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8章 女人真的麻烦

发布时间:2021-02-24 11:13:23 来源:vip读书

“吴言,你很想说什么?”“额……我不明白现在的这种状况该不应该说!”“说吧!”袁惟伦波澜不惊道。“是关于孔小姐的,我想送她回家去,虽然始终不给走,就坐在车里一劲儿的孩子哭闹,“就是关于孔小姐的,我想送她回去,但是一直不让走,就坐在车里一个劲的哭闹,最后让我来你这里看看什么情况。”。


推荐指数:★★★★★
>>《袁少妻不可追》在线阅读>>



“吴言,你想说什么?”

“额……我不知道现在这种状况该不该说!”

“说吧!”袁惟伦平静道。

“就是关于孔小姐的,我想送她回去,但是一直不让走,就坐在车里一个劲的哭闹,最后让我来你这里看看什么情况。”

“我想,她大概是想见你的吧!”吴言缓缓道来。

“恩,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找她。”

坐在黑色轿车里的孔君瑶,见袁惟伦过来,眼泪哗哗的往下流,还不停的抽泣,似乎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得。

“君瑶,你这是怎么了?”袁惟伦微微皱起眉头,满脸疑问。

“呜呜呜……惟伦……”孔君瑶见袁惟伦关切的问她,孔君瑶更是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明眸装满了汪汪的泪水,象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似得,旁人看着都有点想抱着安慰她的的冲动。

袁惟伦完全hold不住这样楚楚可怜的孔君瑶,这个样子,看的他的心都跟着碎了,袁惟伦上车,便随手关上了车门。

袁惟伦坐定,孔君瑶瞬间变伸出双臂环腰一把紧紧的抱住了他,还一边抽泣道:“惟伦,你之前不是说过,琬茹不会干涉你的生活的嘛,可是今天她为什么还带着你奶奶来这里,还把我精心挑选的你送给我的礼物从我手上夺走,她这么让我难堪我忍忍也就过去了,可是就真的好害怕,害怕有一天她会从我手中把你抢走。”

“君瑶,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珠宝被她拿走,我再给你买就是了。”袁惟伦温柔的说道,修长的手轻轻的在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

“可是,我挑的那几款都是全球限量款,而且也看好了,那可是你的心意呢!”孔君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娇嗲道。

哎!这个女人真是麻烦!

一个小东西竟然能争的你死我活。

袁惟伦左右为难,刚刚琬茹走的时候故意及其夸张带着挑衅的动作拿着珠宝离开,因为他误会琬茹,所以她特意闹了一通脾气,可是要让自己再从琬茹那里把东西拿回来,真的是好难啊!

“惟伦,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嘛!”孔君瑶摇晃着袁惟伦的胳膊,声音嗲的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额……好,好啦,别闹了,我尽量想想办法吧!”谁能经得住女人这样的然磨硬泡啊,即使袁惟伦也撑不住啊。

好在孔君瑶终于不哭了,也不在纠缠她了,不过依然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伦伦,你之前不是说好了,不让TW参加这次华千语的设计竞标的吗,但是今天早上我从公司那里听说这次参加竞标的名单里面有TW的名额,怎么他们也来参加?”

哎!这个女人真的好烦啊!袁惟伦眉头蹙起,不过这件事情随便敷衍过去就好了倒不是什么大事,“哦!那是奶奶的意思,不过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于我的,所以你尽管放心。”袁惟伦无奈的解释道。

“恩~惟伦,你真好!嗯啊~”说着孔君瑶环住袁惟伦的脖子在他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场交易,男人满足女人的条件的时候,女人肯定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袁惟伦顺势拥过孔君瑶,一对薄唇直结逼上孔君瑶的鲜红柔软的嘴唇,正当袁惟伦准备轻启她的嘴巴时,他却突然松开嘴巴,别开了脸。

孔君瑶满脸错愕,顿时觉得很尴尬,虽然心有不甘,但是面对袁惟伦她也不甘随意的放肆。

“额……吴言马上回来了。”袁惟伦拉上吴言作为借口。

自从上次在饭店包厢里琬茹对着袁惟伦通通快快的发一顿脾气后,本以为这个向来性格高傲,从来不吃亏的袁惟伦不会轻易放过他,却没想到,回家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琬茹的日子过的还是很平静的。

袁惟伦依然不怎么回别墅,不过她还是经常听到关于他和别的女人一起逛街的消息,经历上次的事件,他们现在行事也低调了很多,因为她听到的都是袁惟伦后天晚上,某个晚上和哪个女人逛街吃饭之类的。

这样也好,琬茹倒也乐得清净,安心的设计着稿子。

对她而言,既可以充实自己的精神生活,又可以满足自己物质欲望,比争风吃醋有意思多了。

更何况,她还有比这更要的事情要做。

不知不觉又到了下班时间,琬茹伸了伸懒腰准备回家,一个电话这个时候打了进来。

“小姐,小姐,您赶快回来!家里出事了,老夫人今天不小心摔了一跤,伤的很严重,嘴里一直喊着你的名字,但是又不让我们打电话给你,您赶紧过来看看吧,千万别说我们打电话给你的啊!”电话那头的声音压的很低。

琬茹接到电话后心一紧,一下子慌了神,老夫人是琬茹的亲奶奶,自己的奶奶受伤了,琬家的人竟然不通知自己!

