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一百章 未遂还是即遂

发布时间:2022-01-15 18:43:28 来源:vip读书

感觉到尤孟想也没在那么用力抓着自己的手后,醋谭才再次自己刚也没说着的话。“所以我始终不不愿意张口说话的,并且还渐渐地地对外界的剌激也没了反应。醋先生和谭女士就满怀焦虑……地带我去看心理医生。医生说我是非常严重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强烈建议我爸我妈“因为我一直不愿意开口说话,而且还渐渐地对外界的刺激没有了反应。。


推荐指数:★★★★★
>>《香爱》在线阅读>>



感觉到尤孟想没有在那么用力抓着自己的手之后,醋谭才继续自己刚刚没有说完的话。

“因为我一直不愿意开口说话,而且还渐渐地对外界的刺激没有了反应。

醋先生和谭女士就满心焦虑地带我去看心理医生。

医生说我是严重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建议我爸我妈给我换一个生活环境。

我妈很快就决定带着我一起离开,到了厦门,开了新的公司和实验室。

没过多久,我爸就彻底移交了家里公司的一切事物,离开家族企业,追着我妈的脚步,来到了让我和你可以相遇的城市。

在厦门生活了两个月之后,我终于又开始讲话了。

在征得医生的同意之后,我又开始去幼儿园上课了。

在新的幼儿园,我过得很开心,所有的同学都对我很好,更没有人会对我指指点点。

我很快就交到了后来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李丽蜜。

她后来问我,为什么会来厦门,那时候比较天真的我,深以为和好朋友就必须是要说实话的,所以我就把真实的原因,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从那以后,我在李丽蜜那里,就是没有秘密的。

能说出来的事情,原本就应该是已经代表过去了。

但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心理阴影可能连她自己都不一定能够意识得到。

我小时候是很皮的,像个男孩子,在以前老家幼儿园的时候,我基本上都是和男孩子一起撒泼打滚的。

我跑的比男孩子快,还爬的比男孩子高。

我妈妈以前的家里有个体操房,里面各种吊环、单杠、双杠蹦床什么的和个游乐场似的,我经常带同学到家里玩。

到了新的城市,新的幼儿园之后,我大概是下意识地开始拒绝和男孩子一起玩。

我妈也发现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非常抗拒和男孩子有身体接触,和幼儿园的小朋友手拉手,都不能是男生。

因为我创伤后的应激反应比较剧烈,而且还会转牛角尖。

我的心理医生和我爸爸妈妈说,我是那种不能进行挫折教育的小孩子,要尽量顺着我的心意,如果再次发生PTSD的话,就很有可能会在牛角尖里面,永远都出不来了。

医生的话,把我爸和我妈给吓到了,他们两个,谁也没有再敢和我提当年的那件事情。

是连开导都不敢开导的那一种。

我爸和我妈,尤其是我爸,因为事发地点是在我爸爸正在装修的房子里面,对我心存愧疚,什么事情都由着我的性子,基本上是我爱干嘛就干嘛。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家后来的画风越来越奇葩。

我爸总是让我怎么高兴怎么来,合理不合理的要求,在我爸那里都会得到满足,只要不是有生命危险的那种事情,多么离谱的要求都一样会无条件支持。

我爸唯一的诉求,就是我别再继续钻牛角尖就行。

我妈呢,看到我不愿意和任何一个男生玩,就觉得我心里肯定没有放下,她想开导又不敢直接说。

最后,她就把自己‘改造’成了一个,整天对着各种各样帅哥流口水的‘颜控’,还拉着我一起把遍阅天下美男作为人生的终极理想。

我幼儿园的还没有毕业,我妈就整天和我开玩笑,怂恿我去扑倒长得帅的男同学。

她见我没有对她一时兴起说出来的这句话表现出太大的抗拒,玩笑就越开越和真的似的。

我嘴上一直喊着自己要遍阅天下美男,可我其实对任何男生都不曾有过兴趣。

直到——

你的出现。

我发现你拉着我手的时候,我不会立马甩过去一巴掌。

你亲我一下,我也不会直接一拳就打过去。

我那时候还庆幸。

可能我的心理阴影在遇到你之后就自动消失无踪了。

也可能,扑倒一个男生真的和我妈嘴里说的一样,从来都是那么简单。”醋谭说“直到你的出现”的时候,毫无征兆地脸红到了耳根,差点就卡壳卡那儿了。

“怪不得我第一次牵你的手,你浑身都在颤抖,原来你是为了要忍住想要打我的冲动啊。”尤孟想不想让醋谭看出来自己的情绪有那么大的波动,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之后,就尽可能挑一些能让醋谭转移一下焦点的话来说。

“怎么可能?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要打你。

我当时,纯属激动。

嗯,那个……我说了这么多,其实真正想要和你说的是……

我一直都不知道我自己到底还是不是完整的。

我那时候,太喜欢你了,又因为有点被我妈给带歪了,总有一种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扑倒你的想法。

可我要是真的这么不清不楚地就把你给扑倒了,肯定会让你受委屈。

我那时候觉得,我可以委屈我自己,但绝对不能委屈了你。

于是我就想要尽快把当年的事情给弄弄清楚。

到底是那个人的姐姐在乱说,还是我爸说未遂是在安慰我。

我想来想去,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去问问医生。

初三返校日那天,我拉着李丽蜜,去了医院。

想搞明白,当时那个人,到底是犯罪既遂还是未遂。

我那时候挺傻的,也还没有开始学医。

我甚至不知道这种事情要去找什么科室,就想着李丽蜜姨妈们都是医生,随便问哪个,应该都可以解答我的小小疑问。

一开始找的是李丽蜜外科的大姨妈。

就是你想打最后没打的那个吴建国主任。

因为李丽蜜的这层关系,她大姨妈就特别耐心和详细地给我写了问诊记录。

问到最后,知道我的真实诉求之后,吴主任就说,她一个外科医生,并不懂这些,也不做这方面的手术。

我的这种诉求,就算去了妇科影像科,也属于罕见需求。

比较经常接触这样的情况的,反而是要去医疗美容科。

吴主任建议我去医疗美容科检查一下,说这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让我不要担心,还说,她可以直接帮我预约修补手术的时间,这样一来,如果有需要的话,就可以检查和修补一起做了,省的我还要去好几次医院。

我当时迫切地想要在主动和你坦白之前,自己先把这件事情给弄清楚,就真的让李丽蜜的大姨妈直接帮我预约了做修补手术的时间。”醋谭现在再想起来自己当时的行为模式的时候,自己都觉得画风有些清奇。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