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九章 巧遇后娘

发布时间:2022-11-23 20:47:56 来源:vip读书

林纾瑜付账买了两罐黄豆油,隔壁米店的伙计就回来了。顾郅笙在一旁望着林纾瑜买买买,心里想起的都是今天晚上终于等到又有米饭跟非常好吃的菜吃了,暗暗欢欣雀跃着。“小娘子,我家掌柜的允我半天假给您送米,您看您的油我帮您一同扛上店里的马车吧?”和很聪明人做生意是痛快顾郅笙在一旁看着林纾瑜买买买,心里想到的都是今晚终于又有米饭跟好吃的菜吃了,暗自雀跃着。。


推荐指数:★★★★★
>>《猎户家的神医小娘子》在线阅读>>



林纾瑜付钱买了两罐黄豆油,隔壁米店的伙计就过来了。

顾郅笙在一旁看着林纾瑜买买买,心里想到的都是今晚终于又有米饭跟好吃的菜吃了,暗自雀跃着。

“小娘子,我家掌柜的允我半天假给您送米,您看您的油我帮您一起扛上店里的马车吧?”

和聪明人做生意就是爽快,这服务态度还好,舒坦!

“那就多谢小哥了,我还要到后边街上买些衣裳和料子,劳烦你一会儿装好车了赶到那里去接我们。”

林纾瑜跟顾峥海说好了在东阳街的第一家成衣店碰头的,过去前刚好能路过卖猪肉的地方,还得买点肉回去。

因为给覃先霖家孩子看病来得晚了点,猪肉摊已经没剩什么肉了。

就剩一些瘦排骨,碎骨头和猪大肠,另外还有一小块里脊肉。

“大哥,剩下的这些骨头和肉怎么卖?”林纾瑜上前问道。

“这位小娘子来晚了点,好的肉都卖完了,剩下的骨头没什么肉都没人愿意吃,就剩一小块全瘦的了,算你十文钱一斤,骨头我给你半卖半送,五文一斤。”

卖猪肉的屠户也是个爽朗人,见是个年轻的小娘子带着孩子买肉。

想着家里的媳妇孩子,心里也是想的紧。

本来也什么东西了,索性便宜卖了,早点收摊回家。

“谢谢大哥了,能不能把那猪大肠也给我便宜算给我,我家当家的就爱吃这个。”

好了,当家的暂时就背个锅吧。

“这个算你一文钱吧,第一次见还有人爱吃这个的。”

平时都是水煮了给狗吃的。

屠夫没敢说后面的话,怕挨打……

“那就太感谢大哥了,下次还光顾你生意。”

嘻嘻,爆炒肥肠我来啦~~

屠户把猪肉和猪大肠递给林纾瑜,林纾瑜用早准备好的素色布袋给装了起来,笑吟吟地告别了猪肉摊的大哥,拎着猪肉向成衣店走去。

别人都是用菜篮子装菜,林纾瑜这样的布袋倒是新奇。

顾郅笙看着猪肉在里面,跟着走远了问。

“娘,这个布袋子为什么装猪肉不会沁出血水呀?”

顾郅笙见过刘婶买肉,都要在底下垫一层干布,不然血水流出来的,尽管垫了干布,干布上也都是血。

林纾瑜在想怎么跟孩子说明这是防水的布袋子呢……

“这是我自己做的布袋子,里面有隔水的东西,回家给你也做一个,好不好?”

好奇的顾郅笙听到自己也能有一个这么神奇的布袋子瞬间高兴了。

“嗯嗯,谢谢娘!”可爱的脸上泛着兴奋的微红,有娘真好~

下次还是不要突然拿出现在的东西了,尽管只是个布袋子,可现在还没有这种工艺好像……

带着顾郅笙来到了布庄,现在的布料也有很好的,就是颜色相对来说不是很多。

看了一下布庄里现有的成衣,林纾瑜发现自己在网上买的实在是太精良了……

这可怎么办,一拿出来怕是要引人注意……

得想个法子才行,目前就先给孩子买两套里衣,再买一套外衣,夹棉衣网上买的是正常的素色,可以放心拿出来。

另外还有顾峥海的,昨天看到他身上的短打已经有好几处补丁,而且那补丁打的还不如手术结……

估计是顾峥海自己缝的,可是又不怎么会这种事,也是为难他了……

他需要新的里衣和外衣,但是这里的衣服比起他那身短打,袖口和裤脚都宽很多,回去帮他稍微修改下好了。

别看林纾瑜一个人生活,除了做吃的,简单的针线活也是可以的,至少比歪七扭八的针尖强那么一些,哈哈~

林纾瑜比对着顾郅笙的尺寸很快挑好了衣服。

挑的里衣稍微长一些,开春了就算长了身体也还能穿,外衣不行,长了太难看了!

