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0章 交换

发布时间:2021-11-26 09:29:50 来源:vip读书

张铁心回灵舍里,简单拾掇了下行装,坐在卧榻上脱了鞋袜,刚要安歇,忽然一只灵鸽从窗外飞了进去。他施法将灵鸽再打开,看过上面的字后,脸色大变,鞋袜都来还来穿,光脚跑去门外,祭起命剑,朝南山飞去。到了灵鸽里所写的那片桂花林,他降临宝剑,急切的到处他施法将灵鸽打开,看过上面的字后,脸色大变,鞋袜都来不及穿,光脚跑到门外,祭出命剑,朝南山飞去。。


推荐指数:★★★★★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在线阅读>>



张铁心回到灵舍里,简单收拾了下行装,坐在卧榻上脱了鞋袜,正要歇息,突然一只灵鸽从窗外飞了进来。

他施法将灵鸽打开,看过上面的字后,脸色大变,鞋袜都来不及穿,光脚跑到门外,祭出命剑,朝南山飞去。

到了灵鸽里所写的那片桂花林,他降下宝剑,焦急的四处张望。

等了大概两个时辰,一个淡紫色身影慢吞吞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待他看清此人,疑惑的迎了上去:“秦兄弟,怎么是你?”

怀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喘着粗气:“你还希望是谁?哪个做好事不留名的老神仙?”

张铁心挠了挠头,“那张写着能延续家母寿元的灵鸽,难道是你写的?”

怀玉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

“那你怎么来晚了?“

怀玉无奈的望了望天,可以确定了,这个张铁心是真傻,“张大哥,你是御剑飞来的,而我,是走来的!”

“哦!”张铁心中疑惑更盛,怀玉若是有办法救自己的娘亲,为什么不在灵舍说,反而以灵鸽的方式约自己来这禁地。

怀玉轻叹口气,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递给了张铁心。

张铁心迟疑了下,打开一看,竟是一枚金色泛着清香的丹药,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抑制住惊喜的声音:“秦....难道.....这是....”

“你猜对了,这就是玉清丹,它可以帮助伯母从元仙后期晋升灵仙。”

张铁心眸光闪动着光芒:“你...你又是如何得来的?”

“逸清派火德真人田不易感念我助他们降魔,赠与我的。”

“秦兄弟,你这是要转让给我吗?”

怀玉点了点头。

张铁心一阵狂喜,“秦兄弟,你尽管开价,就算倾家荡产,我也在所不惜。”

怀玉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把逸清派给你那株龙须首给我吧。”

“什么?”张铁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抹泪光涌上眼眶,他突然想到一事,担忧的说道:“秦兄弟,你把这宝贵的玉清丹给家母,你怎么办?你的修为......”

怀玉将几朵飘落在她脸上的桂花花瓣摘掉,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随口说道:“我爹从东鲁真人那里得到了月亮草,不久便可炼成玉清丹。”

张铁心仍有疑虑,“这是真的吗?”

“你可以问问罗响,他爷爷罗四海,修仙界最顶级的炼丹师正在帮我炼丹。”

张铁心这才放心,小心翼翼的将丹药贴身存放。又将身上的那株龙须首郑重的交给了秦怀玉。

怀玉开心的接过龙须首,放入乾坤袋中,想了想又说道:“张大哥,君子无罪,怀璧其罪,虽然只有极少人知道我得到这枚玉清丹,可终究还是不安全,你最好立刻动身回中州花城,切记中途不要停留。”

张铁心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向怀玉施了一个大礼,便匆匆离去。

怀玉望着他的背影,竟生出一股释然之感。希望他能一路平安的将丹药及时送到,他们这对母子的缘分应该会很长很长……。

她选在南山禁地赠丹,一来是担心丹药之事被人发现,对张铁心不利,二来是此事她不想让罗响知道,那个碎碎嘴。这南山乃是禁地,上次又闹了妖物,绝不会有人在此。除非......

