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3章 不能提倡

发布时间:2020-11-22 15:49:11 来源:vip读书

季遥带着刘夏她们赶往医院时,何焕秋研正躺在急诊室里选择接受检查。小脸疼的惨白,眼中有泪却倔犟的不掉下去,嘴唇被咬的破了皮,血丝尽显,冷汗了打湿了全身和头发,身上除了小脸疼的惨白,眼中有泪却倔强的不掉下来,嘴唇被咬的破了皮,血丝尽显,冷汗已经打湿了全身和头发,身上还有些发抖。。


推荐指数:★★★★★
>>《影帝的复仇娇妻》在线阅读>>



季遥带着刘夏她们赶到医院时,李希研正躺在急诊室里接受检查。

小脸疼的惨白,眼中有泪却倔强的不掉下来,嘴唇被咬的破了皮,血丝尽显,冷汗已经打湿了全身和头发,身上还有些发抖。

季遥心疼的冲进急诊室,急切的问着情况:“怎么回事?怎么样了……”

处理的医生看了他一眼:“这位患者的脚上有旧伤,而这次意外让她的旧伤复发了,我已经将伤口处理了一下,但接下来的就是要问问患者和家属的意见,是住院还是打石膏,她的脚不能再受伤了。”

季遥怎么也不会想到会这么严重,惊讶的一时没了主意,盯着李希研看。

刘夏用力拉开季遥,蹲在那里看着李希研:“到底怎么回事?”

李希研长呼了口气:“回头再说,打石膏吧。”

“住院,必须住院,一定要治好。”季遥坚定的道。

李希研没接话,而是先抬眼看了看这屋中的情况,见除了医护人员,只有她们几人,才问医生:“医生,如果打石膏,会好吗?”

医生脱下手套,看了她一眼:“按你现在脚的情况来看,没什么问题,只要以后注意别穿有角度的鞋,尽量让脚板下软一些,舒服一些,半年左右差不多,但以后这种突发意外的情况一定要避免,这伤最少有一年了吧?”

李希研点头:“是。”

医生再道:“当时给你处理的医生应该是个经验丰富的人,你这种损伤了脚面筋骨的伤不好处理,而且你也算听话,相对来说恢复的不错,如果不是这次意外损伤,再有几个月,也就可以好了,不过看来,你又要再遭一个月的罪了,打石膏固定一下是好事。”

季遥急道:“医生,住院不行吗?”

“我不住院。”李希研坚定的语气中,有着冰冷的生硬。

季遥刚要问,就被刘夏拉了一下:“别问了,她有苦衷,就听她的吧,打石膏。”

医生见他们意见一致了,指了下一边的轮椅:“我推你去打石膏。”

季遥将李希研抱到轮椅上,医生推着她离开,张芳和程玉跟着一起,季遥却拉住了也要跟过去的刘夏,盯着她:“能告诉我吗?”

刘夏四下看了看,见没别人,才道:“希研的生父死后,她特别怕去医院,只要闻到消毒水味,就会情绪紧张,她有医院恐惧症。”

“怎么会这样?”季遥是真的不知道。

“她爸爸原本是个警察,在执行任务时被歹徒打伤,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而希研赶到医院时,正看到一身血的爸爸躺在床上,这是心病。”刘夏轻声道。

季遥顿感心疼,深吸着气:“这丫头的命怎么这么苦……”

“是苦,所以希望以后会甜,而你这个现在或是以后的依靠,就不能再软弱,你要给她当最强大的后盾,让她幸福起来。”刘夏认真的道。

季遥盯着她好一会儿,坚定的点头:“我会的,一定会!”

刘夏别过头微扬了下嘴角:“相信你!”

季遥再看了她一眼,将目光移开,伸头看了眼一边走廊,发现陈刚正拿着一堆票据向这边急急的走来。

“少爷,小姐呢?”陈刚微喘着气。

“去打石膏了,你这是……”季遥指了下他手中的东西。

陈刚回答:“这是小姐看病的票据,还有拍的片子,医生呢,给她看吧?”

“给我吧,怎么发生的?”季遥接过去问。

陈刚生气的叹了口气:“今天叔夫人来家里了,和小姐在屋里聊了会儿,又在院子里走了走,在回屋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和小姐一起倒在了地上,而且还压在了小姐的身上,她那双高跟鞋踢破了小姐的脚……”

季遥和刘夏一听,互看一眼,同时两人想到了一个可能:这丫头是故意的!

但季遥还是生气:“她又来干什么?”

