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78章 糖醋排骨(朝朝暮暮)

发布时间:2021-10-14 17:26:49 来源:vip读书

裴承湛手扣住茶杯,看了几眼戈沧,不缓不急道:“耐心的等待月圆时之日,便也可以就解蛊,是吞魂之术。”“为啥?”陆云初挠了挠脸,往嘴上丢一粒花生。戈沧恍然大悟,向陆云初作出解释道:“此吞魂术至阴至邪,待月圆时之日,是其阴气最轻的时候,是它最完全放松的时候。“为啥?”陆云初挠了挠脸,往嘴上丢一粒花生。。


推荐指数:★★★★★
>>《郡主是个乌鸦嘴》在线阅读>>



裴承湛手扣住茶杯,看了一眼戈沧,不缓不急道:“等待月圆之日,便可以开始解蛊,也就是吞魂之术。”

“为啥?”陆云初挠了挠脸,往嘴上丢一粒花生。

戈沧恍然大悟,向陆云初解释道:

“此吞魂术至阴至邪,待月圆之日,是其阴气最重的时候,也是它最放松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能够将它逼出来。”

他差点就忘记了,要好好记下来。

陆云初则被人参果被扯了出去。

“快点,云初,我要吃糖醋排骨!”

“你不能耍赖,你说过给我做的!”

人参果眼珠一转,生怕陆云初反悔,赶紧把人给扯出去。

这样既完成了裴承湛交代的任务,又能够吃到美食。

完美!

裴承湛瞥了一眼人参果,给它一个赞赏的眼神。

戈沧则在本子上记记画画。

“不对,这又不像吞魂术的症状。”戈沧写到一半,放下书,不解道,

“你身上仅仅存在黑气,并没有蛊虫,也就没有把蛊虫逼出来这么一说。

若说是上古禁书吞魂术,不该是你身上这种症状,为何还会吸收你的气运?”

他之所以不能治好裴承湛,就是因为没有搞明白他身上的到底是什么。

若说是蛊,但他身上并没有被下蛊的痕迹,这个可以排除。

但所说不是蛊,又说不过去,因为裴承湛身上有蛊的气息,并且是侵入进内脏之中,也就是常人所见的黑气。

更让人觉得稀奇的是,这一股黑气能够剥夺气运之人的运气,让他无时无刻倒霉,并且控住不住。

若是时间一久,黑气入体,此人便无药可救,只能等死。

“族长,”裴承湛并没有回答戈沧的问题,反而是轻唤他一声,“我有件事情想请你的帮忙。”

戈沧郑重其事:“你说。”

——

陆云初被人参果扯到厨房一阵无奈,最终叫小果子在一旁等着。

自己动手做糖醋排骨。

陆云初将葱姜洗净,切片,放在一旁。

排骨剁成长约五厘米的段,随后冲洗干净,放到盘子里。

“咳咳,需要本果帮忙吗?”人参果眼珠子一转,兴奋道。

“好啊,”陆云初微微一笑,吩咐道,“你帮我把水倒进锅里,生火,把水给烧开。”

她有些好奇,这人参果碰到热气会不会变成普通人参果,或者是会不会缩小。

咳咳,她就是小小好奇一下下,要是有问题赶紧把它捞回来。

人参果一阵兴奋,似乎没有发现陆云初的‘坏心思’。

它生火,加柴,把水倒进锅里,一气呵成。

火越烧越旺,人参果也越来越热,随后便是汗流浃背的模样。

它打开锅盖,发现水烧开了,大喊:“左初,水烧开啦!”

不经意间滴了几粒汗进去。

“咦?”陆云初好奇地揪了揪人参果的胡须,顺手捏了捏它的脸,“你不怕热吗?有没有感觉整个果子的水分即将消失,整个身子都要晕倒?”

人参果:“……”

它好心好意帮她,这个臭女人竟然想捉弄自己,太可气啦!

人参果磨牙:“臭女人,我好心好意帮你,你竟然这样对我,我不理你了!”

“哎呀,”陆云初心虚地搓搓手,解释道,

“我就是来一个玩笑嘛,人参果你不要生气啦!

要不这样,我再煮另外一道小菜给你好不好,算是我的赔罪。”

确实是她不对。

人参果傲娇仰头:“哼,这还差不多!”

它就大摇大摆出了厨房。

陆云初打开锅盖,放入排骨,放入葱姜片,撇去浮沫,焯净血水……

不知过了多久,在外面晒太阳的人参果被厨房的香味所吸引。

“哇,好香!”

人参果麻溜得跑到厨房,看见陆云初手里端着一盘糖醋排骨。

“我要吃我要吃!”

人参果一蹦一跳过去,拿起糖醋排骨往嘴巴塞。

“好好吃!”

“咬一口下去,酸酸的,甜甜的,酸而不苦,甜而不腻!太赞啦!!!!!”

“你慢慢吃,没人和你抢。”陆云初捂嘴偷笑,同时心里美滋滋。

“好吃!”人参果双手抱住盘子,一副护食的模样。

“我去端一盘给裴承湛尝一尝。”

陆云初准备把留出来的另一盘糖醋排骨端给裴承湛。

一名青衣男子手执玉扇,风度翩翩,咧开嘴角,一副心情大好的模样。

“糖醋排骨?”

