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10章 逃出生天【中】

发布时间:2022-06-24 09:12:04 来源:vip读书

荧火幽幽,似带着一层神秘的弥漫,有说不出的怪异与被压迫感。 岩壁之上,人影摇晃。随着荧火莫名的感觉摇弋,于凹凸间变幻着各种形态,让周围的气氛也看起来更为很紧张。 貔貅从那具半靠在黝黑岩壁的尸骨身上,摸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兽皮袋,此刻正闷头收刮着里面的宝贝。岩壁之上,人影晃动。随着荧火莫名摇曳,于凹凸间变换着各种形态,让周围的气氛也显得更加紧张。。


推荐指数:★★★★★
>>《至高无尽》在线阅读>>



荧火幽幽,似带着一层神秘笼罩,有说不出的诡异与压迫感。

 岩壁之上,人影晃动。随着荧火莫名摇曳,于凹凸间变换着各种形态,让周围的气氛也显得更加紧张。

 金蟾从那具半靠在黝黑岩壁的尸骨身上,摸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兽皮袋,此刻正埋头搜刮着里面的宝贝。

 这兽皮袋无惧岁月侵蚀,依旧完好如初。灰褐色的皮子,不知是用何荒种秘制而成,可纳芥须弥,包藏乾坤。

 眼前——

 金蟾一副败家子的样儿,竟将兽皮袋内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儿地全部往外倒,还乐此不疲地将它们堆积成了一个小土包,又一件一件地数落起来。那聚敛无厌,视财如命的得意劲儿,当真令秦非耻与为伍,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

 “蛤蟆,死人财你都敢发,真不怕惹上事儿,坏了气运。”秦非凑近过来,随手挑起一串念珠,入手温润,心境间隐约清明了很多。

 “害!气运能值几个钱!给本大仙遇到,那就是我的!我的!我的!都是我的!”金蟾蹦跶,一爪子抢回那被把玩着的念珠,又在秦非身上一顿胡乱搜刮,生怕又被偷去了什么,一副防贼兮兮的样子。

 “该死的,鬼迷心窍了你。”秦非鄙夷,也懒得理会见财忘义的金蟾,目光撇向了旁边那半靠在岩壁上的尸骨。

 尸骨通体金黄,似玉石打磨,任岁月如梭,仍掩埋不了那如黄铜浇筑般的光泽,却也是神性尽失,毁灭于天地间。

 仔细端视,在空洞的颅骨内,仍旧有着微弱不可见的星辰璀璨乍现,如昙花一现,消散于虚无,没有任何震慑之力。

 这黄金尸骨生前绝非等闲之辈!

 秦非俯身,将荧火贴近尸骨上,在破烂的服饰下,它的胸口有些塌陷,透过破洞隐约可见里面早已没有了撑持。

 看来这具黄金尸骨生前应是被打断了胸骨,毁了五脏而亡。

 秦非颦蹙,转向旁边另外一具横死在地上的尸骨。

 荧火通透下,这竟然不是一具人形尸骨,而是一条蛇骨!

 它通体发黑,约有数尺之长。头骨碎裂不堪,一截又一截椎骨散乱地盘息着,明显是断裂了好几截。

 这竟然是被生生打断了肉身而死。

 秦非沉默不语,无尽岁月前,这里定然发生过不为人知的惨烈争斗。

 只是不知这石洞里的三具尸骨是相残而死,还是被他人以通天手段置死,亦或者是白衣道人所为!

 秦非心头难明,千丝万缕。

 这是非之地,藏有祸乱,今日因缘所遇,不知日后是否会有大因果招致!

 “蛤蟆,你有没有听过困卦之说?”秦非背对着金蟾忽然开口,手掌触摸在有些阴湿的岩壁上,眉头紧锁。

 “你是说古神姬昌演化的那本六十四经卦神书?”金蟾麻利地收着兽皮袋,神色刹那间惊异起来。

 它清楚地记得,爷爷曾于醺然醉酒中提起过这本神书。那望眼欲穿,梦寐求之的神情依旧历历在目。

 可惜历经万载春秋,神书卦术有伤天道,终究残缺不全,剩下寥寥数卷传摹,流落不知何处。

 世间有野,姬家之后,卦术被神算子获得推演神道,经天地造化,后消匿于红尘,不知所踪。

 “我秦家有两页传摹!”秦非如是道来。年幼之时,在高祖爷爷的安排下,这两页卦术已被他细细翻阅过,里面的通天卦术早已烂熟于心。

 “老头儿……你说真的?”金蟾霍地两眼放光,从头到脚底一遍又一遍地打量起秦非,仿佛第一次相识一般。

 “我警告你,不要胡思乱想,否则我绝对不会对你善罢甘休!”秦非告诫,脸色沉了下来。

 这金蟾一肚子坏水,眼下指不定已经打定了什么鬼主意,不敲打敲打下它,真不知能闹出什么动静出来。

 “呸!本大仙正气浩然,你这是抹黑我,会遭雷劈的!”金蟾急了,说着说着,居然跳起来,一副骂街架势。

 “我看你就是心里有鬼!”秦非眼见金蟾气急败坏,更加确定事有蹊跷。

 “好你个老头子,你这是栽赃,这是无中生有,我不服!”金蟾吹鼓着腮帮子,信誓旦旦要决裂的样子。

 “不服就分道扬镳,我们划地为界!”秦非决绝,就要在地上划界,恩断义绝。大有一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之势。

 “害!老头子你这是做什么!好歹咱们也是过命的挚友,怎么能说散就散,我坚决不同意!”金蟾呱呱大叫,直接打开兽皮袋,居然很大方地让秦非随意挑一件儿入眼的宝贝,以示诚意。

 “……”秦非瞪眼,这金蟾看来已经是彻底惦记上了那两页传摹,不惜下血本了。

 只是这满当当的一堆奇珍异宝,居然就只让他挑一件,当真是吝啬至极。

 “咦,老头儿,你倒是挑一件啊,不挑我帮你挑!”金蟾眼见秦非脸皮子黑下来,迟迟不愿动手的样子。

 霍地,也不问是非情由,直接从兽皮袋里一爪子掏出个破烂木盒扔给了秦非。

 顿时,秦非的脸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这他「娘」的打发叫花子呢!

 在秦非那刮人的眼神中,金蟾一脸淡定,不害臊地掰开他紧握的手掌,硬生生把破烂木盒塞了进去。

 临了,不忘心痛地补一句:“我这兽皮袋里最好的宝贝可归你了。老头儿,你要对我好点儿!”

 秦非老脸挂不住了,胸口血气奔腾,默默收下了手里紧攥的破烂木盒,两眼一闭,忍了下来。

 这以后得日子里,定要以两页传摹当诱饵,把这厚颜无耻的蛤蟆骗得一贫如洗!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