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70章 久违的交心

发布时间:2021-11-26 09:30:10 来源:vip读书

玉华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变为了童年时的样子,娘亲将她抱在怀中,嘴里地唱着那首陌生的童谣。“山外山,水里水,山水自在有相见;尘中尘,云上云,一尘催动上云霄;心之天,灵之涯,天涯无尽万物灵......”伴着娘亲的歌声,玉华觉得自己睡了一个好很舒服香“山外山,水里水,山水自在有相逢;尘中尘,云上云,一尘引动上云霄;心之天,灵之涯,天涯无尽万物灵......”。


推荐指数:★★★★★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在线阅读>>



怀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了儿时的样子,娘亲将她抱在怀中,嘴里哼唱着那首熟悉的童谣。

“山外山,水里水,山水自在有相逢;尘中尘,云上云,一尘引动上云霄;心之天,灵之涯,天涯无尽万物灵......”

伴着娘亲的歌声,怀玉感觉自己睡了一个好舒服香甜的长觉。她睁开眼睛时,耳边依然是那首童谣的旋律,床前窗下,一抹月白色身影手持洞箫,对着窗外夜色,正轻柔的吹奏这首童谣。

怀玉望着那冷峻的侧颜,一时有些发怔。

箫声停止。

“怀玉,你醒了?”洞渊的声音夹带着一丝喜悦。

怀玉轻轻捋了捋额前的碎发,“嗯,我这是睡了多久?罗响他们呢?”

洞渊眸光有些暗淡,“从你在高家祠堂晕厥,已睡了三天,罗响与陈华去找高庄主了。”

“三天!?”怀玉吃了一惊,“这么久!”

洞渊嘴唇动了动,犹豫一下,沉声说道:“怀玉,你的灵识出现了衰减。”

怀玉眉间一动,灵识衰减是修仙之人寿限将至的一个信号,随着灵识衰减的越来越来厉害,短则二三年,多则五六年,此人便寿终了。怀玉没想到自己的灵识衰减的这么快,沉默了半晌,脸上恢复以往的淡然,轻轻答应了一声。

“哦。”

二人相对沉默了一会儿,洞渊从怀中掏出一个手札递了过来。

怀玉疑惑地接过一看,竟是自己从《九州逍遥图志》里摘抄出来,打算未来十年生活计划的手札。

“怎么在你那里?”

“那日你晕厥时,从你怀中掉落出来,我帮你拾了回来。”

“嗯,多谢。”

洞渊俯下身子,坐在床边,轻声道:“抱歉,我看了里面的内容。为什么记下这些?”

怀玉直起腰背,恰到好处的微笑呈现于脸上,“剩下的几年寿命,总要做些有趣的事情才不枉此生呀。”

洞渊眼中一丝忧伤极快的闪过,凝视着她,“你还是不肯修仙?”

怀玉侧过美眸,懒懒一笑,答非所问道:“洞渊,若不是无意间看到你的极乐梦境,我还不知道你就是当年的小尾巴。你还没有告诉我,当年我们分开之后的事情,你怎么变成了洞渊?”

洞渊垂下眼帘,眸子漆黑深邃,“当年,你让我回食肆中找一位蓝衣道长,我并没有在食肆中找到,便按照你的指示,沿着大道向东寻去,真的让我找到那位蓝衣道长,我求得蓝衣道长去救你,当我们赶到时,只看到地上的两滩腥臭的血水。道长说这两人是被一种很厉害的符术所杀,他推测你被人救走了。”

怀玉一惊,“你真的找到了一个仙法高深的蓝衣道长?”

洞渊脸色有些疑惑,“是你告诉我的。”

怀玉心说,我当时就是为了骗你快跑,胡诌出来的一个人,没想到歪打正着,真让他碰到一个仙人。她好奇的问道:“那位蓝衣道长跟你——?”

洞渊漆黑的眸子微亮,“蓝衣道长便是我的恩师紫贤真人,洞渊的名字是师父为我了取的。若不是你指点我,我也不可能这么幸运遇见老师,随他修炼,飞升成仙。”

怀玉一脸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胡乱一指,竟然给洞渊指了个师父。她尴尬的笑了笑,自己还是不要告诉洞渊,蓝衣道长是当时胡诌瞎编的了吧。

洞渊自然不知道怀玉在想什么,一脸真挚的说道:“难道你这一路,都没有认出我,我却早认出了你。”

怀玉一听,果真如此,难怪她觉得洞渊一路对自己的态度怪怪的。她解释道:“抱歉,当年我中了毒受伤不轻,我爹救我回去,昏迷了好长时间,醒来后,我便记不清之前发生的事情。”

洞渊眼中闪过一丝疼惜和歉意,“是我连累了你。”

怀玉唇角微翘,“言重啦,我很好奇,当年我与我爹闹别扭,故意气他恢复了女儿身,可如今我是男子外表,样貌和性别都大不相同,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洞渊微微仰首,漆黑的眸子盯了盯她,“这些年,我一直留意九州内符术出众的女子,却无所得,而后在传道会上看到你,你对桂花糕的钟情,你对符术的精通,都让我产生了熟悉的感觉,可是你是男子这一点!我很是迷惑,便暗中关注着你,直到那日你使出当年救我的疗伤止血符,而后又唱出那首童谣时,我便确定,你就是她。”

怀玉眉心微动,很快抿嘴一笑,“这首童谣在娘亲的家乡是很平常的童谣,很多人都会,你不怕找错人吗?”

洞渊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不会错,因为你的歌声很特别!”

特别?怀玉愣了愣,难道是自己的歌喉太好听了,让他如此难忘,嗯,一定是这样,想不到唱歌好听,还能有这等作用,怀玉心中愉悦起来。

“怀玉,你之前似乎很是疏远我,为什么?”洞渊突然发问。

怀玉轻轻对上其深邃的双眸,唉!我总不能告诉你,是因为前世你娶了我的死对头秦怀碧吧。她转眸微思,试探问道:“你还记得秦怀碧吗?”

洞渊眉头微蹙,似乎很认真想了想,摇头道:“是谁?”

怀玉呆了半晌,豁然笑了起来,笑的洞渊有些茫然。

怀玉止住了笑,“好啦,之前疏远你,是因为不知道你就是小尾巴,如今知道了,以后一定把你当好朋友一样亲近。”

洞渊听到好朋友三个字时,眸光暗了暗,没有言语。

这时,两个人一前一后,迈入房间。

“呀!小怀玉,你醒啦!”走在前面罗响看见怀玉靠卧在床头,惊喜的喊道。

他身后的陈华也高兴说道:“怀玉,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哪不舒服吗?”

怀玉摇了摇头,看着二人,“你们这是?”

罗响一脸不平,“我跟陈大力,去找高庄主,不能这么便宜这对父子,我得讨点利息回来。”

“哦?”怀玉眼睛微眯。

陈华说:“我们跟高老头要了好多的灵石和丹药。”

“这还不够!”罗响愤愤然道,“我还让他免费给我们罗家提供一百年的炼丹辰砂。”

怀玉好笑着望着二人,“你俩这次步调挺同步啊?”

“谁跟她(他)同步啊?”罗响和陈华异口同声。

“我是为了你。”二人再次同时出声。

怀玉看着这对活宝,一时哭笑不得。

这时,窗外传来一阵女人抽泣声。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