



醋谭进苏黎世大学的那一年,也是表姐左再回国发展,在上海设立Windle香薰亚洲分公司的那一年。

表姐自从负责打理上海的Windle香薰之后,就比较不经常有时间回伦敦。

中间有一次,表姐到伦敦总部来开会,还给醋谭打过一个奇怪的电话。

左再和醋谭说,有一个叫Devin的男生,那段时间,隔三差五地找Windle总公司的前台打听,首席调香师Zona(左再的英文名)的cousin(表兄弟姐妹或者堂兄弟姐妹)有没有到公司就职。

Cousin这个单词,可以指代的人太多,但是表姐左再家里很少有人是出国发展的,算得上是左再的cousin又来过伦敦的,想来想去,也只可能是几年前匆匆来过的醋谭。

左再因此打电话问醋谭,那个叫Devin的男生,要找的人,是不是她。

醋谭当下就否认了,一来,她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哪个名字叫Devin的男生。

二来,她在伦敦生活的时候很短暂,一个朋友都没有留下。

醋谭当时在电话里面就和左再说了,那个cousin就算指的是女孩子,也肯定不是她。

醋谭挂电话前还让表姐自己再好好想想,有没有其他的“妹妹”。

尤孟想到英国的第一年,左再压根就没有几天的时间是在伦敦的,更不用说出现在总公司的几率是有多低。

因此,Windle总部的前台,遇到左再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

前台能在这么小的见面概率里面,还和左再提起有叫个Devin的男生,来找过首席调香师的“亲戚”,就足以印证Devin找Windle总公司的前台打听次数之频繁了。

左再一年半载才回总部一趟,前台自是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

然后醋谭和尤孟想就这么一次次地错过了。

初中的时候,英语老师并没有给大家在课上起个英文名的爱好。

如果醋谭和尤孟想一起进外国语学校的话,就能在入学的第一天,知道Devin是谁了。

“你在LSE的话,那个去Windle总部打听首席调香师的cousin的Devin就是你,对不对?你一直都在找我?”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可是醋谭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声音却是在颤抖。

尤孟想到Windle来找醋谭,说起来也是有些一言难尽。

一开始他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首席调香师有没有亲戚在Windle香薰工作。

他就是到前台来找有没有Miss Cu(姓醋的女生)的。

这如果是在国内,只要问有没有姓醋的,一问一个准,可前台是个标准的老外,没听过Cu姓,压根不知道是哪个单词。

尤孟想见前台一片茫然,就直接拿了一张纸,把Cu写给了前台。

前台一看,就问尤孟想是不是在逗她。

Cu怎么能念“醋”呢?明明就应该念Copper啊,还开玩笑问尤孟想说,这是要过来卖铜矿还是怎么了?(注:铜的化学符号Cu,英文Copper)

尤孟想最后是没办法了,才问公司调香师里面有没有一个女生,是首席调香师Zona的亲戚。

“我把自己的初吻送给了一个第一眼见到我,就说自己和我有缘的女孩子,然后她收到之后,就直接失踪了,你觉得我有可能不找吗?

就算她道德败坏,人品恶劣,男朋友都严重到可能需要截肢了,都可以不闻不问。

可我总得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我那时候,一开始是在做手术,后来手机没电了。

再后来因为术后感染情况变得有些糟糕。

等到情况稍微稳定了一点之后,就找我妈要手机给她打电话。

我妈和我说,在她成人礼第二天的一大早,她就打过电话了。

一直都是关机的状态。

我还不信,等到自己的手机有电了就连着打了好多个电话。

我那时候住院,除了打电话,什么也做不了。

医生说我还不能离开医院的时候,我就去她家找过她。

结果她爸爸家和她妈妈家,早都已经人去楼空。

如果不是管家还是原来的那个管家,我都觉得她家里可能出了什么事情了。

可留下来的管家多半被下了封口令,一问三不知,什么都没有告诉我。

再然后,黔驴技穷的我,从任意那里要来杨一凡的电话。

这个更狠,一打直接是空号。

好好的一个人,总不可能忽然人间蒸发吧?

一开始找她,是我心情郁结,想要弄个明白。

我想要找到她问一问,她为什么撩完之后就不负责任。

说走就走,连个再见都没有。

后来,找着找着,就成了一种习惯。

我找了很久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她有可能去了哪里,我和她好像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

我是中考前的一个月才从医院回到学校的。

我参加了中考,去了我们曾经约定好,要一起念的外国语学校读高中。

我想过很多次,要把这个人品低劣的人给忘了。

可我总是心有不甘,我总也得需要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

高中三年,她依然音讯全无。

我那时候每天心情都不太好,后来我妈为了让我安安心心念完高中,就和我说。

我以前的那个铁石心肠的女朋友,有个表姐在伦敦,是个知名的调香师,在伦敦的Windle香薰做首席调香师,中文名叫左再,英文名叫Zona。

那个女生和我妈说过,她要是不在国内念书了,就一定会去伦敦跟着表姐学做调香师。

我记得她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只是没有说的这么详细。

于是,高中毕业之后,我就来了伦敦,选择了离Windle香薰最近的LSE。

我那个女朋友是个颜控,她说,她的眼睛被我养刁了。

眼里容不下其他帅哥,在万千人群之中,也能一眼就看到我。

所以,我就经常在上下班的时间,出现在可能离她最近的地方,等着她暮然回首。

我等了很久,去了很多次,都没有等到那个说好会在万千人群中,只要一眼就能出现在我的面前的人。

过了两个月,就试着去Windle香薰打听,总也是什么都没有打听到。”尤孟想从头到尾,一次醋谭的名字都没有提过,好像是说了一个不在场的人的故事。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