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9章 逃出生天【上】

发布时间:2022-06-24 09:12:04 来源:vip读书

世间万物,阴阳相接相克。 至阳为烈,至阴为寒,水生木相灭。 这碧火本是出生于天心,源自貔貅三分火性,已属纯阳至烈之物,正好压制住了至阴鬼物的至寒鬼气。 一但两者互相触碰,那就是干柴遇烈火,化成灰烬,归入尘土。 幽暗中,貔貅一声惨叫,热烈地地撞在鬼至阳为烈,至阴为寒,相生相灭。。


推荐指数:★★★★★
>>《至高无尽》在线阅读>>



世间万物,阴阳相交相克。

 至阳为烈,至阴为寒,相生相灭。

 这碧火本就是生于天心,源于金蟾命中火性,实属纯阳至烈之物,刚好克制了至阴鬼物的至寒鬼气。

 一旦两者相互触及,那便是干柴遇烈火,化为灰烬,归于尘土。

 黑暗中,金蟾一声惨叫,热烈地撞在鬼物身上,那指尖的碧火在熄灭之际,已然窜上了其身。

 瞬间,星星之火如燎原之势覆来……

 鬼物泣声哀吼,炸响在石洞中,听的人心发瘆,战战兢兢,如临深渊。

 此时的金蟾如小鸡仔般,被发狂的鬼物拎起来,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在胡言乱语中,金蟾拼命挣扎,却是一切徒劳。

 它耷拉下大头,小爪子垂落,全身如散架了一般,剧痛难受。

 然而,更悲催的是还未等缓过神来,便被鬼物狠狠地甩飞出去,于空中凌乱。

 那漆黑中只留下一句:“该死的老头儿,我跟你没——完——”,便彻底没了声响。

 秦非张了张嘴,却硬生生地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满脸惊恐地看着眼前化去了半边身体的鬼物,朝着他飞疾而来。

 火光炽烈,燃烬世间至阴。鬼物将死,身首在焚毁中狰狞,发狂。

 它伸着鬼手,扑向秦非,似要掐住他得脖子,玉石俱焚。

 此时的秦非毫无招架之力,哪里能受得住鬼物这般扑杀。

 他背仰撑地,吓得连连后退,避之不及,心知一旦被鬼物抓到,那便是命断于此,万劫不复。

 “呼——呼哧——”

 万物俱寂,在剧烈的喘息声中,秦非惊险地躲过鬼物最后的疯狂。

 一只森白恐怖的鬼手,擦着他的鼻息,带着不甘,终究燃尽了最后的火光。

 黑暗如盖,覆之一切。

 漆黑中,秦非无力地倒在冰冷的地面上,瞪大了双眸,满脸的惊恐状。那莫大的窒息感仍旧如同在眼前历历晃过,令他心有余悸,气喘吁吁。

 终是在鬼门关之间走了一遭,险死还生地捡回了一条命!

 “哎呦,这什么鬼东西。”石洞中,传来一声怪叫,赫然是无良金蟾咒骂的声音。

 “蛤蟆——”秦非惊喜,这金蟾竟然又开始作祟了。

  “咦,怎么听到了老头子的声音……他不是跟那鬼物同归于尽了……不可能!肯定是刚才身子骨撞虚了,耳根子出了幻象。”黑暗中,金蟾使劲揉着脑门子,独自嘀咕起来,一副要为秦非烧纸钱,送纸人相伴的口气。

 “……”秦非黑脸,心头万马奔腾,他吹着胡子破口大骂:“该死的蛤蟆,你给老子出来,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你……你是人是鬼?真……真的没死!”金蟾摇头晃脑,不可置信,这老头子命可真硬啊!

 “你再多说一句鬼话试试,信不信老子把那鬼物再叫出来伺候你一顿。”秦非怒发冲冠,一副吃定了金蟾口气。

 “气大伤身,气大伤身啊。我这是满心欢喜,天地可鉴啊,老头子。”金蟾干笑,漆黑中搓着两爪子,破天荒地尴尬道。

 见鬼的!老头子嘴巴毒的跟开光一样,指不定还能整些什么幺蛾子出来,那乐子可就真玩大了。

 “哼!”秦非平复着心境,刚才差点被气的一口老血吐出。

 人还没死成,纸钱纸人都被惦记上了,真是太欺负他这个老实人了!

 “老头儿,快……快过来!这里,这里真的死过人啊,难怪这地下,一股子阴气这么重!”金蟾突然催促道,声音中透着一些惧意,显然是发现了什么。

 秦非摸黑,一路小心谨慎朝着金蟾挪去,心中忐忑,

 果然,临至金蟾身前,在一番黑灯瞎火触碰下,秦非坚信,这里的确出了一具死人骨。

 尸骨有些凌乱,触手冰凉,很是脆硬。它通体神性早已尽毁,没有了任何杀伐威压之气,完全化为了一具普普通通白骨。

 岁月如刀,任尸骨生前惊才艳艳,死后也不过是尘归尘,土归土。

 秦非叹息,却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修道成神之路,本就是一条不归路,他生他死,皆是命数。

 正如世间凡人,一生苦短,爱恨情仇,皆为过眼云烟。

 此时,秦非小心翼翼地摸到两截长一些的骨骸,徒手开始相击。

 “咔——”

 “咔咔——”

 随着秦非奋力敲击,两截骨骸也是应声断裂了下来。

 顿时,骨骸内有荧光喷出,洒在地面上交织斑驳,在黑暗中显现着,痕迹隐约可见。

 “这是什么?”金蟾探头,小爪子摸了摸地上的点点荧光,入手黏稠,有些冰冷。

 “阴髓!”秦非答道,拿着断裂的骨骸凑近面庞,那微弱的荧光透过黑暗,竟隐隐照出了他的轮廓。

 “害,不就是死人的骨髓嘛!”金蟾作呕,小爪子不住地往秦非衣角抹去。

 “蛤蟆,还能不能打点火出来?”秦非摆弄着骨骸,朝着身边的金蟾说道。

 “火是使不出来了,不过打点火星出来倒是可以。”金蟾双眸眨动,有些诧异起来,完全忽略了那一声戏称。

 “你试试看能不能点着了……”秦非递过一截骨骸,在漆黑中缓缓摸到金蟾两爪间。

 “嗒——嗒嗒——”

 金蟾搭着指爪,点点火星从指间窜出,投入骨骸之上。

 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下,骨骸内荧火终于乍现,随着“呼啦”一声骤变,火苗如那涓涓细流汇成大海波涛,一股光火冉冉照亮了黑暗。

 荧火妖媚,泛着淡淡地鬼气,没有任何炽热感,却是异常明亮,照的四周一切清晰可见。

 秦非搭把着手里的骨骸,从金蟾爪中借过荧火,瞬间另一截骨骸也被点燃起来,那脚下的白骨也散乱地呈现了出来。

 地面上,白骨架异常高大,身上的服饰虽然古朴破旧,甚至都已被毁去了大半,却仍旧能看出些不凡的韵味。

 秦非俯身查看,惊异于白骨生前也是个惊艳之辈,只可惜最终还是成了一具枯骨,任岁月践踏,化为尘土。

 “老头儿,这里还有两具尸骨!”

 不远处,在那岩壁角落间,传来了金蟾急促的声音,透着些许惊慌,却又带着亢奋之意。

 显然,是得了莫大因果!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