一个清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你又闯入禁地了。”

怀玉眼睛微微向上翻,某人太不禁念叨。她一转身便看见一道月白色身影立于桂花树下,正是洞渊。

怀玉挑了挑眉,反正这丹药也是他拿出来的,就算洞渊知道丹药落到张铁心手里,也应该不会抢回。

怀玉想到这,不愿与他多废话,轻轻摆了摆手:“明白,马上离开。”

怀玉转身快走几步,身后的声音再次传来。

“以你的修为应该用玉清丹晋仙才对!”

怀玉顿了脚步,洞渊刚才果然都听到了,她对这种偷听行为有些气恼,张口便怼道:“管你什么事?”

边说边转过身子,正好撞入一双纯净的眼眸中,金华流光,仿佛夜色中的星子,浅浅呈辉,清芒出锋。

洞渊似乎从没有被人这么怼过,露出几分错愕,紧盯着怀玉没有说话。

怀玉想了想,这个人听墙角的行为固然讨厌,但终究是救过自己性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多跟他说一句也无妨,便朗声说道:“我平生做事从不问应不应该,只管值不值得,若是值得,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我都义无反顾;若是不值得,你纵以性命要挟,我也不屑一顾。”

怀玉说完便转身扬长而去。

洞渊望着怀玉的背影,漆黑的眼眸恍有明光闪过,转瞬即逝。

...

怀玉回到灵舍时,罗响正坐在她屋内喝茶,见他回来,大声说道:“诶呀!小怀玉,你去哪里了?你现在身怀玉清丹,就不要到处乱走!这要是有个闪失可怎么办!”

怀玉擦掉额头的汗,一来一回走了四个时辰,她的脚差点走残,看来真要好好练练御剑术了。

她倒了杯茶,喝了一大口,淡然答道:“散步。”

罗响对怀玉与众不同的行事风格早已见怪不怪,笑眯眯的说道:“你猜刚才我过来路上看见谁了,张铁心!他一脸兴奋,急匆匆的跟我道了别,说马上要启程回中州花城。”

怀玉又咽下一大口茶,脸上流露出毫不意外的表情,“哦!”

“你怎么不惊讶?”

“有什么惊讶的?这几日离开的诸派弟子还少吗?”

“他离开是正常,可是这些日子,为他母亲寿元将至一事,他一直闷闷不乐。怎会如此兴高采烈的急着离开!有古怪!”

怀玉没有答话。

“你说什么事,能让这么高兴!难道母亲有救了,不可能啊,除非有玉清丹,否则不可能晋仙啊。可他上哪寻玉清丹呢?”

怀玉放下茶杯,走向卧榻,“我要休息了!你回去吧。”

罗响望着她,似乎想到什么,腾的站了起来:“秦怀玉,你的玉清丹呢?”

“那个,我累了,要休息......”

罗响急的声音尖锐起来:“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把玉清丹给了张铁心?”

怀玉装作一脸吃惊的样子望着罗响:“罗少侠,果然聪慧过人!”

“秦怀玉,你——,你不知道这玉清丹是为你延寿的吗?张铁心母亲寿元将至,难道你就能活长吗?你气死我了!赶紧跟我去追张铁心,把丹药要回来。”

罗响站起身来,拽着怀玉的胳膊,要往外走。

怀玉抵着罗响的拖拽,“臭锣,你爷爷不是在用东鲁真人的月亮草给我炼玉清丹吗?你不是说炼成了,咱们要多少,有多少,给我当糖丸吃吗?”

“能不能炼成还两说呢,若月亮草这么神奇,东鲁真人灵仙后期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晋升,万一爷爷若炼不成呢?你难道等死!!!”

怀玉赔了个笑脸,“肯定能炼成,臭锣,你是不相信你爷爷?还是不相信罗家的炼丹术?”

罗响气的鼻子都歪了,怀玉的性子他是知道的,他见怀玉执意不去追张铁心,一股火涌上头:“不管你了!”随即甩门而去。

怀玉第一次见罗响对自己发脾气,自小就是她欺负罗响的份,今日她竟然被摔门。

她愣了半响:“反了天了,敢跟我摔门。”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