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三十九章 屋里有人

发布时间:2022-07-24 21:03:21 来源:vip读书

林菲菲漠视众人的眼神,慢悠悠蹲一直这样,撸着大黑狗变的更滑顺的皮毛,轻轻一笑。照这个情形发展中一直这样,等出了小秘境,大黑狗说不许能成功晋级为五品大妖,那她以后带着它,就就怕什么了。狗小弟实际上天分很不错,是胆子奇小,倘若它肯主动发动进攻,上次的鬼怪一个都逃不照这个情形发展下去,等出了小秘境,大黑狗说不准能晋级为五品大妖,那她以后带着它,就不怕什么了。狗小弟其实天赋不错,就是胆子奇小,若是它肯主动出击,刚才的鬼怪一个都逃不掉。。


推荐指数:★★★★★
>>《退婚后,我被清冷仙君娇宠了》在线阅读>>



林菲菲无视众人的眼神,慢悠悠蹲下来,撸着大黑狗变得更顺滑的皮毛,微微一笑。

照这个情形发展下去,等出了小秘境,大黑狗说不准能晋级为五品大妖,那她以后带着它,就不怕什么了。狗小弟其实天赋不错,就是胆子奇小,若是它肯主动出击,刚才的鬼怪一个都逃不掉。

何晶冲着林菲菲道:“胡、胡瑾,你在做什么?怎么笑得那么诡异,你的狗刚刚是不是吞了厉鬼?”

林菲菲抬头灿然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小贝齿。火光映照之下,她的白牙似乎在发光:“啊,可能吧,我就是感觉背上有东西,让它试一试,没想到还真的有,你们感觉不到吗?”

何晶此时已经一身轻松,顿时有精力挑刺了:“你的狗那么厉害,为什么不早点叫它动手?害我们提心吊胆半天。”

林菲菲站起身,立刻变脸,斥道:“我又不是你爹,还管你怕不怕?”

“胡师妹!怎能如此说话?”

林菲菲转头看向一脸义愤填膺的曲凌杰,嗤笑道:“两位不会以为我是开善堂的吧?还惯着你们?”

“你——你粗鲁不堪!”何晶气成河豚,“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散修!”

“好了,都别吵了。”武奇军开口道,“这位何师妹,如果你自己没实力动手的话,最好也别对旁人做要求。”

“就是就是,就听你一直在上蹿下跳。”

当即就有人附和起来,这里是小秘境,实力为尊。何晶一个区区炼气期九层的人,一直颐指气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

正在争吵不休之时,天空忽然下起雨来。众人纷纷撑开能量结界,但这雨却无视结界,直接淋在众人身上。

林菲菲只感觉这雨打在身上极疼,仿佛下的不是雨,而是刀子,忙拉上披风的帽子,好歹挡一挡。但这隐身衣只有遮蔽的效果,并无其他功能,哪里能挡住刀子般的雨点。

“哎呀,我的脸!”何晶摸了一把被雨淋痛的脸,结果竟看到了血,当即叫了起来,“这雨会伤人!”

众人发觉结界没用,均狼狈地四处找屋檐躲雨。等站好后一看,发现除了林菲菲、武奇军、陈月禅以及儒家书生四人外,其他人都被雨刺破了皮肤,见了血。此间凶险,可见一斑。

“这可怕的雨!怎么办,而且还越下越大了,就算站在屋檐下也还是有被风吹过来的雨丝伤人。”陈月禅害怕地直往林菲菲背后挤。

“还能怎么办,敲门进屋啊。”林菲菲望着雨中愈发阴森的街道,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白纸灯笼里的烛火被这一场雨全淋灭了,只剩林菲菲的火球术还在发着光。

街道上那一道道黑暗门窗的背后,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这群人。

“这街道的鬼气更重了。”

林菲菲收回目光,毫不犹豫地转身敲起了门。

“咚咚咚!”的敲门声突兀地响彻整条街道。

“吱呀”一声,红漆木门竟然真被从里面打开了,门口出现了一个瘦小的长胡子老人。

一股冷入骨髓的阴气扑面而来,火球“噗”一下熄灭了,两张符纸飘飘荡荡地落了下来,林菲菲挥手将之收回储物袋里。

天地间只剩老人手上拎着的一盏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那老人脚上趿拉着一双布鞋,睡眼惺忪地看着众人:“谁呀?没人告诉过你们,晚上不能随便敲门吗?”

“店家,我们是过路的行人,夜深了没找到投宿的地方,这里还有空房间吗?”本躲在旁边的曲凌杰挤开了林菲菲,来到门口,笑着跟老人解释。

一股凉气从林菲菲的脊柱尾直冲后脑,大黑狗猛地往地上一躺,四脚朝天,露出白白的肚皮。

“它一定是看到了惹不起的东西!这狗东西,居然直接认怂!”

林菲菲在心里疯狂吐槽,但面上却仍维持着冷静。因为她怕露出异样后,眼前这个年迈地看着和蔼可亲的老头会撕下伪装,露出狰狞的一面。

何必呢,生活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儿就不必拆穿了吧。

“这里客满了,你们去别处投宿吧。”老头面带歉意地说了一句,并打算关门。

“店家,您瞧瞧,外头下着豆大的雨,我们家夫人怀有身孕,实在是受不住啊。还请通融一下,不拘是什么房间,给我们凑几间出来。”

曲凌杰、何晶、陈月禅等人已经纷纷抬脚挤进了屋里,七嘴八舌地求着情,说找遍了镇上所有的客栈,都客满了,实在无处可去,求收留。

林菲菲与武奇军对望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疑惑。

身边的这群人似乎在老头打开门的一瞬间,陷入了角色扮演的幻觉。

这行人分工还挺明确,曲凌杰是管家,陈月禅是夫人,何晶以及另一位女修是她的两个贴身婢女,其余人则是护卫。

他们对老头说家里二爷金榜题名,已入了翰林院,他们陪同夫人北上长安去与丈夫团聚。因为镇上的官方驿站有二品大员投宿,实在挤不出空间,他们只好另找客栈,找来找去就找到了这里。

老头沉思了片刻,颇为为难道:“倒是还有一处院子,只怕诸位不愿意。”

“不拘是哪里,只要能住就行。”陈月禅开口说了一句,语调腔势都是一副大家夫人的模样。

“行吧,那你们跟我来。”老头让开身子,对着还站在外面的林菲菲两人喊,“你们两个还不进来?再不进来我可关门了,这外头的雨啊,只会越下越大。”

林菲菲沉吟片刻,瞧着雨中浓得都快化不开的鬼气,心一横,抬脚迈过门槛,另一只脚也要提起时,却蓦然一沉。

她低头一看,原来是大黑狗咬住了她的靴子,整个身体都像条蛇一般盘在了她的脚面上。

老头也低头瞧见了大黑狗,他呵呵笑道:“出门还带着狗啊?好伶俐的大黑狗。”

一边说一边弯腰从林菲菲的脚面上拽起大黑狗。

大黑狗顿时如被抽了浑身骨头一般,头跟四肢都耷拉着,任凭老头摆布。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