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50章 山中孤坟

发布时间:2021-11-26 09:30:02 来源:vip读书

怀玉轻轻转眸,低声问着:“你是何人?怎会被蜘蛛精袭击?”少女抬首见一位极为英俊的紫衣公子问她话,看傻了半晌,才柔声地说:“我叫阿怜,是山下开山采石村的村民,今日我跟哥哥在附近的小还峰上采草药,遇上一个很大的蜘蛛精,将我俩抓来,缠在大树上,可伶我哥阿怜说着眼泪如断弦的玉珠滚滚而落,罗响怜惜的递上一块丝帕,在旁边劝慰着。。


推荐指数:★★★★★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在线阅读>>



怀玉微微转眸,轻声问道:“你是何人?怎会被蜘蛛精袭击?”

少女抬首见一位极其俊美的紫衣公子问她话,看傻了半晌,才柔声说道:“我叫阿怜,是山下采石村的村民,昨日我跟哥哥在附近的小还峰上采药,遇到一个很大的蜘蛛精,将我俩抓来,缠在大树上,可怜我哥哥回来就被那些蜘蛛给吃了,呜呜——,昨夜,我趁蜘蛛精外出觅食,用随身带的一把小镰刀割断了网丝,逃了出来,不想刚才还是被这些蜘蛛精给发现,若不是几位仙人搭救,我便与哥哥一样死于非命了。”

阿怜说着眼泪如断弦的玉珠滚滚而落,罗响怜惜的递上一块丝帕,在旁边劝慰着。

洞渊神色淡漠,并没有理会。

怀玉冷眼打量了阿怜一番,发现她身上衣服破损几处,右腿鲜血淋淋,显然被蜘蛛精袭击时受了伤,低声问道:“你腿上的伤要紧吗?”

阿怜轻轻抚摸伤口,脸上立刻变得痛苦极了。

怀玉见状取出一张疗伤符,未等施化,罗响已经掏出一颗绿色大药丸,放在掌心中,用灵力化开。

“阿怜姑娘,这是我罗家疗伤的灵药,我这就为你敷上。”

“阿怜多谢罗少侠。”

罗响仔细的为阿怜清理了伤口,并为她敷了药,阿怜脸上的痛苦之色减轻了许多。

洞渊冷声道:“耽误了不少时间,继续上山吧。”

陈华指了指阿怜,“她怎么办?我们现在没有时间送她下山!难道留在这里?”

罗响眼珠转了转,使劲摇了摇头:“留在这里太危险,谁知道附近还有没有蜘蛛精?要不我们带她一起上山吧,反正找到高公子,我们就下山了。再说,凭我们几个的本事,还怕保护不了阿怜姑娘吗?”

洞渊目光幽深,望向怀玉。怀玉手指尖滑过颈部,轻描淡写的说了句,“带上吧。”

阿怜双目充满感激,不停地作揖,嘴里念叨着:“小女子多谢几位仙人搭救之恩。”

“客气啥!”罗响笑眯眯的蹲下身子,“来,阿怜姑娘,你腿有伤,哥哥背你。”

阿怜到底还是个少女,望着罗响宽阔的背部,脸色微红,扭捏着不敢上前,反而祈求的眼神望向唯一的女性陈华。

“嗨!害羞什么,哥哥可是正人君……。”罗响的后衣领被陈华拎住,像提小鸡一样轻松,把他放到一边,“哎呦!陈大力,你干什么?”

陈华没有理会他,下一秒,她已然将阿怜举起放在背上。

“多谢这位女侠,让你劳累了。”阿怜小声说道。

陈华甩了甩头,潇洒的说道:“不累。我刚入门修炼时,每天都帮门派的大厨房,从山下背头母猪上山。你比母猪还轻呢。”

“......”

怀玉忍俊不禁,这陈华真是心直口快之人,她倒是越来越喜欢陈华的性子了。

众人继续沿着山路前行,到了半山腰时,雾气已经散了许多,抬头眺望,峰顶的五色云彩熠熠生辉。

虽是山腰,由于彩云峰高万丈,山腰的高度已然很高,怀玉体力本就差,灵力又低,此时累的气喘吁吁了,不停地擦拭着头上的汗。

洞渊扫过怀玉额头密汗,突然停住脚步。

罗响警惕的问道,“洞渊仙君,发现妖气了吗?”

“累了,歇会儿。”

“哦——啊?”罗响一脸惊讶,怎么金仙的修为也会累吗?

