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0章 连夜回娘家

发布时间:2021-09-15 17:00:27 来源:vip读书

夜色渐浓,远处天边的乌云渐开,一弯银白的月牙悄悄的露出,照映着地面还未溶化的积雪,也点亮了院子里两个长长的身影。锦绣和银宝是跟随回来的,而已后来那场面杀气腾腾的,她们俩莫名的感觉的感觉怕,就没敢去袁氏面前。这时在院子里干等了老半天,连指甲盖都冻锦绣和银宝是跟着过来的,只是当时那场面杀气腾腾的,她们俩莫名的感觉害怕,就没敢去袁氏面前。。


推荐指数:★★★★★
>>《东宫媚》在线阅读>>



夜色渐浓,远处天边的乌云渐开,一弯银白的月牙悄悄的露出来,映照着地面还未融化的积雪,也照亮了院子里两个长长的身影。

锦绣和银宝是跟着过来的,只是当时那场面杀气腾腾的,她们俩莫名的感觉害怕,就没敢去袁氏面前。

此时在院子里干等了半天,连指甲盖都冻得要僵了,终于见到自家小姐出来,忙急急地迎了过去:“小姐!”

“您没事吧?二夫人有没有为难您?”锦绣从衣袖里摸出一个精致小巧的手炉,塞到赵昔微手里。

“没事,走吧。”

两个丫鬟对视一眼,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来。

他们的新主子,也太厉害了吧……

进府第一天,就治服了两房夫人……

三人才出了明月轩,忽然身后传来气喘吁吁的声音:“三小姐,等一等!夫人有话要交代!”

赵昔微疑惑回头,却是袁氏的丫鬟春桃。

她提着裙角在雪地里小跑着过来,将手上的漆盒递到赵昔微面前:“夫人说,三小姐一定要收下她的礼物,还说了,她现在就带着羽姐儿去长公主府!”

赵昔微点点头:“替我谢过你们夫人。”

春桃又是一礼,恭恭敬敬地告退。

锦绣看在眼里,心里暗自思忖:这二房夫人向来有闺中女诸葛之称,竟然对三小姐如此恭敬?

银宝心直口快地道:“小姐,您太厉害了吧!这个春桃可是跟着二夫人在外面打理账务的呢,奴婢方才进园子的时候,她还拿鼻孔怼奴婢来着!没想到您去了一遭,她立马换了一副乖巧模样……”

赵昔微淡淡一笑,嗯了一声。

高门大院,人心复杂。

好戏在后头呢。

回到蔷薇园已经到了亥时末,赵昔微让柳妈妈备了热水,洗了个澡,换上质地舒适的中衣,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松软的锦被里。

她这一天累得够呛,交代了一番锦绣留意府中的情况之后,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然而,此时此刻的大长公主府,却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什么!?娇娇,你再说一遍?赵玹竟然想休妻??”

宜阳长公主半靠在软塌上,听完女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之后,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一掌拍在了床边,怒道:“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徐氏双眼肿成了核桃一般,抽噎着道:“母亲,您一定要为孩儿做主!”

孙嬷嬷拿来一条貂皮袄子披在宜阳身上,细声细语地安慰道:“长公主息怒,姑爷和小姐成亲都这么多年了,或许只是一时的气话呢?再说了,小姐的性子您也是了解的,姑爷若是真的那么冷酷无情,小姐早就跟他和离了。”

孙嬷嬷是宫里出来的老人了,她自小就陪在宜阳身边,二人虽是主仆却情同姐妹,是以说话也不用太顾虑。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有片刻的沉默。

她是太后和先帝的第一个孩子,而当今皇帝是先帝最小的儿子。

皇帝身体病弱,又因顾皇后之死过于悲痛,于是落下了心疾。

是以朝政大事,全落在了太后身上。

可皇帝并非太后亲生,如此大权独揽,不免让人心生疑虑。

一时之间有支持的,有反对的,各执一词,竟然有了举朝两分的趋势。

大长公主心疼太后,更担心弟弟,为了平衡这母子之间的关系,她这个做姐姐的,可谓是心力交瘁。

好在有了丞相赵子仪。

此人智计无双,心地至纯,手腕、才华、人品,都是无可挑剔的王佐之才。

虽然她不看好女儿的这段婚事,但恰恰是这段婚事,有效的阻止了大魏的党争之祸。

只是现在太后势力羽翼渐丰,拥护其称帝的声音尘嚣甚上,惹得皇帝党的一众臣子越发不满,赵子仪夹在中间,若不是他手腕过人,怕是早就死无全尸了。

想到这里,大长公主的眉头又重新皱了起来:赵玹此时此刻想休妻,他是要撕裂朝廷啊!

皇帝和太后,他想站哪边?

赵玹是皇帝一手提拔起来的,而长公主府向来视为太后一党。

这么说,他这不是简单的夫妻矛盾,是要剑指太后党派??!

宜阳以前经常跟在太后身边,耳濡目染,对朝政大事有着绝对的敏锐性。

人一旦习惯了某个思维模式,便会不由自主的把所有事情都以这种方式去判断。

这不,宜阳心念电转间,就已经把“赵子仪休妻”这一个信息,转换成了“赵子仪想搞宫斗”了……

可徐云娇却想不到这么多,她见母亲沉默不语,忙急切地道:“母亲,我定是不要再回去赵府了,他竟然为了那个野丫头,当着那么多下人的面,逼着我道歉。我面子往哪搁呀!”

宜阳皱眉:“什么野丫头?”

一语未了,徐氏气得又哇的哭了出来:“母亲,我都跟您说半天了,您怎么都没放在心上!哪还有别的野丫头,就是赵玹,他居然背着我和沈玉清生了个孩子!那孩子比燕姐儿还大半岁……呜呜呜!他居然在成亲之前,还跟那个女人有过、有过那种关系!!”

徐氏提起这个就觉得痛到了骨子里,连五脏六腑都似被绞碎了一样,她把脸埋在长公主的膝盖上,呜呜咽咽地泪湿了一片:“母亲,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他这么多年一直想着那个女人!我是不可能再跟他做夫妻了!”

宜阳却松了一口气,哭笑不得地道:“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也值得你哭回娘家?”

徐氏抬起头,气鼓鼓的道:“他背着我跟别的女人生了孩子,这还不是大事吗!”

宜阳揉了揉额头,女儿这种天真,该说是种幸福,还是种不幸?

她出身于皇家,对这种事根本没有什么想法,更犯不着为这种事哭啼不休。男人三妻四妾算什么,就算是强势如太后,也不得笑看先帝宠爱其他妃嫔?

若都是像娇娇这样,一点小事就哭得肝肠寸断,那后宫女人全都要死绝了。

宜阳抚着女儿的背,正色道:“赵玹当年可是非沈玉清不娶,两人有个孩子,不是很正常吗?他一个正常男人,难道指望他当和尚不成?”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