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1章 我们一刻都没有懈怠

发布时间:2021-02-24 11:13:12 来源:vip读书

“婶婶,您就别难为琬茹了,可能会是现在的不想生吧,你再问她孩子也不是了被流了嘛,你看,她被您逼的可伶兮兮的!”郭小然不满意的望着这场好戏,火上浇油道。琬茹始终也没承认琬茹一直没有否认,也没有辩解,这样原本还有所期待的袁老太太显得更加失落,“琬茹,奶奶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把孩子打掉了?你真的不愿给奶奶生个曾孙吗!?”。


推荐指数:★★★★★
>>《袁少妻不可追》在线阅读>>



“婶婶,您就别为难琬茹了,可能是现在不想生吧,你再问她孩子不是已经被流了嘛,你看,她被您逼的可怜兮兮的!”郭小然满意的看着这场好戏,火上浇油道。

琬茹一直没有否认,也没有辩解,这样原本还有所期待的袁老太太显得更加失落,“琬茹,奶奶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把孩子打掉了?你真的不愿给奶奶生个曾孙吗!?”

袁老太太的声音有些颤抖,面对奶奶这样的神情,琬茹慢慢的羞愧与自责,却无力辩解,事实不正是他们所说的那样吗?

“奶奶,您一向有自己的判断力,这次怎么这么容易的听信谣言呢?”此时接完电话的袁惟伦从外面进来,沉着脸。

“惟伦,难道?你的意思是……”袁老太太疑惑的反问道。

“奶奶,什么流产不流产,根本没有的事儿。”袁惟伦随意的坐到了琬茹的身边,很自然的把琬茹揽入怀中,袁惟伦动作随意,却让处境很困难的琬茹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心里尽然庆幸他回来。

“婶婶,您是总那里得知琬茹流产的?琬茹住院那天我还在医院陪她,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呢!”袁惟伦对这个挑事的婶婶没有好气的问道,把郭小然问的无话可说。

“惟伦,我也只是道听途说的,你也没必要这么认真嘛!”郭小然心虚的说道。

“婶婶,这种事情没有确凿的证据是可随便拿出来说的嘛!我看您是故意挑拨琬茹和奶奶之间的关系的吧。”袁惟伦厉声厉色的说道。

袁惟伦句句都在袒护着琬茹。

心虚的郭小然压根就不敢抬头,更别说和袁惟伦对视了,“惟伦,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我……这……”

因为自己确实没有证据,面对袁惟伦的连声质问,她还是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和蚊子的叫声差不多。

“奶奶!我和琬茹都知道您想早点报曾孙,所有我们一刻都没有懈怠。但是您这样轻易的被别人挑唆误会琬茹,本来这大半年过去了琬茹还没有给您怀个曾孙,这样一闹更让她产生心理负担的,不要说是她了,被您这么一弄我都变得神经兮兮的了。”袁惟伦正儿八经的对着袁老太太说道,老人家的心情还是可以理解的,可能就是太在乎了所以失了分寸。

袁老太太听了袁惟伦这一番话,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顿时眉开眼笑“好啦!琬茹都是奶奶不对,没有搞清楚就误会你!你呀,千万不要生奶奶的气哦。奶奶还指望着你给我生个大胖曾孙呢!不过奶奶也奉劝你们一句啊,不要有心里负担,孩子是上天赐的礼物,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的。”

什么?袁惟伦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琬茹被他在众人面前这么说,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不知道是不是房间里太热的缘故,脖子以上热的发烫。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顿饭时间,但是琬茹却象是过了一年,屁股如坐针毡,坐立难安。

庆幸的是因为袁老太太刚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需要早点回去休息,吃晚饭大家就各自回家了,离开的时候袁老太太还紧紧地抓着琬茹的手不断的道歉,让她原谅自己,琬茹也如逃过一劫般,但是心中依旧感到愧疚道保持着微笑说着没关系。

很快一屋子的人各自三三两两的离开了,琬茹也和袁惟伦准备回到自己的小家。

车上,两个人之前依旧没有任何交流,连车厢里的空气都显得凝重。

琬茹心情不爽到了极点,不就是打了次胎嘛,至于三番两次,两次三番的被人拿出来当剑使嘛!本来好好的一顿饭非要搞的鸡飞狗跳的,总算是见识到所谓的豪门恩怨了。

哎!为了后面几个月能安稳平静的生活,最好小心再小心了。

想到这里忍不住的开口:“不管怎么说,今晚的事还是要谢谢你的。”琬茹试图打破僵局缓和下车里沉闷的气氛。

袁惟伦依旧沉这脸,剑眉蹙起,路旁昏暗的路灯照射到车里,坐在副驾驶的琬茹借着灯光细细的打量着这个男人,虽然黑着个脸,但不得不承认,在这昏黄的灯光下这个男人的脸如此轮廓分明如雕似刻,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女人会很自然的接受帮助自己的男人,琬茹也不例外,经过刚刚那个惊险事件中,袁惟伦二话没说的维护自己,心里真的非常感激,但看到这个男人依旧摆着一副臭脸,瞬间感激之情烟消云散。

