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049、强龙收编地头蛇

发布时间:2022-09-17 04:31:21 来源:vip读书

吃完饭后华真行站起身就得去洗碗,结果被各业务部门的主管抢着把活干了,便他又到前面来看店,余下的人然后去开会。华真行但是待在前面店铺里,但后院的声音却听得清清楚楚,等于他仍在与会而已也没讲话。杂货铺就如平时,像是没什么尤其的事情都突然发生,开着杂货铺一如平常,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事情都发生,开着大门,柜台后坐着一个小伙计。远远走来夏尔看见这个场面,稍微松了一口气心情却很奇怪,说不清楚是失望还是别的感觉。。


推荐指数:★★★★★
>>《欢想世界》在线阅读>>



吃完饭之后华真行起身就要去洗碗,结果被各业务部门的主管抢着把活干了,于是他又到前面来看店,剩下的人接着开会。华真行虽然待在前面店铺里,但后院的声音却听得清清楚楚,相当于他仍在参会只是没有发言。

杂货铺一如平常,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事情都发生,开着大门,柜台后坐着一个小伙计。远远走来夏尔看见这个场面,稍微松了一口气心情却很奇怪,说不清楚是失望还是别的感觉。

他刚想打招呼,华真行已经起身道:“哎哟,这不是夏董事吗?你终于来了,快请进,大家在后院开会,就等你了!”

夏尔不姓夏,他也姓古鲁,但是华真行开玩笑给他起了个东国名就叫“夏尔”,就像不少东国人也喜欢给自己起个茵文名。

这声“夏董事”把夏尔给喊懵了,当地土语中没有“董事”这个词,华真行说的是东国语,夏和董事他都听懂了,可是放在一起是怎么个意思?有人在开会,就等着他了,看来是在商量大事情,应该就是关于大头帮的,董事可能是指大头帮的头吧。

夏尔在心中自行解释,来不及说话就被华真行请进了后院。院子里有一张石桌、一张方桌、一张长条桌拼成的大方桌,坐了十几号人。墨尚同挥手招呼道:“夏董事,快过来坐下,开会呢!”

墨大爷说的是东国语,夏尔也听懂了,不愧是从小和华真行一起混的。一见这个场面,夏尔的身子莫名就向后仰,被华真行在后面推了一把又稳住了,他感觉晕晕乎乎地就来到了桌子旁,也不记得是怎么坐下来的。

大方桌旁还有十五个人,除了小华家的三位“大巫师”还有几个人他也认识,另有几人觉得眼熟,最后几人则是完全陌生。这些人在开会,说的都是东国语,夏尔连蒙带猜也能听懂大概。但坐在他旁边的董律师很细心,一直为他做同声翻译。

原来这伙人不是在商量大头帮的事,而是要筹建一个大型实业集团,首先在非索港以北的地区买下大片土地搞农垦,以应对今年秋后可能发生的饥荒。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在非索港内投资兴办各种实业,比如食品加工厂、日用品供销社、连锁商店等等。

一位在海外发了财的大人物想回来搞投资,这在夏尔的记忆里几乎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这里的人发了财去了米国或西罗洲,那就是从地域飞升到了天堂,谁还回来干什么?后来夏尔也听明白了,那个叫风自宾的大人物只是偶尔回来度度假,委托座的这些人搞投资项目。

今天在座的都是这个实业集团的高层领导,有十二名一级部门的主管,其中包括四名副总裁。而公司的最高层当然就是五名董事了,今天来了四个,他居然就是其中之一!夏尔却越听越嗨,嘴都快合不拢了。

不得不承认当地土著某方面的心理素质就是过硬,夏尔也继承了这一优良传统,就是脸皮够厚、心够大。碰到什么好事,往往第一念并不是想我有何德何能,而是先占了好处再说,享受一番爽的感觉。

夏尔一着急终于插上了话,用蹩脚的东国语大声问道:“这是真的吗?真的吗?”

墨尚同给了他肯定的回答,并压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接着又命人搬来了一个大方盘,连通电源打开,方盘中显示的竟然是三维立体激光全息景象。夏尔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哪见过这个,感觉就像魔法一样。

这不是墨尚同昨天送给小华的那个沙盘,但也是同样的高科技产品,只是输入了不同的数据。这个沙盘显示的图象看上去很复杂,其实比昨天那个要简单,就是目前的非索港示意图,有凌乱的街区和密密麻麻的建筑,坐在桌旁就像借助上帝的眼睛在俯瞰这座城市。

文宣部主任崔婉赫惊讶地问:“这是怎么采集的数据?”

