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八章 行医(二)

发布时间:2022-11-23 20:47:56 来源:vip读书

孩子爹从旁边酒楼取来了水,看见慢慢的波澜不惊下去的孩子,心里也踏实下去。“把孩子带进这酒楼上短暂休息会儿吧,顺道深入了解下孩子都病情。”林纾瑜牵起顾郅笙的手,无心治也得人配合好才行。“好好的好,谢谢您大夫,谢谢您大夫!”孩子他爹说着便抱起孩子到饭馆里,让掌柜的带“把孩子带到这酒楼上休息会儿吧,顺便了解下孩子都病情。”林纾瑜牵起顾郅笙的手,有心治也得人配合才行。。


推荐指数:★★★★★
>>《猎户家的神医小娘子》在线阅读>>



孩子爹从旁边酒楼取来了水,看到慢慢平静下来的孩子,心里也踏实下来。

“把孩子带到这酒楼上休息会儿吧,顺便了解下孩子都病情。”林纾瑜牵起顾郅笙的手,有心治也得人配合才行。

“好好好,谢谢大夫,谢谢大夫!”孩子他爹说完便抱起孩子到饭馆里,让掌柜的带到了一个有床塌的雅间里。

林纾瑜牵着顾郅笙跟在后面,一边思忖着一会儿要买的东西。

“大夫,不知我儿得的是什么病?可有的治?”孩子他爹一脸焦急的看着孩子,眼底尽是心疼。

“不知阁下可听说过癫痫?

这个病说难治倒也不难治,就是得长期吃药,所以你得做好心里准备。”

林纾瑜把孩子的病症用现代医学名称说出来。

如果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跟古中医有相同水平,应该会有触类旁通的名称。

“这,这是什么病,覃某为何从未听闻?”原来这人姓覃。

“这是一种跟情绪和神经有关的病症。不知覃大哥,你家族是否有人有过这类的病症?”

“这……”男人认真的回想着,最终摇了摇头。

“家族中并没有人犯过这样的病。”

父系这边没有,“那孩子母亲那边呢?”林纾瑜仔细问到。

“这,覃某未曾听闻内子提起过,这位小大夫这么问,这病可是会传给后代?”

“这个要先了解过孩子母亲那边是否有这个病例的家族史,如果有,那遗传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没有,那便是后天形成的,不会遗传。”

林纾瑜耐心的给孩子爹解释清楚,免得引起对方家庭矛盾。

“另外不论是原发性/也就是遗传的或者是继发性/也就是后天形成的,这个都需要长期吃药控制和保持情绪稳定的。”

林纾瑜怕孩子父亲把气撒在孩子他娘身上,也不想说别的了。

只见那人向林纾瑜作了个揖,

“烦请小大夫开药方吧,家里虽不富裕,但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们也不会放弃的。”

林纾瑜听完除了松了一口气,还感到可怜天下父母心。

当下便让店小二拿来笔墨纸砚,拿起毛笔正要写,想起自己毛笔字的水平确实不咋地,便问向孩子爹。

“覃大哥你可识字?”

“识得的,您说,我来写便是。”覃先霖自觉的当起了工具人。

“天麻五钱,钩藤五钱,牛黄六钱,地龙……”

药方开好后林纾瑜接过看了看,没有大问题。

“你到医馆或药房抓药吧,这个药吃十五天,十五天后带孩子来复诊。

另外如果问清楚孩子母亲那边有没有这类病史,十五天后跟我说一下,我好再次确认孩子病因,届时也好对症治疗。”

希望不是原发性的,不然一个家庭就要破碎了等会儿……

“多谢小大夫,不知小大夫如何称呼,家住何处?覃某到时候好带着孩子来复诊?”

林纾瑜差点以为在医院来着……

“我叫林纾瑜,我夫家姓顾,你可以叫我林大夫,也可以叫我顾夫人。

十五天后你可以到上阳村找我。”

林纾瑜介绍了自己,还报上了家里地址。

“多谢林大夫,先霖家就在隔壁小阳村,这是此次诊金,出来的匆忙未带许多银钱,不够的下次给您补足,多谢您的救命之恩。”

覃先霖想按照林济堂的坐诊大夫出门就诊的诊金给的,无奈身上并不够。

说完又给林纾瑜作了个揖,这人怕是个读书人……林纾瑜点头。

“无碍,这么多便够了。”

看着覃先霖身上的衣着,虽然看起来挺整洁干净,但是还是看得出有这年头了,想必家里也确实不富裕。

林纾瑜还要买东西,便也不久留。

覃先霖表示还要等孩子清醒了再带着去抓药,于是林纾瑜就牵着顾郅笙走了。

出了酒楼门口发现刚刚聚集的人已经都散完了,心下也放心的牵着顾郅笙往粮油店走去。

所幸地方不远,两人很快就到了。

一进第一家粮店,店里的伙计便有眼力见的凑了上来。

“这位娘子是要些什么米?店里有早春米和晚春米,晚春米是比较新鲜的,吃起来也比较香甜软糯,价格会比早春米高一些,但胜在好吃……”

这伙计可以,业务熟练。林纾瑜心里给了个大大的手拇指。

“都是些什么价格?”林纾瑜让伙计报个价。

伙计熟练的把各种米的价格报了一遍,林纾瑜了解到了价格,便对伙计说道:“斜对面的那家店也是你们家的吗?我看到店的招牌几乎一样。”

“小娘子好眼力,那确实也是东家开的,咱们东家敢说是高阳镇的第二大粮商,就没有别的敢说第一的。”

伙计笑眯眯的说道,难怪呢,能开连锁粮铺,这服务确实是没得说的。

当下林纾瑜也不去别的店看了,就在他家买了五石晚春米。

林纾瑜看到装好的一袋大米问有多少石,伙计说两袋米有一石。

林纾瑜估摸着一袋有五十多斤的样子,还好没买多……

不然等会儿牛车就都是米,人也坐不下了。

“不知店里可有送货上门的说法?”林纾瑜奇思妙想的问道。

“不知小娘子家住何处?”伙计问道。

“在上阳村。”

伙计听了思忖了一下。

“小的帮您问一下掌柜的可不可以允我半天假期,小的给您送去。”

平时除了大户人家的采买,也没人买这么多米,这可是个大客户。

“好,你问一下,我可以给小哥你付这半天假期的工钱作跑腿费。”小哥一听更积极了。

林纾瑜心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你去问,我到隔壁油铺买些油。”

林纾瑜不啰嗦,想赶紧买好粮油好去给顾郅笙买衣服。

“好的小娘子,一会儿小的过去给你回复。”

听罢林纾瑜牵着顾郅笙往隔壁油铺走去,这油铺倒是附近这么多店只有这一家,实在是没办法。

“掌柜的,你这油怎么卖?”林纾瑜开门见山。

只见一个中年妇人抬头看向林纾瑜,见林纾瑜梳着妇人簪,便回道。

“娘子是要素油还是脂膏?”

林纾瑜不知道还有这种区分,素油是菜油吗?

“素油都有哪些?”

那妇人见林纾瑜好似不太清楚这些区别,便一一介绍了起来。

“素油有乌桕油跟黄豆油,脂膏有猪脂跟兔脂。”

“乌桕油是一罐八文钱,黄豆油是十文钱一罐,猪脂是二十文一罐,兔脂是二十三文一罐。”

林纾瑜听完才意识到,这个时候还没有花生油和橄榄油这种植物油……

而且动物油在目前还是比较值钱的。

唉,先买点黄豆油吧,买了粮食不剩多少银两了。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