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4章 是sugar的提拉米苏

发布时间:2021-04-09 10:19:50 来源:vip读书

只听到客厅里隐隐约约传来一声温柔如水的关怀。“披着点,白天凉,冻着了就好了。”白婧妤心头一紧,揪着难受啊,本来就在眼眶里打转儿的眼泪一瞬间跌落。她后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有“披着点,夜里凉,冻着了就不好了。”。


推荐指数:★★★★★
>>《傲娇陆总借个吻》在线阅读>>



只听见客厅里隐隐约约传来一声温柔的关怀。

“披着点,夜里凉,冻着了就不好了。”

白婧妤心头一紧,揪着难受,原本就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瞬间滑落。

她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有些失魂落魄。

早起的佣人看着相拥着在客厅里睡着的少爷和少夫人,纷纷放低了声音,生怕惊扰到这两个还在睡梦中的人。

江心躺在陆墨南的怀里,双膝弯曲着,还保持着下跪的动作。陆墨南将人拥在怀里,头抵着她的头,一张薄毯多半盖在江心的身上。

陆母一大早起来看到便是这幅景象,有些生气,更多的是惊讶。

自己的儿子,养了二十多年了,她对他还是了解的。

陆墨南对女人有严重的洁癖,一般女人都靠近不了他一米以内的范围。这个女人倒是个例外,竟然能让他抱着,看来是有些手段。

像是感受到不友善的目光,江心的眼皮动了动,微微睁开眼睛,却不太适应这日光,又闭上缓了缓,才再次睁开。

江心顺着那道不友善的目光望去,就看见眼底有似乎有火光在跳动的陆母,正在楼梯口看着自己。

瞬间惊醒,江心挺直了背,乖乖的跪好。

被江心这么一折腾,陆墨南也醒了,只是一睁眼就看到跪得腰背挺直的江心,眉头一皱,怒意都写在了脸上。

陆母微叹了口气,缓缓道:“上去梳洗一下,下来吃饭吧。”

陆墨南站了起来,“是。”

要走的时候发现江心还跪在地上没动,眉峰一挑,问道:“怎么?你还舍不得起来了?”

江心鼓着嘴看他,委屈道:“我脚麻了。”

陆墨南看着她,没说什么,弯腰将她打横抱起,从容地走向二楼。

经过陆母身边的时候,江心下意识的把自己埋在陆墨南的胸膛里,并不是因为她怕了陆母,而是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两个人会以如此暧昧的的姿势出现在陆家人面前。

刚出门房门的白婧妤看到这一切,默默地想退回自己的房间,却被身后走来的陆晴雪挽住了手臂。

“婧妤姐,我们下去吃饭吧。”

陆晴雪天真可爱的模样,白婧妤不忍拒绝,对她淡淡一笑。

“好啊。”

看着白婧妤强扯出的笑容,陆晴雪也觉得心疼。

一个女人深爱着一个男人本身没有错,可若是那个男人不爱自己呢?

白婧妤就是这么一个可怜的女人,本来陆晴雪还以为只要哥哥没娶别人,终有一天他会看到一直守在他身边的白婧妤。

即使他不爱白婧妤,可一旦陆母介入,陆墨南也不会拒绝陆母的要求,那时一切便能水到渠成。

可是江心出现了,这一切开始变了,变得再也没有可能了。

一看到白婧妤,陆母方才还有些愠怒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抹笑容,朝白婧妤招了招手。

“婧妤起来啦,走,咱们吃饭去。”

陆晴雪挽着白婧妤的手,一起走到陆母面前,纷纷问好。

“妈,早。”

“伯母早上好。”

陆母牵过白婧妤的手,欣慰的笑着。只是想到刚刚陆墨南抱着江心上楼的画面,怕是被白婧妤看到了,有些心疼的拍了拍白婧妤的手,安慰着。

“伯母还是喜欢婧妤,多乖巧懂事啊。”

陆墨南能明显的感觉到怀里的江心身子一僵,环着他脖颈的手也收了回去。若不是因为脚麻,走不动路,估计这会已经跳下去了。

陆晴雪悄悄回头看了眼朝房间走去的两人,秀眉微蹙,心里忍不住责怪起陆墨南来。

没事娶什么外人回来啊!婧妤不好吗?

饭桌上的气氛一直很压抑,只有勺子碰到瓷盘的声音。

陆晴雪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随便吃了两口,就找了个借口跑了。

出了陆家大门,陆晴雪就拿出手机给自己好友方若槿打电话。

对方一听她的声音不对劲,立刻关切地问道:“晴雪,怎么啦?你不开心吗?”

陆晴雪觉得有些郁闷,边走边道:“嗯,有点。”

末了,又问了一句,“若槿,你有空吗?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

听到陆晴雪说出来坐坐,方若槿疑惑道:“坐坐?你不是在欧洲吗?回来啦?”

早晨的阳光很好,可是陆晴雪却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

恹恹然道:“嗯,昨天回来的,婧妤姐自杀未遂,我就提前结束旅程回来了。”

“什么自杀?我们见面说吧,你在哪?我去接你。”

半个小时后的星巴克店内。

“所以说,你哥突然就带回去一个陌生的女人,并且跟她领证结婚了?”