研发部主任范达克带着谦虚的微笑答道:“我们先选了一个原点,确定了坐标,墨老召集大家研制了一款可联网传输的立体扫描仪,用了半年时间走遍大街小巷,实地测绘出来的数据,误差不超过零点二米,借助了东国的卫星定位系统。”

接着范达克亲手操作遥控器,放大局部区域的立体景象,指出在哪些地方应该建造哪些设施……夏尔本能地感觉这些应该和自己有关了,因为范主任在非索港东北部地区画了一条弧线,圈出了一块近似扇形的区域,并称它为克林区。

克林区的意思就是“干净的区域”,意味着在这一区域不允许有黑帮的存在,更不允许目前各黑帮操控的非法生意存在。那里要保证安全、干净,所谓干净既是字面的意思也包括引申的含义。

不能再有人揣着枪满大街乱晃、四处打劫敲诈,那么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就不必石刻担心被枪击、被抢劫,正常的工作、购物、经商、娱乐也不会受到骚扰与威胁。非索港有很多人喜欢抽叶子、口及毒,但在这一区域内不允许,不论是想买还是想卖,都必须去别的地方。

这个克林区北起干涸的北索河,东至海岸线,包围了在建的东国援建项目重油发电厂,延伸到国际码头的北门外。它占据非索港的东南角,面积有十二平方公里,向市中心方向延伸到国际医院,但是并没有把国际医院全部圈进去。

看懂了沙盘之后,夏尔就在心里琢磨,在这个克林区的范围内,最大的帮派势力是黄金帮,还有另外两个较大的帮派就是大头帮和海神帮,另有七、八个小帮派。

看来这个欢想实业要扫荡克林区内所有的帮派势力,墨老坐在这里,就说明草鞋帮也会参与这个计划,夏尔忽然觉得不对劲,这不是连大头帮一起被扫掉了吗?可他忍不住又想到,在这个宏伟蓝图中,大头帮又算什么呢,而自己现在已是如此大规模的海外投资集团董事!

在夏尔的概念中,像这种身份的人,都是穿着贼漂亮的礼服,带着大群的保镖,坐豪车、搂洋妞,住在南部海滨、出入各种高档场所,是上流社会中的精英。曾经的金大头与之相比,就和臭水沟里的耗子差不多,如今他莫名也成了这种人。

虽然喜从天降,夏尔却越想越觉得心里没底啊,打算私下好好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时柯孟朝说话道:“完成这个计划的时间差不多是半年,具体该怎么实施,就由夏董事与保卫部一起来落实。现在散会吧,下周组织大家参观并入驻总部。”

夏尔这才知道建立克林区的任务居然落到了自己头上,他刚想说什么,就听柯夫子朝他用道:“夏董事,今天是我们第一次开会,为了往后工作方便,你要和大家熟悉一下,能叫出在座所有人的名字吗?”

夏尔想了想,居然全都叫了出来,墨尚同对柯孟朝点了点头。柯孟朝又说道:“夏董事,你留下来,还有些事要交待……小华,你也来。”他的声音并不大,但知道华真行肯定能听见。

大会终于散会了,“高层”领导继续开小会,三个老头加一个小孩,还有四名副总,以及还在懵圈的黑大个。柯孟朝和颜悦色道:“夏董事,你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吧。”

夏尔很忐忑地开口道:“柯先生,您刚才说要在非索港划出一片克林区,那么我们大头帮呢?”

柯孟朝笑了:“原来你在担心这个,想多了!黄金帮、海神帮等等帮派,我们当然是要铲除的,将来整个克林区都是大头帮的地盘。”

夏尔连眼白都快瞪出来了:“我,我们大头帮哪有这么大的势力?”

柯孟朝:“不必担心,从即日起草鞋帮就地解散,全体成员都加入大头帮。”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夏尔已经听傻了,脑筋完全转不过来,本能地以询问的眼神看向墨尚同。墨尚同点头道:“这是真的,草鞋帮全体成员都加入大头帮。但是金大头已经死了,所以大头帮得换个新名字,别搞得还像个黑帮!”

大头帮本来就是黑帮啊,这话夏尔却没有说出口。杨特红又问道:“小华,你看起什么新名字好呢?”

华真行也很吃惊,但他比夏尔镇定得多,已经反应过来柯夫子和墨大爷是什么打算。“系统任务四”就是让他“控制与改造大头帮”,他也为此思考良久,曾经想到过类似的但较为温和的计划,但还没来得及找墨大爷商量呢。

没想到柯夫子的主意比他设想的各种方案都要绝、都要狠、都要干脆!夏尔还来不及说什么呢,这边就把方案给定了。

有一种方法俗称掺沙子,就是往一个组织里逐步渗透,最后主要成员都安排上自己人,从而达到控制与改造的目的。可是眼前的方案不仅是掺沙子,简直就是发洪水直接给淹了!大头帮满打满算才一百来号人,而草鞋帮的成员可有一万多。

华真行的反应很快,当即就答道:“就叫新联盟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嗯,还要在斗争中求团结……你别掐我呀,要掐就掐你自己!”

最后这句话是对夏尔说的。夏尔方才伸手紧紧攥住旁边华真行的胳膊,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应该是想尽量冷静下来。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