怀玉颇为意外的看了眼洞渊,明明这里累的人只有自己而已,其他三人个个身轻如燕,他是什么意思?一个念头飞快的闪过脑海,难道洞渊这么做是为了她,怀玉立即推翻了这个念头。严格来说,他俩连朋友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个合作关系,他怎么会如此关心自己呢。

怀玉思索间,众人已然在路旁的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罗响热情地从陈华身上把阿怜扶了下来,在一旁对人家嘘寒问暖。

怀玉习惯性的巡视四周发现,大石头后面有一棵褐色的山楂树,茂密的枝叶下,小小的、红红的果子在阳光照射下闪耀着光芒。

阿怜似乎也发现那棵山楂树,望着树上的山楂有些发呆。

罗响望见,献媚道:“阿怜姑娘想吃山楂,我这就给你去采。”

“不,没有,罗少侠——”

罗响几步窜到山楂树下,轻轻一掌击打在树干上,随后灵巧的掏出一块方形帕子,在胸前展开。

“啪嗒——啪嗒——啪嗒——”树上的山楂一个个地像小红娃娃般跳了下来。

罗响眼含深情,望着阿怜,一眼都不看落下的山楂,脚下却如长了眼睛般不停移动,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山楂无一漏网的掉落在帕子上。

怀玉扶了扶额头,罗响这厮又在装酷!

陈华不解的问道:“秦兄弟,罗响在做什么?”

“唉!陈姑娘,我认识罗响这么多年,他有一点从来没有变过,那就是罗响装酷,必栽跟头。”

“啊?什么意思?”陈华声音未落。

“诶呦——”罗响似乎后退时踩到什么,啪叽摔了个四仰八叉。

怀玉摊了摊手,“我没说错吧。”

一直静坐的阿怜,见罗响摔了,竟然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语气很是关心,“罗少侠,你没事吧?”

“我没事,阿怜姑娘不要担心。”罗响摔了一身泥,见阿怜如此关心自己,心中一喜,故作潇洒的爬了起来,他回头一看,身后竟是座残败不堪的孤坟,脸色一变,“呸——真是晦气!”

怀玉几人闻声也走了过去,但见那孤坟的石碑上,潦草地写着王妮花之墓五个字,立碑人之处是空的,生死年月时辰也都是空的。

“埋的很敷衍。”洞渊望着杂草丛生的坟头,皱了皱眉。

“原来这就是王妮花之墓。”阿怜低声说道。

怀玉看了她一眼,淡然问道:“你认识这个女子?”

阿怜摇了摇头,“我不认识她,但听村里的老人说过她的故事。她是个女英雄。”

“英雄!?”怀玉愣了愣,英雄怎么如此随意埋葬?

“阿怜,你讲讲这个女英雄的故事吧。哥哥我最爱听女英雄的故事。”罗响贱兮兮的说道。

“我知道的也不多,你们想听,就说给你们。”

阿怜接下里便讲了这个女子的故事。

大概在三百年前,王妮花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猎人,母亲是村子里占卜问卦的医婆。她自小生的美丽动人,聪明伶俐,长大后,嫁给同村青梅竹马长大的男人为妻,二人很是恩爱。

当时彩云峰的山上有个山神,每隔三年,村子里都要向山神供奉一名年轻男子。这年秋天,供奉山神的名额抽到王妮花的丈夫,丈夫全家一筹莫展,抱头痛哭。

深爱丈夫的王妮花,在丈夫临行前,将他打晕,而后她扮做丈夫的样子,代替丈夫作为供奉被抬到山上,在山神庙,她意外发现所谓的山神竟是一只白毛母耗子精,她勇敢的用父亲的猎箭射死了白毛母耗子精,为民除了害,可她也被白毛母耗子精的毒液喷中,烂了整张脸。

王妮花回到家中,并没有等来除妖英雄的尊敬,反而因为样貌被毁,被丈夫嫌弃。

她郁郁不解,很快毒发,丈夫为了尽快另娶他人,将奄奄一息的她活活钉入棺材,给埋葬了。

没多久,除妖女英雄王妮花就被村子里人遗忘了,只有几个上岁数的老人偶尔会提起曾经有这么一个女孩曾经勇敢的为了丈夫、为了村民跟妖魔殊死战斗过。

阿怜讲完这个故事时,众人都静默了。

陈华握紧拳头,狠狠的在山楂树上一敲。

“哗㘄——”掉下来的山楂砸了一地。

怀玉眸光黯淡,从怀中掏出一张超度符,捏在手中,对着墓碑淡淡说道:“这个世间果然是冷漠无情的,希望你早日转世投胎,下辈子,不要再受这些苦楚。”

洞渊望着怀玉,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唇角紧抿,一言不发。

“唰——”超度符变幻为团团耀眼的白光,在坟前一闪而过。

怀玉望着白光,眉头微微一动。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