“好香!”

他循着气味,往糖醋排骨香味的方向跑过去。

陆云初一个转身,避开撞过来的人,两两差点相撞。

“你是谁?”

“你是谁?”

陆云初和青衣男子异口同声道。

青衣男子便是戈沧的大侄子,戈贝贝。

戈贝贝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白净的鹅蛋脸,一双顾盼生神的眼睛。

“你怎么进来的?”陆云初双手交叉放在手臂,挑眉问道。

应该不是呼贝的奸细。

“我是戈贝贝!”戈贝贝报出了自己的大名,村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是族长的大侄子呢。

陆云初:“……”

这莫名其妙的骄傲感是啥?

“我知道了,”戈贝贝摸了摸下巴,脑补一番,开口道,“你是叔叔经常提起的翠花对不对?就是那个准备和我相亲的刘翠花?”

陆云初:“……”

刘翠花你妹!

她要忍住,不能扁眼前的人。

“我觉得你不适合当我媳妇,”戈沧把陆云初上下打量一番,摸了摸下巴,贱兮兮开口道,“我觉得你适合当我的妹妹。”

陆云初:“……”

来人,快把这个逗比给拉走。

她从来没有这么无语过。

“大家注意。”

“戈贝贝回来啦!”

一名路过的村民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往前一看,竟然是戈贝贝。

她吓了一大跳,差点摔倒。

一嗓子大喊,生怕大家不知道。

“什么?戈贝贝那个捣蛋鬼回来了,快快快,去关窗户。”

“把东西藏好了,可千万不要让他知道。”

陆云初:?????

“戈贝贝?”戈沧老远就听到声音,驻着拐杖赶紧跑过来,“大侄子回来啦?”

他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他给盼回来。

“叔叔!”戈贝贝犹如龙卷风一般飞过去,一把抱住戈沧,“我好想你啊!”

没有叔叔在身边撑腰,都不能无法无天了。

“诶,”戈沧摸了摸自家侄子的头,慈爱道,“你受苦了。”

众人:……

受苦个鬼,他明明就胖了一圈。

——

待一切都安顿下来之后,戈贝贝拉着戈沧,一把心酸一把泪诉说这旅途之中的困难。

戈沧满脸心疼,从怀里掏出金元宝给戈贝贝:“贝贝,叔叔给你一些金子,好好去买东西,把不开心的情绪都甩掉。”

陆云初:“……”

感觉被金元宝闪瞎眼。

她也想要。

“给你。”

裴承湛嘴角噙着温柔的笑容,把象征他身份的羊脂白玉交给陆云初。

陆云初眨了眨杏眼,接下玉佩:“这个有啥用?”

又不是闪瞎眼的金元宝。

ㄟ(▔,▔)ㄏ

“可以换无数的金元宝,”裴承湛喝一口茶,嘴角噙着温柔的笑容,“你好好收着。”

成为他的太子妃之后,他所有的东西都是她的。

几个金元宝算什么?

“真哒!”陆云初双眼放光,赶紧把白玉收好,并没有细想里面的深意。

“嗯,”裴承湛颔首,“收下了就不可以退回。”

“一定一定。”陆云初笑眯眯道。

“叔叔,”戈贝贝迅速把金元宝收下,看了一眼陆云初和裴承湛,开口问道:“这是隔壁村的刘翠花吗?就是你想给我讨的媳妇?”

刹那间,周围的空气似乎冻结了一般,凉飕飕的。

裴承湛本原本欢喜的脸色猛然变黑,凌冽的目光一寸一寸的在戈贝贝身上剐着。

想死?

戈贝贝毫无所觉,大大咧咧道:“她还挺合我眼的。”

裴承湛掀了掀眼皮,狠戾的气息摄人心魄,令人不敢直视。

戈沧默默流汗,刚准备解释一番:“其实……”

“没有其实,”戈贝贝打断自家叔叔的讲话,满脸正经道,

“我觉得翠花不适合当我媳妇,适合当我妹妹。

翠花,以后我罩着你,谁欺负你了,就报上我的名号。

哟,你连妹夫都带回来了,准备什么时候成亲?”

陆云初:“……”

裴承湛:“……”

戈沧:“……”

周围彻底安静。

戈沧揪着自家侄子的耳朵,微微一笑:“你们先聊,我们叔侄叙叙旧。”

这混账小子讲什么胡话!

眼前这两位小祖宗可不是好惹的,一言不合就可以把他拍飞。

戈贝贝这小子,说话也不知分寸。

“哎呀,”戈贝贝疼得脸都变形了,大喊,“叔叔,您轻点!”

一刻钟后,

鼻青脸肿的戈贝贝坐回来。

一脸幽怨的看着陆云初。

陆云初挑眉:“你想干嘛?”

“我决定了,”戈贝贝一拍桌子,下定决心,“就算你不是翠花,但我还是认你这个妹妹!”

陆云初:“……”

谢谢,她并不想要,也不需要。

“族长,出大事了!”

一名村民急急忙忙跑过来,脸上有一些焦虑。

“出了什么事?”戈沧示意他站起来,开口问道。

“外界连接巫蛊族的通道渐渐变窄,似乎有要消失的迹象。”村民一气呵成,把看到的情况说出来。

“什么?”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