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2章 鬼打墙

发布时间:2022-06-24 09:12:05 来源:vip读书

大漠浩瀚,不知道万里。 天边,月朗星稀,高阔遥远的。 此时此刻,在暗沉的夜空下,泛出一抹淡淡的肚白,于苍茫中,点亮了整片大漠风光。 一人一蟾,从地下爬出,累的气喘吁吁,浑身明显乏力。 他们张着身体,肆无忌惮地倒在大漠上,以天为被,地为床,鼻息间呼着畅快淋漓,天边,月朗星稀,高阔遥远。。


推荐指数:★★★★★
>>《至高无尽》在线阅读>>



大漠浩瀚,不知万里。

 天边,月朗星稀,高阔遥远。

 此刻,在暗沉的夜空下,泛出一抹淡淡的肚白,于苍茫中,照亮了整片大漠风光。

 一人一蟾,从地下爬出来,累的气喘吁吁,浑身乏力。

 他们张着身体,肆意地倒在大漠上,以天为被,地为床,鼻息间呼着酣畅,心神有说不出的滋味。

 那是劫后余生,满心自由的释放!

 “啧啧,我黄大仙终于回来了!”金蟾捧着白皙的肚皮,抖落着后足,表情相当的舒坦。

 “……”秦非望着高阔的苍穹,心头也是唏嘘不已,别有一番体悟。

 活着……真好!

 谁能想到,这地底葫芦石洞,竟是自成一体。无尽岁月,黄色宝葫芦神威尽失,毁于地脉中,乾坤虽已不在,却仍有翻转天地之力。

 莫不是秦非得了造化,推演卦术,又得黄金尸骨指引,他们断然会被困死在地下,将永世见不到日月山河存在。

 “老头儿,待会儿跟着我走,本大仙带你走出这鬼地方,彻底离开这片大漠。”金蟾翻身,四处张望着说道。

 “你知道走出去的路?”秦非惊异。

 这大漠广袤无垠,生机尽断,是为生命禁区。

 想从这里走出去,可谓痴人说梦,谈何容易!

 “害!一切包在我身上,你只管跟着我走就行!待会儿我指哪,你走哪便是!”金蟾蹦跶,拍着胸脯,呱呱大叫。言语之间,说不出的傲气和自信,仿佛这大漠就是它自家后院一般,随便溜溜就出去了。

 “走吧,烈日要出来了!”秦非应声,撇了一眼远空透出的神辉,越发刺眼起来。

 “呱——”金蟾也不废话,直接跳到了秦非肩头,爪子直接指向了西边方向。

 ……

 烈日当头,似火炉焦灼着大漠。

 秦非一路向西,背日而驰,衣衫褴褛之下,尽是虚弱与乏力,仿佛被脚下的沙砾抽干了心力一般,昏昏沉沉。

 大漠太大了,似接连天际,看不穿尽头。远处连绵起伏的沙丘包围着,一叠又一叠,犹如要将他们一点一点吞噬掉,化为新的炉料,供养脚下的黄沙。

 “沙沙——”

 黄沙伴着热浪,扑至脸面,秦非看了一眼前路,忍不住说道:“蛤蟆,你确定这样能走出大漠?”

 “应该……应该就是这条路吧!”金蟾咂嘴,眺望眼前,竟也有些举棋不定起来。

 爷爷曾告嘱过,一入大漠,生死两茫。唯有在烈阳下,朝西而下,遇到白驼指引,方可破困,走出大漠。

 可眼下,他们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且不说遇见白驼,就是连一具枯骨都不曾出现过。

 所过之处,除了满地的沙砾,就是那连绵不绝的沙丘。

 耳边风沙依旧,都不曾变换过呼啸声。

 秦非皱眉,听着金蟾含糊的话语,心头隐隐觉得这条路出了大变故。

 纵然是长途跋涉,不远万里走下去,这周围的景致应该也会有微小的变化。可是回想这一路下来,仿佛这片天地被鬼神诅咒了一般,丝毫不曾有变化。

 这……这其中当真有大古怪!

 “刺啦——”

 秦非果断地撕下身上一角碎布,在脚下灼热的黄沙上划地为标,把手中的黑蛇椎骨插入沙砾中,又绑着碎布条,以做标帜。

 他在用最普通的方法,证实心中所想!

 “走吧,希望不会再次遇到这个标帜。”秦非双眸看向远方,面色隐隐透着些不安。

 “老头儿,我们不会是迷了道,进了死路吧。”金蟾脸色变了又变,头一遭地感觉被厄运缠身,祸事连连不断。

 “先看看再说吧。”秦非回眸看了一眼脚下的标帜,毅然朝着西边方向,缓缓走了下去。

 一路,风沙为伴,沙丘连绵,无波无澜,然而一人一蟾心中却是难以平静。

 正当前路峰回路转,有迹可循之时,秦非霍地脸色大变,而肩头的金蟾也是瞪大了双眸,瞠目结舌。

 沙砾中,一杆标帜突兀显现,赫然是秦非之前划地所为!

 “见鬼!这条路真的有大问题!”金蟾举目眺望,环顾四周。

 太邪门儿了,大白天的,居然在这荒无人烟的沙漠之地,被撞了个鬼打墙!

 而且他俩,竟然还是后知后觉。

 究竟是何时开始就被困住了?

 难道……难道一路朝西而去,不是那生路尽头?

 “看来我们暂时是走不出去了!”秦非面色难看,虽然心里早有预想,但是终究面对起来,难免有些失落又心烦意乱。

 “爷爷不会骗我的,这……这肯定是哪里不对!”金蟾皱眉思索。

 “或许是这条路出现了变数,连你爷爷也不曾料到。”秦非推断。

 悠悠岁月,大漠恒古,沧海桑田。谁人可以断定这里不会天翻地覆,风云变涌,反复无常。

 “该死的,这毒日头下,怎么会撞到鬼打墙!”金蟾不信邪,从秦非肩头跳下,四处察看,心中止不住地烦躁起来。

 “……”秦非不语,看着这方天地,眉宇间的皱纹,皱的更深了。

 这里万籁俱寂,望不穿尽头,远处沙丘遮蔽,脚下千篇一律。

 除了满眼的黄沙萧条之外,就是万里苍穹之上的毒日,哪里还有什么生机可言。

 此刻,路已断,白驼难遇,一人一蟾再次被困,生死安知。

 就在他俩束手无策之际,当头毒日奇异般地涣散起来,一圈又一圈的日晕扩散如水波。

 “嗡——”的一声。

 一艘漆黑如墨的乌船,从里面驶了出来。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