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4章 绝不会让她得逞

发布时间:2021-09-15 17:00:57 来源:vip读书

很庆幸的是,长公主对这一切明察秋毫,是以在路上沙盘推演了多遍的台词,统统用不上了。思量之间,孙老嬷嬷进去禀报:“回长公主,羽姐儿来了。”“请。”小丫头热潮门帘,赵承羽身穿水青色毛领子披风,垂着头走了进去。“小女给长公主请安。”赵承羽在锦垫上跪倒请了思忖之间,孙嬷嬷进来禀报:“回长公主,羽姐儿来了。”。


推荐指数:★★★★★
>>《东宫媚》在线阅读>>



庆幸的是,长公主对这一切明察秋毫,是以在路上预演了多遍的台词,全都用不上了。

思忖之间,孙嬷嬷进来禀报:“回长公主,羽姐儿来了。”

“请。”

小丫头掀起门帘,赵承羽身着水青色毛领子披风,垂着头走了进来。

“小女给长公主请安。”

赵承羽在锦垫上跪下请了安,却未起身,而是以手贴地,深深的行了个叩首礼,郑重地道:“羽姐儿给大伯母道歉,今日之事皆是由我而起,害得您和伯父失和,伯母,请您原谅我吧……”

她伏在地上,单薄的肩膀瑟瑟颤抖着,似乎是吓坏了。

不等宜阳发话,徐云娇就向前了一步,一把扶起赵承羽,满脸疼爱地道:“羽姐儿!这事不怪你!伯母知道,都是那野丫头使的心计!”

赵承羽没敢说话,方才在来的路上,袁氏已经和她好好的掰扯清楚了利害关系。虽然她受不了这个耻辱,可是也得咬牙受着。

徐云娇便以为她是吓到了,忙放柔了声音,哄道:“我们都清楚的,这里没有一个人怪你,你也是为了燕姐儿好,只是那野丫头太过于狡诈了,才叫你落到这种地步!”

说着又有一种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苦笑道:“若不是她,你伯父又怎么会对我生这么大的气,他可是从未说过这么重的话的。”

说着又恨恨地磨了磨牙,立誓一般的道:“你放心,她想骑在咱们头上,我绝不会让她得逞!”

赵承羽眨了眨眼睫,一直隐忍的眼泪掉了下来:“伯母,都是我对不住您,您骂我吧!”

徐云娇一把将她搂住,安抚着道:“不哭不哭啊,羽姐儿,伯母没有怪你,伯母知道你是好意的,好孩子,别哭了啊。”

宜阳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跳了跳,她经常帮太后出谋划策,对人心,对斗争,都有着极为敏感的洞察力。

她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袁氏母女道歉的目的,并非是为了徐云娇好,而是迫于赵昔微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有下次,只要那丫头以同样手段,利益为主的袁氏母女说不定就会倒戈相向。

她这个女儿,如此的单纯,迟早要被那丫头吃得死死的……

袁氏拿帕子抹了一把泪,仍是对赵承羽斥责着:“在我面前就跟个鹌鹑似的一言不吭,见了大伯母就哭哭啼啼,撒什么娇?马上就是要议婚的人了,做事还没一点谱,想一出是一出,你这样哪家公子敢要你!”

说到议婚,徐云娇又来了气:“别提了,还提什么议婚宴,一想到那野丫头也要跟我们燕姐儿、羽姐儿一起参加,我就烦的不行,巴不得取消了这事!”

袁氏道:“那能怎么办呢,微姐儿到底是赵家的长女啊!按照长幼之序,她的婚事得先敲定呢!”

“谁爱敲谁敲去吧,我反正是不想管。”徐氏给赵承羽擦着眼泪,随口道:“母亲,您不是千方百计地叫我对那丫头好吗?现在您来安排吧!”

宜阳眸子一转,计上心来,唤道:“香兰,当年你在尚仪局,手底下教导过的内外命妇,少说都有百余人吧。”

她这突兀的一句话,叫徐氏一时没反应过来。

孙嬷嬷微笑着应道:“奴婢愚钝,不过是太后看得上奴婢,肯给奴婢几分薄面罢了。

“明天你跟娇娇一同回去。”宜阳笑了笑,那双冷静的眸子里,透着幽深的光。

像是一只隐藏在丛林中的老虎,在等待着猎物上钩:“这不是马上要议婚了吗?那丫头才从乡野回来,世家的礼仪规矩须得好好学学了。”

袁氏的心思何等玲珑,立时就明白了。

尚仪乃正五品的女官,掌宫中礼仪起居、命妇觐见。

长公主派身份如此贵重的孙嬷嬷一起回赵府,必然是准备借着议婚的由头,要好好挫一挫那丫头的锐气了!

徐氏却没明白母亲的这份苦心,她惊讶地道:“母亲,那野丫头不懂规矩关您什么事,您难道真把那她当成自己的亲外孙女了!”

宜阳摇头,这女儿怎么如此的愚笨!

她哭笑不得的道:“那丫头虽不是你亲生的,但你是赵府的女主人,她总归是你名下的孩子吧?她若是不懂规矩,闹了笑话岂不是叫你难堪?”

“那又怎么样,反正跟我不相干。”徐氏撇嘴。

宜阳无语,跟这个榆木脑袋怕是说到天亮都说不明白,干脆挥挥手,不耐烦的道:“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休要再多言。一切交给孙嬷嬷就是!”

有长公主如此做主,袁氏心底不由得一阵窃喜。

如果早知道长公主如此英明果断,她就用不着跟那丫头赔礼道歉了!白白浪费了她三颗香囊呢!

想到那香囊,袁氏就心疼了起来,完全忘了,当时为了保护女儿,是多么的谦卑和顺。

她施施然起身,扶着徐氏的手,安慰道:“嫂子放宽心,大长公主这也是为你撑腰呢。况且孙嬷嬷这样的老人,又曾在宫里作过女官的,就是相爷也得给她几分尊重。有她相助,万一你再对上那丫头,不至于又吃了哑巴亏去。”

以孙嬷嬷这样的资历,别说是赵子仪,就算是公主皇子们,也不敢造次。

孙嬷嬷十三岁被选入宫中为女史,因才思敏捷,颇得太后喜欢,被调去做了长公主的伴读,一直贴身服侍到如今。

赵昔微提了狼毫,正在抄写赵氏家训,锦绣在一边慢慢的研墨,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娓娓道来。

“小姐,这个孙嬷嬷可不是个普通嬷嬷,您可千万别像对大夫人、二夫人那样对她。”锦绣说完之后,又谨慎地提醒了一句。

赵昔微将最后一个字写完,这才淡淡点头:“我明白了。”

她起了个大早,去老夫人处请安后,见老夫人并无异色,可见是对昨天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情。她坐了一会儿就告辞,回了蔷薇园。

才到了院门口,就见银宝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说大夫人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位孙嬷嬷,说是要给教小姐礼仪规矩。

赵昔微一愣,这哪是来教规矩的,显然就是要帮徐氏找回脸面,特意来调理她呢。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