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4章 禁足令

发布时间:2020-11-22 15:49:11 来源:vip读书

季广平眼中闪现出一刹那的吃惊,这小丫头的话中有话,并且还用这么谦恭的态度来下逐客令,真不简单的呐。立刻他又完全恢复慈祥的表情,笑道:“希研说的是呢,出乎意料,是个出乎意料,行马上他又恢复慈爱的表情,笑道:“希研说的是呢,意外,就是个意外,行,你们也累了,我们就不打扰了,有什么需要的,就和小叔说。”。


推荐指数:★★★★★
>>《影帝的复仇娇妻》在线阅读>>



季广平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惊讶,这小丫头的话中有话,而且还用这么谦和的态度来下逐客令,真不简单呐。

马上他又恢复慈爱的表情,笑道:“希研说的是呢,意外,就是个意外,行,你们也累了,我们就不打扰了,有什么需要的,就和小叔说。”

“那是当然,咱们是一家人嘛。”李希研疲惫的咧了下嘴。

季广平知道再待下去效果一定不好,用力拉起郭娟向门口走去。

原本以为季遥怎么也会送送他,他再和他道个歉,按以前季遥对他的感情,这事一定就会过去,可走到门口了,季遥还坐在沙发上,一动没动,甚至连头都没回。

他知道这件事一定让他对自己有了看法,心中更是气愤,抓着郭娟的手再用了些力,疼的她眼泪都快下来了,扭动了下,可却没挣出来,被他拉着踉跄的走出了季宅。

季遥阴着脸坐在那里,他紧握着双手用力的在沙发一捶:“真不要脸!”

李希研握起他的手:“他们一向都这样,只不过当时,我们并没感觉有什么不对,现在单看起来,自然会丑的不入眼,再忍忍。”

“你也是,用这么笨的方法干什么,要知道,如果一个弄不好,你这只脚就废了,值得吗?”季遥生气的瞪着她。

李希研小心的向后挪了挪了,拉开两人的距离,她明白季遥在生气,她只能勉强的咧了下嘴:“哥,对不起,下次一定不会了,当时是我欠考虑……”

“欠考虑?那就不考虑,有什么事等我们回来了再商量,你这样自作主张后果是什么?这次就是万幸,只是引起你的旧伤复发,要是再严重呢?你也听到医生说了,你是不想要腿了?”季遥厉声问她。

李希研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一时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只能扭头求助刘夏,却看到刘夏正抱着胸,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她马上收回目光,看向前方空无一人的沙发,眨了眨眼,心中懊恼的骂着自己笨,怎么会没想到,会被他们逼问以前事的可能呢。

编个理由骗季遥可行,可刘夏,她是真没打那个谱,豹姐哪是那么好骗的,比猴都精的人,而且知道她说谎,一定会被打惨的。

季遥见她不自在的样子,拉了她一下:“和你说话呢,吱声。”

“吱……”李希研顺嘴就来。

刘夏声音阴冷的道:“李希研!”

“希研!”季遥也出声警告。

“哎呀……”李希研从沙发上蹦起来,一条腿的蹦到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们,可两人那审视的目光如出一辙,没商量的样子。

再咽了咽嗓子,她只能说实话:“是,我是没想太多,只想借着旧伤打消他们进驻家中的目的,而且这脚听医生说的严重,其实不是太严重,我的脚我有数,她当时蹬过来时,我已经闪了,现在不是很好,他们住不进来。”

季遥和刘夏的表情根本没因为她的话而有变化,两人还是盯着她。

她只能再呼了口气:“脚伤是去年在影视城当武替时弄伤的,威亚的绳子出现了状况,从上面掉下来,正好砸在一个木架上,木刺穿透了脚背,以后就是不能穿高跟鞋,再说了,我一米七的个子,不穿也行,一样好看嘛……”

刘夏扭头看向季遥:“我说什么来着,这丫头瞒的事可不少。”

季遥微点头:“而且主意正,不能再这么惯着她了。”

“那你看怎么办?”刘夏问他。

“禁足,在石膏拆除之前,不得出家半步,复诊的结果好,才可以,不然,直接送国外治疗,必须彻底好。”季遥那不容置疑的语气让刘夏满意,却让李希研傻眼了。

她指着两人:“你俩什么时候结盟的?什么时候成一伙的了?”