方若槿听完陆晴雪说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那是谁!那可是陆墨南啊!对女人有严重洁癖的陆墨南啊!自己认识他也算是有段时间了,却从未引起过他的注意,偏偏他和一个陌生的女人结婚了!

“是啊,婧妤姐为这是哭了好久。”

陆晴雪搅着面前的咖啡,恹恹然道:“也不知道我哥怎么想的,真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

方若槿若有所思的笑了一下,“说不定你嫂嫂有什么过人之处你们还不知道呢,毕竟你们跟你嫂嫂才刚接触,有些不知道的事情也是有可能的。”

陆晴雪见好友还在帮江心说话,鼓着嘴巴,佯装生气道:“方若槿!你究竟是我闺蜜还是她江心的闺蜜呢!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别人说话呢!”

方若槿温和的笑着,纯良无害的模样,能勾起不少男人保护欲。

“我当然是你的闺蜜啦,再说了,如今这江心也算不上是外人了不是吗?她毕竟是你哥领过结婚证的女人,以后是要跟你以姑嫂相称的。”

“哼!”

陆晴雪别过脸,装作不想听她解释的样子。

“你就是帮着外人,你就是不爱我了!”

方若槿自然是知道这个好友的性子的,忙坐了过去,拉着她的手臂摇晃着。

“好晴雪,晴雪最好啦,不要生气啦。我只是站在外人的角度来客观的评价这件事情而已。”

陆晴雪又怎会不知她话里的意思呢,只是想着家里因为江心的出现而变得有些低气压,所以有些不开心而已,并不是真的生气。

“你才不是外人呢!虽然说江心是我哥娶进门来的,可是目前为止,她才算是我们家的外人。”

陆晴雪握着方若槿的手,有些隐隐的担忧。

“若槿你说,还好这次婧妤姐自杀发现得早,没出什么大事,要是之后她被那个江心刺激得再次想不开怎么办呢?”

方若槿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这个陆晴雪什么都好,就是太善良了。

安慰道:“晴雪你就不要在这边杞人忧天了,婧妤姐不是那么脆弱的人,上次一定只是一时想不明白而已,你好好劝劝她,一定会没事的。”

陆晴雪半信半疑的看着她:“真的吗?婧妤姐会没事的吗?可是我刚刚出门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她很不开心呢!”

说到这,陆晴雪就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一幕,担忧白婧妤的心思又多了几分。

“若槿,要不我们去买点什么东西送给婧妤姐,哄她开心吧。”

方若槿仔细一想,若是能趁这个机会认识那个突然出现在陆墨南身边的女人,好像也不错。

“好啊,那你想想婧妤姐平时喜欢什么,我们现在就去啊。”

陆晴雪不知道方若槿心底的那点小心思,在她肩头蹭了蹭。

“若槿你真好。”

方若槿抬手将散落下来的发丝挽在耳后,笑道:“当然啦,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呢?”

陆晴雪仔细想了想,想起白婧妤喜欢吃提拉米苏,便拉着方若槿一起去了甜点屋。

陆晴雪带着方若槿回到陆家的时候,陆墨南竟然难得的在家,正坐在客厅里翻阅报纸,并没有去公司。

“哥,你今天怎么没去公司啊?”

陆晴雪将给白婧妤买的提拉米苏蛋糕放在桌子上,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陆墨南极少给自己放假,就算是有,也不会安排在工作日,而今天周三,恰好就是工作日。

方若槿双手抓着手包,略一低头,有些害羞的看着陆墨南。

“墨南哥哥。”

陆墨南翻了一页报纸,微一点头,算是回应了方若槿的问好。然后才缓缓回答陆晴雪的问题。

“心心不舒服。”

听到陆墨南的回答,陆晴雪一愣,仔细一想,才恍然,原来他说的是江心。

陆晴雪嘟嘴,有些不悦。

真是过分,这才几天啊,就那么亲密的叫心心。婧妤姐在陆家十多年了,也不见他喊一声婧妤妹妹。

察觉到陆晴雪的不悦,方若槿走上前,立刻挽住她的手,温和的笑着,细声道:“咱们不是给婧妤姐买了提拉米苏嘛,你去把婧妤姐叫下来吃吧。”

陆晴雪回头朝方若槿一笑,将她摁在沙发上坐着。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现在就去,你在这坐会,我马上就来。”

转身朝还在看报纸的陆墨南道:“哥,你先帮我招呼一下若槿,我去喊婧妤姐下来吃蛋糕。”

方若槿悄悄的打量了一下陆墨南,低着头,害羞的模样。

“不用啦,我自己坐会就好了。”

陆晴雪知道自己的好友喜欢陆墨南,也没说什么,只是别有深意的对她一笑,转身走向二楼。

其实,不管是白婧妤还是方若槿,她都有过心理准备,不论陆墨南喜欢哪一个,她也都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是知根知底的熟人。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