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 第十一章 状元郎跨马游街

发布时间:2022-09-17 15:41:35 来源:vip读书

“李兄,这魏搉从来不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就是见了六部官员,也会给好脸色。得陛下器重之人不少,殿阁大学士杨郢更是陛下的心腹之臣,都看不见魏搉如此看待。昨天他在你这,堪称是给足了笑脸,更有甚者还私人赠你礼物。这也真让我想不明白了。”魏搉一走,孔德祥


推荐指数:★★★★★
>>《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在线阅读>>



“李兄,这魏搉从来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便是见了六部官员,也不会给好脸色。得陛下赏识之人不少,殿阁大学士杨郢更是陛下的心腹之臣,都不见魏搉如此对待。今天他在你这,可谓是给足了笑脸,甚至还私人赠你礼物。这着实让我想不明白。”魏搉一走,孔德祥就忍不住把满肚子的疑问说了出来。看着魏搉离去的背影,又听孔德祥的这番话,李青心中若有所思。他已经分析出来,大概率和昨日自己在乾元殿说的那番话有关。建立东厂,用宦官监察百官。这让魏搉一个从未感受过尊严为何物的太监心生感激,这才投桃报李。圣人有教无类,若有机会,李青不介意指点魏搉一条正确的道路。“孔兄,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去礼部吧。”孔德祥看了看时辰,也赶紧吩咐下人,帮忙把天符帝赐给李青的礼物搬进孔府。走到龙鳞马身前,发出一阵啧啧赞叹。“不愧是草原民族的神马,传闻这龙鳞马是蛟龙和天马杂交所生,果然神俊。为了李兄跨马游街,陛下竟将它赐给了你。”龙鳞马身长一丈三,高八尺,四肢修长健硕,有一种流线之美。身上火红的麟片在太阳照射下熠熠生光。整体给人的感觉异常神勇。光是这外形,就能起到极大的震慑效果。一般的壮汉,还真不敢靠近。李青将通明玉佩戴在腰间,收好金绥带,拿出魏搉给的御马牌。龙鳞马是凶兽,若无绝对的力量使它臣服,便只能借助天符帝的御马牌驱使。他人若是想骑在它的背上,下场一般都会非常凄惨。御马牌一亮,龙鳞马打了个响鼻,顿时一道炽热的火焰从它鼻子里喷出,地面瞬间被烧焦。吓了孔德祥一个激灵,还以为这龙鳞马凶性大发。被天符帝骑,龙鳞马虽然也不情愿,但多多少少也认命了。可眼前这个毛头小子,也将成为它的主人,这让它受不了。马脸上满是不情愿。可不情愿归不情愿,有御马牌在,它无法反抗。“有野性,果然是一匹好马!”李青哈哈一笑,摸了摸马头,纵身一跃就翻上了马背上。一旁的孔德祥一愣,“李兄丹田空空,显然是跟绝大多数的寒门士子一样,并未修行。怎么身手如此矫健?”“孔兄,该出发了。”李青喊了孔德祥一声,骑着龙鳞马就往礼部奔去。孔德祥来不及多想,赶紧也骑着一匹孔府的马跟了上去。……礼部。相关的礼部官吏,早已在门口等候状元、榜眼和探花的到来。突然一阵响亮的马蹄声传来,众人抬头望前方看去。只见一位青衣少年骑着一匹异常神俊的烈马呼啸而来。礼部侍郎有资格参与朝会,也见过这龙鳞马,当场呆愣在原地。“这……这不是陛下的龙鳞马吗?”龙鳞马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就从十丈之外来到了礼部门口。一股热浪席卷而来,让礼部官员如同深处火山当中。修为较高还好,没受什么影响。那些修为低的官吏,直接被吓得脸色发白。唏律律!李青一拉缰绳,龙鳞马稳稳的停下。直到此刻,一干礼部官吏才看清楚马背之人正是连中三元的寒门士子李青。“李青,这龙鳞马……”礼部侍郎依旧有些不敢置信。天符帝最心爱的马,连大皇子二皇子都碰不得,怎么被李青骑在身下?“李大人,陛下赐我龙鳞马跨马游街。”李青如实相告。礼部侍郎本名李璨,与李青是本家。会试还未开始之前,得知有一本家的寒门学子参与会试,便对李青多有照顾,赠了不少藏书。同时,他还是此次会试倒数第二名承州学子李谦的亲叔叔。“陛下将龙鳞马赐给你了!”李璨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毕竟三元及第,古来少有,陛下圣心大悦合情合理。让李青骑着龙鳞马游街已经算是天恩了。可没想到,天符帝竟然直接把龙鳞马都赏赐过去了。这已经不是天恩了,而是简在帝心!李璨身后的一众礼部官吏,还有也是刚刚赶来的探花王琰,当场瞠目结舌。看向李青的眼神,说不出的羡慕。李青从马背上跳下来,给李璨等一众官吏见礼。李璨此时心中有无数个疑问,但现在也不是拉着李青解惑的时候。看着全部到场的殿试一甲三人,说道:“每隔三年,都有一位状元、榜眼和探花从礼部门口出发。在官差们敲锣打鼓的簇拥下跨马游街,享受整个盛京百姓的欢呼和祝贺。今天,将会是你们一生当中最难以忘怀的日子。换好礼服之后,便意气风发的去享受属于你们的荣耀吧!”李青、孔德祥、王琰三人谢过李璨之后,走进礼部大门。在礼部官吏的帮助之下,换上了一身通红喜庆的礼服。三人当中,又属李青的礼服最红、最喜庆。换好礼服之后,官吏们又取来绥带、佩剑、玉佩等佩戴品。“诸位同僚,长青已有陛下亲赐的金绥带、通明玉,你们只需给他一柄佩剑即可。”孔德祥开口说道。虽然获得天符帝如此重赏之人不是他,但作为李青的朋友,他感觉与有荣焉。众人闻言,再次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礼部侍郎李璨更是感慨连连。不说龙鳞马和金绥带,就拿通明玉来说。他承州李家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太爷,就曾向天符帝求一块通明玉而不得。看着李青身穿大红袍,身戴金绥带,腰间挂着通明玉,所有人都酸了。探花王琰,悄悄问孔德祥:“孔兄,这李兄究竟是何来头,真的是寒门出身吗?”孔德祥轻轻点头,“的确出自寒门。”王琰长叹一声,道:“同为三鼎甲,我们两可以说完全被李兄盖住了风采。从未有哪个状元能得陛下如此青睐啊。我敢断定,一定与那推恩令有关。”孔德祥笑了笑,“王兄说的哪里话,虽然同为三鼎甲,可榜眼和探花本就是状元郎的衬托。”王琰也点头表示认可,“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只会聚焦在状元身上,跨马游街,我等不过是陪衬罢了。”两人说悄悄话之时,一名礼部官吏走了过来。“榜眼,拿好纸笔。”“探花,这是花篮。”两名出身高贵的世家子弟相互对视一眼,眼中满满的都是苦笑。此刻心中对李青是无比的羡慕。按大周礼制,榜眼为状元执笔携纸。记下状元跨马游街所作之诗。探花提篮,沿途为状元采摘鲜花。“时辰已到,请状元郎出行!”随着礼部侍郎李璨的一声高呼,李青在榜眼、探花以及一众小吏的簇拥之下,骑着龙鳞马如同众星捧月般往大街上而去。敲锣打鼓之声也随之响起。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