两人齐看着她:“就现在。”

她轻哼着:“这叫什么事啊……”

程玉和进来的张芳互看一眼,抿着嘴在笑,她们老大要想知道的事,什么方法没有,不过眼前的这位老大的师妹也不简单,能让老大上心的人可不多。

“什么事?你惹出来的,希研,我再说一遍,对付他们有我,你只要在后面看着就好,别再拿自己的身体来冒险,不然,我会直接把你送到国外去,离我远远的。”季遥认真的道。

刘夏也点头:“确实,到时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的盯着你,想跑回来,我也不会放过你。”

李希研扭头呼了口气,眼圈顿时就红了,有泪影闪过,完全被感动到了,弱弱的道:“行了,知道了。”

刘夏撇了下嘴:“看你以后的表现,洗手吃饭。”

季广平拉着郭娟进了家门,用力的将她推倒在沙发里,指着她大骂了起来:“成事不足的东西,只是让你去探探情况,谁让你下手的,还做的这么明显,你个蠢货!”

郭娟这一路上也生气,事情是他让她办的,现在有了问题全都怪在她的头上,都骂了一路了,还没完,回来还推倒她。

她从沙发了跳了起来,怒瞪着他:“季广平,别太过分,这件事原本就是你自己想的太天真,真当这两个小的是软柿子呢?哪个是善主?一个比一个精,今天原本就是个意外,我根本没想……”

“你没想?你没想什么?没想弄死她?我说了多少次了,他们手中的那些遗产现在拿不到,我们就不能对他们动手,只要好好的配合就行,让他们对我没有戒心,这样我才容易下手,你可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季广平更怒了,郭娟还敢和他顶嘴了,真是长本事了。

郭娟冷哼一声:“我想什么了?别说的好像你多了解我似的,季广平,你要知道,我们之间不是什么真正的夫妻关系,只是合作的关系。”

“不是夫妻吗?可我们却被法律承认,对你,我想怎么样都可以,别忘了,你是为什么来的。”季广平不屑的冷哼一声,转身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倒在杯里猛灌入口,辛辣的滋味让他通体舒服。

郭娟气的浑身发抖,季广平让她觉得恶心,可这些都是她自找的,不是吗?如果不是为了得到与他合作的那笔让她想都不敢想的佣金,她怎么会与这么阴险的恶魔合作。

季广平缓了缓情绪,再转身时,手中多出一杯酒,已经递到她的面前。

他这种变脸的模式郭娟看的太多,却还是无法适应,看着他手中的酒杯,没接,而是抬头看着已经一脸平静的他。

“喝杯酒,缓缓神,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我们还有机会。”他微笑着说道。

郭娟以为他又如以前一样,另有打算了,无奈的只能接过酒杯,小抿了一口:“你也别小看了李希研,这小姑娘可不简单,我总觉得,她知道些什么。”

“知道些什么也无所谓,能怎么样,现在他们还要依靠我打开国内的局面,季遥对于国内的情况不熟悉,现在这个位置也没坐稳,放心吧,我有数。”季广平淡然的一笑,拉起她的手坐在了沙发上。

郭娟只觉得身上发冷,他越是这样,就越危险,这个人就是个疯子,太可怕了。

季广平看着她将酒喝完,才满意的笑了笑,猛然伸手掐住她的脸,见她双颊绯红,阴阴的道:“你给我记住,既然你是我法律上的妻子,就要履行夫妻的义务,必须得让我满意,不然,你什么都得不到,更不可能去见你藏在国外的那个私生子,还有帮你投资的小白脸。”

郭娟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脑中顿时一懵,他是怎么知道的?

看到她如此的表情,季广平很满意的凑脸过去,含住她的红唇的同时,又用力的咬了一口,听到她吃痛的轻“嘶”声后,才道:“只要你听话,保证你能拿到你想要的那一份,不然……”他又咬了她一口后,用力的吻着她。

“唔……”被咬疼的郭娟想推开他,就在她手按在他的胸口时,一股奇异的感觉袭来,她想要的更多,她不由的瞄了眼放在桌上的那个酒杯,心中暗骂:混蛋,竟然对她用药。

季广平直接抱起她,向楼上的卧室走去。

第二天一早,郭娟醒来时,床上只有她一个人,但在床头柜上,看到了一张卡,她动了动酸痛的身体,伸手拿过那张卡,冷笑着:“季广平,你真拿我当那些小姐了……”

她从床头柜处拿过一盒烟,点燃了抽起来,眼泪顺着脸流了下来。

她也不想这么过日子,可是她没办法,十八岁的她生了个孩子,但孩子的爸爸却没了踪影,扔下她一个人来养,从那以后,她就过起了卖笑的生活,直到十年前她二十五岁时遇到季广平,才算安定下来。

两人不过就是合作的关系,她从来没奢望他会爱上自己,因为她也不会爱上他,这个男人就是个魔鬼,一个为了目的不折手段的魔鬼,他的心里只有自己,她现在只希望一切快一点结束,拿着她应得的钱,马上离开这个魔鬼身边,以求自保。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