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6章 都是赌徒

发布时间:2020-11-22 15:49:12 来源:vip读书

一大早醒过来,了是八点多了,家里只余下她一个了,季遥和刘夏他们早已去公司去上班了。在小欢的帮助下洗簌了一下,穿了一条长裙子上楼直接被扶进了餐厅。福婶了在摆着饭菜,在小欢的帮助下洗漱了一下,穿了一条长裙子下楼直接被扶进了餐厅。。


推荐指数:★★★★★
>>《影帝的复仇娇妻》在线阅读>>



一早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了,季遥和刘夏他们早就去公司上班了。

在小欢的帮助下洗漱了一下,穿了一条长裙子下楼直接被扶进了餐厅。

福婶已经在摆着饭菜,见她下来,关切问道:“今天没不舒服吧?”

“没有,哪能天天不舒服,不成了林妹妹了,嘿嘿,你们也别担心了,我没事的。”她坐在椅子上,一副小孩子急等着吃的模样,眼睛直盯着桌上的饭菜。

福婶和小欢被她的样子逗的直笑。

要说她们喜欢她,也非偶然,这位小姐从来没把这些人当下人看待,更多的像是家人一样,除了她真办不了的事,不然不会让她们帮忙,对她们的态度更是亲切。

刚吃了几口,手机就响了,看了眼电话号码,她挑了下眉,手指一按:“小狼哥,你失踪了?”

“什么失踪了,也不想想你给个什么破活,我可是个黑客,让我去找人,你给的目标人物在电脑上根本无法追踪,我只能找活人,还嫌慢了?”刘冬语气不爽的呛着她。

李希研又是撇嘴,又是吐舌头的,拿着手机晃着头:“好了,知道我小狼哥辛苦,说说,什么情况?”

她知道,一定是找到什么线索了,不然刘冬不会打电话来。

“他的家人是找到了,但惨了点,家中除了一个儿子,没别人了,都死光了,而且这个儿子已经在四个月前,被秘密送出国了,现在人在英国的一所学校上学,但他的生活费,很充足。”刘冬正经起来,认真的汇报。

李希研放下筷子,眉头微皱着:“看来他是真有问题。”

“那是当然,他一定是知道他的存在会让某些人害怕,所以藏起来了,他儿子的户头上有一百万。”刘冬道。

“这么多?够用了,那他会在哪?”李希研为难了,如果邱奎不露头,他们想找到他无疑是大海捞针。

“是呀,读书一定是够用了,而且我还查到,在一个月前,还有钱在打入,查了下汇入的地址,就在G市。”刘冬又道。

“在那个汇款的银行范围内查找呢?可行吗?”李希研嘟了嘟嘴。

“试试吧,主要是手中没人,我只能一个人行动,有消息再联系你们,没事就不打了。”刘冬这是要准备结束通话的意思。

“小狼哥,小心,保重。”李希研明白的道。

“你自己小心吧,别再拿身体当筹码,真惹急了豹姐,我救不了你。”刘冬轻哼一声。

“这事你都知道了?”李希研无奈的闭了下眼。

“行了,听话吧,挂了。”刘冬结束了通话。

李希研放下手机眨了眨眼,叫了声福婶,让她坐在身边的椅子上问道:“福婶,奎叔有孩子吗?”

福婶帮她夹菜:“有,年纪好像也不小了,和你差不多,那小子学习可好了,阿奎一提起他儿子,眉飞色舞的呢……”

“哦……那现在他儿子在哪里读书呀?”李希研一边吃一边问。

福婶想了想:“听说是在B市的一个什么有名的大学,读什么工商管理,还接到了国外的什么书,不过阿奎说过,去国外读书的费用高,好像是去不成……”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李希研再问。

“有一年了吗?那个时候阿奎总叹气……”福婶可惜的摇了摇头。

李希研挑了下眉:“奎叔为什么不和爸爸说呢?”

福婶叹气:“这阿奎呀,以前就是个赌徒,年轻时没少干浑事,老婆因为他气的生病死了,那个时候孩子小,就扔给在下乡的老娘照顾,他这是后来遇到老爷了,帮他把赌债还了后发誓不再赌了,那笔钱还没还完呢,可能是没好意思再向老爷借吧……”

“原来是这样啊……”李希研轻叹了口气。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些人是真的不能救,就算救了,也不能留在身边,这个邱奎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为了钱,他把自己的救命恩人都卖了。

福婶神秘的拍了她一下,将头伸过来,她也伸过去,听她在耳边道:“以前,叔老爷也赌钱的,而且赌的很大呢,老爷在世时,还因为这事与叔老爷吵过架,可凶了……”

“什么时候?”李希研一惊,这可是她不知道的事。

福婶还扭头四下看看,像怕别人听到,再压低了些声音:“就是半年前,老爷和叔老爷在书房里大吵了一架,后来听说,叔老爷就辞去了季氏集团的职务。”

李希研皱起眉来,要是这么说,季广平当时是为了赌博而离职的,那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恨意,非要至爸妈于死地呢?可明明在前世死之前听他说过爸爸和季遥手中都有让他坐牢的证据,那会是什么?