“好吧!你不说话,就等于默认接受我的感谢了!”见袁惟伦默不作声,琬茹自言自语道。

袁惟伦依旧眉头紧锁,好像在极力控制心中的情绪一般。袁惟伦不说话的是还真的有点可怕,这厢里本来就闷得慌,加上凝重的氛围,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

琬茹实在忍不住道,“袁惟伦,你这副臭脸准备摆到什么时候,我好像没有哪里得罪到你把!你要是不愿送我回去那我自己打车好,不劳烦你了!”

“吱……兹……”一个急刹车,琬茹整个人被狠狠的摔的前仰后合。

宽敞的柏油马路,夜晚已经没有什么车辆行驶了。袁惟伦开了125码,骤然停下来,心脏都要飞出去了,而袁惟伦却没有丝毫的反应,脸色看似平静,身上却散发着寒意。

“袁惟伦,你有病吧!”突然急刹车使得琬茹胆战心惊,平静一会后立马来火。

你不想活,也别拉着老娘做垫背啊!

“你现在这跟我横,刚刚被他们逼问的时候,你的口若悬河的口才哪里去了?我要是一直不进来,你是不准备为自己解围了?”袁惟伦勾起不削的唇角,冷漠的说道。

琬茹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袁惟伦到底想说什么?

“以后再遇到这些人胡说八道,你给我争气点,拿出点厉害给他们瞧瞧!”袁为伦轻叹一声,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如此说来,袁惟伦因为自己刚刚被围堵而气愤的?

琬茹悠悠的转过头看向窗外,天空依旧黑的深邃,一个星星在这样宁静的天空中烨烨生辉。心中莫名的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汽车直接行驶到了他们别墅的地下车库。

“谢谢你!”语气突然变的温柔可人,琬茹一路上都在仔细品味袁惟伦刚刚说的话。

车挺稳后好长时间才缓过神来,嘴角露出一抹好看的笑,“其实你在门口停车就好了,不必帮我送到跟前。”

袁惟伦和琬茹住的别墅是全城数一数二的土豪别墅区,其奢华程度对于对于第一次住到这里的琬茹来说都瞠目结舌。

地下车库有电梯可以直接通往客厅,有钱人就是任性啊,一个别墅通通三次还要装个电梯,搞得住在这里的人都好像不能自理似得。

又能怎样啊,有钱呗!有钱人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其他的都可以花钱来搞定。

琬家也很有钱,但是却不会这么享受。

琬茹从副驾驶座位上下来,准备往电梯出口的方向过去。

伴随着“啾……啾……”声,车灯闪了几下,袁惟伦也跟了上来,走到身边。

“你来干嘛!?”琬茹不解的问。

袁惟伦看了琬茹一眼,转回头盯着电梯,若无其事的道:“这是我家,我想来就来!”

“……”,琬茹微微的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

袁惟伦到这里来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第一次是结婚当天,第二次就是那个狂风暴雨的晚上……今天既不是结婚纪念日,也没喝醉,天气还很好,他难道要住这里?琬茹十分不解。

自从那个晚上过后,琬茹每次和他单独在一个屋子里的时候心里都十分的不安,生怕他再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来。

而今天各自都很清醒的状态下,更不知道袁惟伦要抽什么风了。

整个别墅散发着浪漫与庄严的气质,高挑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切,尽显雍容华贵,清醒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色的瓦,让人心神荡漾,文雅精巧又不乏舒适,客厅卧室配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餐厅南北贯通,与室外的景色相互交融。

袁惟伦一直来到了他们的卧室,脱掉衣服就去洗澡,这真是要住在这里的节奏啊!既然他现在进了卧室琬茹只要选择谁侧卧了,但是她的衣服全都房子主卧里面,只好在袁惟伦洗澡的时候蹑手蹑脚的进去拿衣服了。

天呐!这可是自己的家,自己的卧室,他才来住过几次?搞的自己跟小偷一样,就这样被这个臭男人给霸占了,心里万分不爽,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以防不备,还是多那几套衣服到侧卧去吧,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怎么?我会把你吃了?你这么害怕我!”琬茹刚抱着一堆衣物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

袁惟伦下半身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斜靠在浴室门口,壮硕的躯干一览无遗,一滴水珠顺着从他乌黑的发丝滴落,顺着狭长的眉眼流下,在锁骨的地方打了个旋,不情愿的滑落下来,那种邪魅的赤裸裸的诱惑,穿透灵魂的窒息感,整个人都被看的热血沸腾。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一个男人刚从浴室出来的样子,真是金玉其外啊,难怪那么勾人。

琬茹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