“谁知道,一来就趾高气扬的,我看这次她就是故意把小姐弄伤的,我听小欢说,她看到了……”陈刚生气的哼着。

“小欢?看到什么了?”季遥冷眯了下眼。

“听她说,看到叔夫人故意撞倒了小姐。”陈刚小声道。

刘夏拍了他一下:“知道就行,这事最好不要张扬。”

陈刚也明白的点头:“我去把车开到门前。”

“对了,她人呢?”季遥问道。

“谁?叔夫人?”陈刚愣愣的问,见他点头,才道:“早没影了,吓跑了吧。”

季遥深吸了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冷着脸:“你先回家,看好门,我们没回去,任谁也不能进去。”

“好!”陈刚转身就跑。

季遥再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的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有什么冲我来,干嘛要连着希研,最好她别有事,不然,一要让他们陪葬!”

刘夏不但没被他的样子吓到,反因他此时的情绪而感到高兴,拍了他一下:“咱家的小狐狸可不是任谁都能欺负的,回家再问问吧,这丫头鬼主意多着呢。”

季遥惊讶的看了她一眼,点头:“说的也是,以她的身手,躲开不是问题,还弄伤自己……这丫头,太冒险了……”

刘夏挑了下眉,头向他靠过去,小声道:“她会用苦肉计,你就不会打压一下她这种想法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还觉得挺光荣,不能提倡。”

“对!”季遥认同这种说法。

季遥带着李希研一到家门外,就看到季广平的车停在门口。

季广平倚在车门处,郭娟正在与门口的保安虎伯在说着什么,样子很不好看,但虎伯的样子就淡定多了,什么也不说,手互握的放在身前,就是在摇头。

季遥按下车窗,伸头出去:“虎伯,我们回来了,开门。”

虎伯就象见到救兵一下,马上拿出遥控器按了下,在车子开进大门时,他马上再按了下,大门又开始关上了,季广平动作很快,在大门关上之前,拉着郭娟也跟了进来。

虎伯还伸头问了一句:“小姐没事吗?”

李希研笑着回答:“没事,虎伯放心。”

虎伯笑着点头,再转头看到季广平夫妇进来了,马上板起脸,转身就走进了门口处的小屋,还用力的关上了门。

季广平再拉了下想训斥虎伯的郭娟,小声道:“你老实点。”

郭娟抽了下肩,只能安份的跟着他,向院中走去。

车在房子前停下,季遥抱着李希研进了屋,刘夏对张芳挑了下头,跟着进去,她马上把车开去车库。

福婶带着小欢和小丽齐齐的站在那里,关切的看着脚上打着厚厚石膏的李希研,福婶已经开始抽泣了。

“我的好福婶,没什么的,别担心,我渴了,有喝的吗?”李希研笑着安慰她。

小欢先看到季广平带着郭娟进来的,马上拉上下还要询问情况的福婶:“先给小姐和少爷弄点喝的吧……”

福婶在看到郭娟时,还冷哼了一声,才转身带着她们进了厨房。

季广平大方的坐在沙发对面,郭娟也坐下,姗姗的说了一句:“希研没事吧?”

季遥目光凌厉的看着她:“没折。”

刘夏和程玉走过来,站在他们身后,平静的看着。

李希研一直在看着被打了石膏的脚,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季广平马上接话:“小遥,希研,我是带你小婶来赔礼的,她吓坏了,哭着给我打电话,我们赶到医院时,你们都离开了,医生怎么说的?”

季遥黑着一张俊脸,目光冷冷的:“希研的脚一个月内不能拆石膏。”

季广平心惊,怎么会这么严重?心里再次责怪起郭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本事,这娘们真没用,不过这也好像是个契机。

他马上看向季遥:“要是这样,还真严重,那希研以后的行动不就不方便了,既然这事是因为你小婶起的,就让她来照顾希研,直到康复为止……”

“不用,家里人不少,照顾希研的事,就不劳小叔和小婶操心了,回去吧。”季遥冷声的说。

季广平哪能放过如此好的进入季宅的机会,马上反驳:“小遥你这样说就见外了,我们是一家人,你小婶也不是故意的,这是个意外,但怎么说,也是你小婶造成的不是,就让她来照顾,也让她长长记性。”

“我看还是没必要,而且我也不喜欢家里住进陌生人,不方便。”季遥冷声拒绝。

季广平的脸上不太好看,郭娟的脸就更挂不住了,生气的嘟囔了一句:“我还不想来住呢……”

“行了,你还有资格说话了?穿那么高的鞋干什么?自己走不稳,还连累了希研,你和谁比高吗?怎么不踩高跷呢?”季广平的气没地方撒,直接撒她身上了。

郭娟被他一吼,立即没了脾气,低着头委屈的抿着嘴。

李希研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这戏演的真到位,轻叹了口气:“小叔,别怪小婶了,想她真不是故意的,要知道,那样的动作,如果她把握不好,也会扭到自己的,伤的不会比我轻,算了吧,这件事您也说了,是个意外,就全当意外吧,你们也累了一天了,都回去休息吧。”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