福婶又道:“我听老爷和夫人说,叔老爷因为还赌债,把季氏的股份拿出去抵押了,还是老爷花高价买回来的呢,还听到,叔老爷卖什么消息……这个没听准……”

李希研暗呼了口气,她就说嘛 ,怎么可能只是赌博的问题,看来,季广平手中没有季氏的股份了,才会被踢出董事会,再有就是消息?什么消息?季氏集团的商业秘密?这可是个大事。

吃过饭,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可手握着遥控器却一直在转台,眼睛一眼都没有在屏幕上,脑中都在回想着前世车祸前后的一些事情,她必须要想起来,一个人在胜利在望时,有些表情、话语是不同的,当时她只是忽略了,现在就要找回被忽略的部分。

她记得前世时,在接到季广平的电话后飞回G市,也是直接被接到殡仪馆的,他一直在忙着处理殡葬的事,那时的她已经懵了,季遥的死对她来说是不能相信的晴天霹雳。

他一直表现的很尽职,在所有到来的宾客面前一直都是个尽职尽责的长辈,时不时的会看向呆立在棺材边上发呆的自己……

不对,就是那时,他的目光没有一丝的难过和心疼,那是一种隐忍的兴奋、激动的眼神,嘴角有抑制不住的微扬。

他当着那些季氏董东和亲朋好友的面流过泪,可她现在相信,那不是悲伤的泪,而是马上要成功的兴奋的泪,果然,是她当时忽略了,其实他不是个合格的演员,只是有她在配合,让他顺利而又完美的演完了那场戏。

她想起来,在火化之前,季广平离开过一段时间,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找过他,因为没找到,所以被陈刚带到她这里,当时他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在安排在葬礼的回程中对她下手的事宜?

想必那时候的季广平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他为了这笔遗产已经等了两年,就在季遥和她到了继承日后,他下手了,他不想再表演下去了,所以对她也毫不犹豫的下杀手。

李希研闭上眼用手轻轻的捏着眉心,她的鼻中再次充斥着那股香水味,脑海中晃动着那个领带夹,这些都在嘲笑着她的傻,这么一个魔鬼她为什么就没早些看清,还真的把他当亲人一样的对待了这么多年。

想想以前,她有多相信他,有什么心事,不敢与爸妈和季遥说的,都和他说,他就像是个大朋友一样,开导她,出主意,就连她在上高中时,对同级的那个帅哥学霸有好感的事,他都知道,还告诉她要怎么引起这个男生的注意,而且他的办法还是那么有效,让她从来没想过他会害她们一家。

泡影就是泡影,再美好的过往,只要戳破就变的丑恶无比,季广平的真面目已经被她看清,现在就算他表演的再卖力,在她看来,也不过就是个跳梁的小丑,除了让她恶心,没有别的看点。

但她不能着急,要想让他彻底的不再对他们有威胁,只能找到足以让他消停的证据,可这个证据到底在哪呢?

想必爸爸一定是知道些什么,不然也不会让季广平铤而走险的下杀手,而且在两年后,季遥也一定找到了,其实回想前世,那时季广平完全就是已经把季遥架空了,他不过就是个傀儡,什么事都听季广平的,对于他的依赖可以说达到了不能自理的程度,如果他不是发现了什么,也不会招来杀身之祸。

会是什么样的证据呢?会在哪里呢?要怎么才能找到呢?

一大堆的问题萦绕在她的脑海中,让她无从着手,根本找不出线索。

另外还有一个关键,就是那个不知所踪的邱奎,他会藏在什么地方,他可是父母车祸的唯一证人,她在找,那么季广平是不是也在找?要是被他先找到的话,她看到的无非只能是一具尸体,而且是一个把秘密都带走的尸体。

李希研睁开眼,看着闪动着的电视屏幕,长长的呼了口气,接下来的事,可能会更艰难,只因为,现在她与季遥不再是那个听他摆布的人,而是与他作对的人,那么,他会不会提前对他们动手?她还要怎么做,才能保证季遥的安全?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