正要继续给顾峥海挑衣服的时候,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

“丘老板,你家新到的冬衣料子可是到了?”

啊哈,真是冤家路窄,这不是原身那便宜后娘陈氏呢?

林纾瑜心头一阵烦闷,仿佛有什么堵在胸口,就像气急攻心的感觉,估摸着是原身的身体条件反射……

林纾瑜不想转身跟她正面相对,就慢慢的挑着衣服,希望这人买完东西赶紧走……

顾郅笙感受到林纾瑜的情绪好像不是很好,以为林纾瑜是因为要花银子给自己买衣服不高兴了。

“母亲,笙笙只要一套就好……”顾郅笙摇着林纾瑜的手轻声地说着。

林纾瑜不明所以的看了一眼顾郅笙,看到孩子怯懦的眼神,赶紧意识到了不对。

这称呼又变回去了……

自己调整好情绪笑着对顾郅笙说:

“笙笙不怕,咱们家里有钱,母亲刚刚还挣到了诊金呢,够给笙笙买衣服的。”

顾郅笙将信将疑的点点头,林纾瑜只能摸着孩子的头安慰着他。

后边的后娘陈氏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很快就发现了林纾瑜,这不是自己那继女林纾瑜嘛?

她怎么会在这?

“嗬,这不是瑜姐儿么,这三朝回门也没有人回,倒是来这买东西了?”听这恶言恶语……

这刚把人嫁出去了狐狸尾巴就漏出来了?林纾瑜心理强大,听着这话轻轻转身,瞥了一眼陈氏。

“陈二夫人今早怕是在茅厕吃饱了才出来吧。”说完林纾瑜还捂了一下鼻子。

“……”

陈氏没听懂林纾瑜在骂她,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这继女顶嘴,有点懵,一时还不了嘴。

但很快布庄其他买东西的客人听出了点什么,都在偷偷捂嘴笑着……

陈氏见状,也意识到自己出了丑,不但出了丑,还被一个以前只有被自己暗暗欺负的继女给暗搓搓骂了!

当下就破罐子破摔起来。

“作为你爹的夫人你的母亲,我有必要提点你两句……”陈氏开口就要说教训人的话。

林纾瑜不客气的冷笑了一声。

“我母亲每年都受着我的祭奠,在地下过得很好,你是哪门子母亲,在这里大放厥词?

你一个填房,进了祠堂还得跪下给我母亲磕头!”

林纾瑜的话无不在刺激着陈氏,句句戳中着她的痛点!

“你……你……”陈氏气的语无伦次。

周围的人听了也在指指点点。

“原来是继室,那小娘子恐怕以前没少吃苦头……”

“是啊是啊,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

陈氏气的仰倒,这下连布料也不看了,指着林纾瑜尖声说道:

“你嫁给了村里的穷猎户,哪来的银子来这地方买东西?怕不是偷藏了家里的银钱来的吧?”

“你收的三十两礼金给我了吗?”林纾瑜一针见血的指到。

“我娘的嫁妆给我了吗?”林纾瑜缓缓地向前了一步,吓得陈氏往后退了一步。

林纾瑜亲娘是省城大户人家的嫡次女,当时嫁给林纾瑜他爹可是下嫁。

光添妆便有十抬箱子,这还是林纾瑜她亲娘临终前嘱托身边的老妈子把嫁妆单子跟私库钥匙给收好了,将来女儿出嫁了一起给她。

直到出嫁前那老妈子才把嫁妆单子和私库钥匙偷偷塞到了林纾瑜的箱子里。

林老爹没有嫁妆单子和钥匙,只知道有这么回事儿,当初想都给林纾瑜也没办法。

临出门前当着众人的面给林纾瑜说了这事,陈氏也是第一次听说嫁妆这回事。

惊讶得回头忙找那老妈子要嫁妆单子和私库钥匙,美其名曰清点嫁妆给林纾瑜带走。

可那老妈子硬是等姑娘嫁出了门,已经走了有二里地才悠悠地跟老爷说:

“我们二姑娘(林纾瑜母亲成亲前的称呼)嫁妆单子和私库钥匙老奴一并给了姑娘了。

姑娘什么时候想回来拿,就什么时候回来拿,就不劳二夫人费心了。”

林老爹一听,是这么个理,便也没说什么。

那老妈子在林纾瑜亲娘临终前得了自己的身契,已经消了奴籍。

留在林家也只是等这一天罢了,做完该做的事,便功成身退出了林家,回乡下去了。

前两天林纾瑜检查嫁妆箱子的时候就发现了原身娘亲的嫁妆单子和私库钥匙,当时还诧异这么多嫁妆,够买好几个林济堂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