琬茹立即收拾东西开车回家,琬茹的公司咋之中心,开车到琬家也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

她到家的时候琬博雄还没回家。

这是琬茹的后妈方暮阳和琬秋气定神闲的走在餐桌上吃饭。

看到琬茹两个人都很惊讶,从来没想过琬茹会回来,结婚快一年了,琬茹回娘家的次数少的可怜。

“你今天怎么回来了!”方暮阳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面无表情,只是冷眼的瞥了一眼琬茹,表现极不欢迎的说道。

琬茹连鞋子都懒得换,也不想过多的理会那对还在悠然自得吃饭的母女,冷冷的问道:“奶奶在那里!”

“真是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看到长辈也不打招呼,还用这样的态度和长辈说话,摆着一副臭脸给谁看呢,你娘在世的时候就是教育你的吗!”方暮阳眼皮也不抬一下,自顾自的挑着盘子里的菜,讥讽道。

“哼!”琬茹冷哼一声,也没有再看她们母女第二眼便径直往琬老太太的房间走去。

是的,结婚前琬茹和方暮阳母女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方暮阳怎么看她怎么烦,更不会对她说半句好话,态度那更不用说了,恶劣至极,她的女儿琬秋从小受她的熏陶,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方暮阳和琬秋对她有多冷淡,她就回敬他们多冷淡,虽然方暮阳从她进入琬家的那天起就想制服琬茹,但是事与愿违,她没有成功的制服成功过。

最后不是办法的办法就是早点想办法把琬茹嫁出去,这样眼不见心不烦,倒是落的清净。

“妈!你专心吃饭,不要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坏了好心情。”琬秋若无其事的劝慰着方暮阳。

呵!这对母女这饭吃的倒是津津有味呢,也不知道奶奶有没有吃饭,这么大年龄受伤肯定很痛苦,想到这里琬茹的心象是被东西紧紧揪住一样。

因为老太太的年龄大,平时行动什么的不比年轻人,所以方暮阳就把她的房间安排在一楼,琬茹很快的便来到奶奶的房间,站在门口。

“老夫人,来,张大嘴巴,吃一口,就吃一口,这可是您最爱吃的蒜香茄子呢!”房间里传来里妈的声音,门缝里可以看到李妈夹着一块茄子在喂奶奶,旁边还放着一碗米粥。

琬老太太胳膊上缠满了厚厚的白色纱布,她想伸手拿东西可是根本就动不了,稍微用点力气,都会疼的倒吸一口冷气。老太太表情僵硬,眉头精锁,一看就是赚到心情极其的不好。

“奶奶!”琬茹推门进去。

琬老太太顿了顿,睁开浑浊的双眼,转过头茫然的看着琬茹,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一样。

李妈看到是琬茹过来了,便起身,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大小姐,昨天老夫人非要嚷着自己一个去花园走走,结果一不留神趴到地上,瞧,胳膊都摔断了,出去之前都还好好的,胳膊受伤倒是小事,好好养养自然就会好起来的,只是这一摔把她以前的老毛病给摔了出来。”

李妈所说的老毛病是指奶奶以前得的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症。早些年奶奶就换上了老年痴呆,只是时好时坏,已经好久没有患了,没想到这次这一摔又把这个毛病摔出来了。

“年龄大加上身体不利索,就容易出各种毛病。”李妈满脸的无奈。

“我知道了,李妈,你出去休息会把,这里就交给我吧!”琬茹接过李妈手中的筷子。

奶奶是一个非常固执的老太太,在她心里只有琬茹的妈妈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所以她直不喜欢方暮阳,和方暮阳没有一丝好感,多少年过去了,奶奶的年龄也越来越大,渐渐的她对琬茹的父亲琬博雄当年把琬茹母女扫地出门的时候的芥蒂才没有那么深,身体好的时候,奶奶会为了父亲稍微收敛自己对方暮阳不满的情绪,但是一旦旧病复发那对方暮阳则是各种嫌弃与厌恶,当然这让方暮阳不善待奶奶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

“奶奶我是琬茹,来,喝点粥。”琬茹用勺子舀了一口粥,递到琬老太太的嘴边。

琬老太太端详了好一会儿才开心的咧嘴一笑,嘴巴长大老大,“好,慕音,我吃。”

琬茹看着眼前这个虽然白发苍苍却象是三岁小孩一般的奶奶,心里一阵酸楚,这个家恐怕只有奶奶才能记得妈妈吧!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