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2章 是你非要嫁给他的

发布时间:2021-09-15 17:00:42 来源:vip读书

“但是!”徐氏但是难以选择接受这个事实,“我堂堂侯门之女,为何要活在那个破败户的阴影中,为何要跟别的女子那样,忍耐着丈夫心里爱的是别人?”“为何?”宜阳冷哼一声,“么当年也不是你非要娶他的?沈家倒台,他那丢了魂通常的情形,整个太学院谁人不知道?当年的赵子仪,潘安貌、子建才,白衣儒雅动京城。。


推荐指数:★★★★★
>>《东宫媚》在线阅读>>



“可是!”徐氏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堂堂侯门之女,为何要活在那个破落户的阴影中,为何要跟别的女子那样,忍受着丈夫心里爱的是别人?”

“为何?”

宜阳冷哼一声,“难道当初不是你非要嫁给他的?沈家失势,他那丢了魂一般的情形,整个太学院谁人不知?那时我就告诉过你了,他不可能一心一意的爱你,可你听了吗?娇娇,路是你自己选的!你不是小孩子了,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徐氏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回忆起当年的种种来。

当年的赵子仪,潘安貌、子建才,白衣儒雅动京城。

那时候全长安的未婚女子,都想着能够嫁入赵家,而其中最为炽热、大胆的,便是长公主的女儿徐云娇。

她因着母亲的缘故,可以经常出入皇宫,每次她都提前在金马门候着,只为远远看他一眼。

可他每次都是淡淡笑着回一句“徐姑娘好”,规矩又疏离。

她以为他就是如此的性子,直到后来,他的老师沈穆被贬回乡。

正是梅雨时节,太后的腿疾又犯了,母亲入宫来照顾太后,她撑着伞悄悄的从长信宫后门溜出来,想照例去太常寺找他。

太常寺的门口有两只白玉石雕的马,她躲在马后,却看见他在院子里跪得笔直,那天他穿着青色的学士服,宽肩窄腰,光是一个背影便足以让她脸红心跳。

细雨忽然转为暴雨,他依然纹丝不动的跪着,徐云娇喊他:“喂,赵玹,你怎么不走啊!”

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出声。

一把伞出现在头顶,天地之间忽然变得寂静。

“哎,你不是沈太常的得意弟子吗?怎么他也罚你下跪啊!”十六七的女孩,咯咯娇笑,眉眼生辉。

赵子仪漠然抬起头,那眼底是无尽的荒凉。

徐云娇的心,突兀的一跳,像是丢了什么东西。

在她的印象中,他是儒雅的、风流的、骄傲的、自信的……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

那天,他足足跪到天黑,她就替他打伞到天黑。

后来她晕倒在雨中,迷迷糊糊中只记得,一双大手抱住了她的腰肢,她心满意足的笑了。

再醒来的时候,她发着烧,一直喊着他的名字。母亲叹了口气,说太后已经跟皇帝提了,将你赐婚给赵子仪。

母亲又说,娇娇,这个男人你可要想好了,他心里不会有你的。你可知他为什么跪在雨里?因为他老师沈穆被贬官了。你看,你为他淋雨发烧,他却连事情的真相都不告诉你,你觉得他会好好待你吗?

可她不信,回答说:那不是因为老师落难他难受吗?这正好说明,他是个重情重义的好男人呢!

母亲说:这男人的情义,要看对谁,若不是对你,他越是重情,你就越是伤心。

现在,正是应了母亲当年的那句话。

徐云娇回想着往日种种,泪水又滚落了下来。

她闭上眼睛,轻轻地道:“可是我不甘心啊。”

“那姓沈的就像一根锋利的鱼刺,卡在我的喉咙。别人看不见摸不着,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根刺藏在肉里,我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它无时无刻都在刺痛着我。”

“本来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痛,现在那丫头出现在我面前,似乎全世界都在嘲笑我,我是个失败的女人,我连丈夫的心都得不到……母亲,难道我这一辈子都要忍受着这样的痛苦吗?”

“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孩子也不可能消失,她确确实实是赵玹的血脉,你也不可能和离,你除了接受事实,还能怎样?还想怎样?”

宜阳觉得从来没有这样费劲过,这孩子怎么这样死心眼呢!

徐云娇吸了吸鼻子,她本想着回了娘家能得到支持,却没想到母亲句句话都堵死了她的出路。

可若是就这么灰溜溜的又回去赵府,她又觉得太丢脸:“我不管,反正我不能接受那个丫头踩在我的头上!”

宜阳吐出一口浊气,连连斥道:“我刚刚不是已经教过你了?你还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徐云娇难过的捂住了眼睛。

“现在大魏正是内忧外患的时候,前朝乱成一锅粥,不说太后和皇帝了,就连太子也是箭在弦上,这几方势力全要靠着赵玹调和;后宫里裴贵妃不安分,偏偏她膝下有个晋王,还好赵玹的妹妹入了宫可以压制一二;那西凉边镇也是战况胶着,也得依托赵玹的弟弟出生入死。”

“如果因为你,皇家和赵家生了猜忌,这天下可还会安稳?陛下体弱多病,太子根基不稳,你可忍心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而造成百姓离乱、江山倾覆?”

徐云娇就算再不懂朝政,也听出了其中的危机重重。

可是叫她就这么忍了,她又做不到,于是只能咬着唇不语。

宜阳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心里的压力稍微释放了一些,就放柔了声音道:“你若是实在讨厌她,就赶紧的替她把亲事定下来,到时候不过是一份嫁妆罢了,送出了赵府你也就安心了!”

徐云娇本是极为抗拒此事的,但是听到马上把亲事定下来送出府去这一句,还是觉得可以接受的。

宜阳观她神色,知道是被说动了,就快马加鞭继续劝道:“你放心,以她庶女的身份,夫家定然不会比燕姐儿好,不存在让她抢了风头的事!但是你也不能做得太难看了,毕竟赵府的门第摆在那里。”

徐云娇虽然不情愿,可是眼下也没别的法子,垂眸嗯了一声,不再反驳。

宜阳无奈的叹了口气,替她掖了掖被子:“时辰不早了,你快睡吧,今晚就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想了你也改变不了,只能白白的流泪伤心!你看看,这眼睛肿得都成桃子了!”

徐云娇看着母亲,不过是五十多岁的年纪,可那鬓角不知何时竟然生出了几根白发。

她心中一动,唤了一声母亲,撒着娇道:“您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