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邪剑奇侠之千年劫VIP

类型:悬疑灵异标签: 勇猛 完结
简介:

此书内容历尽千百年,男主人公在机缘巧合下变成僵尸,不老东西,因为有远古宝物护体,因而行动举止思想与常人没什么两样;在挚爱离他而去,亲人离他而去,他倍感无比的伤痛欲绝;因为对挚爱的思念、不舍,苦苦地沉眠守侯千百年;千百年之后,两者偶然再次相遇,但女主人公便需重阳子正在山中间急行,突然间停下了脚步,遥首远望着山林深处,仿佛在寻找着什么;果然,山林深处散发着阵阵黄光,重阳子似乎再次寻见到目标,面露些许喜色;拂尘挂于腰间后又迈开了步子,心里嘀咕道:“终于等到了,哈哈,有救了,世间有救了,哈哈哈、、、”从重阳子的内心发出的心声,不难猜测,此情此景他已经似乎等待了很久、很久了。几个瞬移过后,不一会工夫,他似乎走到了目的地,这里不是树木茂林,光秃秃的一片,只有在他的正前方有着一座新坟,其余就什么也没有了;黄光也早消失了,完全找寻不到发光体;重阳子原地不动待着,双眼扫描着四周,但还是什么也没有;有点不甘心的他心里又嘀咕:“不可能,观星象都这么些年头了,没理由出错、、、”重阳子左手置于身后,右手拨弄着白须,不解的他,将视线凝聚到了前方坟墓之上;心想着:“莫非是这座坟里的人?、、、怎么可能?、、、千年劫童是死尸?”心里想到这里,他惊讶了起来,拯救天下、对抗千年劫的是一具尸体?他简直不敢相信,于是看着坟前墓碑上的字,“爱妻邢氏之墓”。他更惊讶了,还是个女人?入土都四天了!正在重阳子一筹莫展之际,高空突然电闪雷鸣,风起云涌;见此观天象的他,右手停止了拨弄胡须,随即推指算之;天空继续着电闪雷鸣,重阳子也算到了千年劫童确实是在此时现世;可他任然是好奇,一具尸体如何化腐朽为神奇的。他任然是原地没动,突然一下巨闪,天空划落一缕巨雷,不偏不倚的正好劈在在了坟墓上;片刻间这座坚实的坟墓凿出一个巨坑,一副棺材乍现重阳子的视线,棺材盖都被雷凿得粉碎,此后天空平静了下来,瞬间周围没有了丝毫声音,连鸟叫蝉鸣都没有了。重阳子呆望着坟坑中的棺材,一步步的靠近,渐渐地,棺材中躺着的妇女慢慢地出现在了重阳子的眼睛,先是头部,然后是胸部,再是肚子;看到肚子时,重阳子速度加快了脚步,快步走到棺材旁;居然这个妇女是个孕妇,孩子还没出世却过世了。重阳子缓慢的蹲下了身子,看着邢氏凸起的肚子,估算着应该怀孕也快十个月了吧;但为何孩子没出世母亲就死了呢?看着邢氏紫青的皮肤,重阳子便知道了真相,她是中毒死的吧,连快出世的孩子也没能幸存。重阳子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突然好像醒悟出了什么,立刻将手放于孕妇的肚皮之上,在感受着什么。他呆了,居然还有里面还有动静。这、、、即使没被毒死,可也下葬了四天多了,居然这肚子里的孩子活着。太不可思议了,他恍然般的嘀咕:“莫非是千年劫童?、、、再怎么不可思议,也不足为其了。”时不我待,重阳子立即收回右手,伸出食指跟中指,嘴巴微动了几下后,两指尖出现一小团淡蓝色火焰似的真气,然后顺势在孕妇肚皮上方由上往下划了一下,随后肚皮立即像是被利刃划破一般,一个裸体的带把的男婴儿呈现在了重阳子面前,连脐带还连接着母体;由于母体是死尸,而且还死了这么些天,因此血迹相当的少,小婴儿身体上还显得白白净净的。婴儿一面世便嚎啕大哭,哭声好大好大,山谷之中还不停回荡着,小婴儿似乎知道自己受了委屈似地、、、重阳子见到婴儿果真还活着,还比普通小孩更有活力,连哭声都不一般,一直面带好奇神情的他,脸上突然浮现一丝笑容,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随之立即脱去了自己单薄外衣,置于地上,然后轻轻地将小婴儿从附体里抱了出来,放于道衣之上。因为妇女的肚皮还是敞开着的,这样多少对死者有些不敬,于是重阳子,用手掌沿着原来划肚皮的方式再一次,但这次是把划开的肚子合了起来,没有丝毫的伤疤。合起之后,重阳子站起身子,看着没有盖的棺材,用裹满真气的双手在空中揉转太极,随着抚柔,地上的木屑纷纷立而起,置于半空,紧紧的像中心位置凝聚;几秒过后,木屑重新组成棺材盖,没有一条缝隙,然后盖下棺材合紧,随后重阳子右手一挥,旁边被雷凿开的土瞬间堆于棺材之上,乍眼一看,跟被雷劈之前的坟墓似乎丝毫不差。这不愧是重阳真人,应该也就只有他才有这些本事吧,活脱脱一个活神仙似地。完事之后的重阳子,欣慰的拍了拍手,表示任务已经完成。转身看向躺在地上的小婴儿,此时哭声停止了,但又有一幕使重阳子再次惊讶了起来。婴儿的身体里由内而外的散发出黑紫色的气焰,气焰出了婴儿身体后便紧紧的围绕着婴儿,尽量的不向外散开来,直到黑紫色气焰尽数涌出体外;但气焰始终围绕着婴儿,似乎并没有要散开的形式;而此时在婴儿身体里却散发金黄的光芒,使得婴儿的整个身体显得红黄红黄的(因为人体内是遍布着血液的,所以黄光映射在肉体,因而婴儿身体呈红黄的)。重阳子久久观之,越看他越是觉得奇怪;因为他看出来了从这孩子身体散发出来的是邪气;对于天师级的人物来说,这些邪气、妖气、正气、、、都是能一目了然的。他好奇的是在这刚出世的孩子身体里面居然有这么重这么浓的邪气,如是有点尸气还说得过去,毕竟他是在尸体里面呆了这么些天;但是这么多的邪气,而且还这么的“纯”,足以让成千上万的人中邪。而另外的金黄光芒却正是正气的颜色。由此看来,婴儿体外的邪气是被体内的正气逼出来的,自古正邪是不两立的。重阳子思考了一下,似乎有点明白了,但又似乎还有不解,半明半疑自个儿嘟囔:“我只听说过有天生的正体,或是邪体,可这正邪都有、、、这两个天敌对立的能存于一体么?、、、难道因为他是千年劫童?”正体、邪体,便是一生下来就是容纳正气、邪气的身体,正者极正、邪者极邪。往往在有邪体降世的同时,便在世间的另外一方有着正体也降世,这正是道家的相生相克道理。可现在似乎正体、邪体都是他,这难免有点不可思议;若非这个小婴儿是千年劫童,重阳子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今天所看到,太不符合常理了,纵使重阳子本身所会的道术对于平常人来说都是不符合常理的。重阳子看着婴儿身体所呈现出的这一幕,他心里知道,在他的身体里所发生的正邪相争同一身体的战争中,正气赢了;但邪气似乎不甘心,久久围着自己的纳体,因为这个婴儿的身体便是它们的“家”,像是地吸引力一般,由于邪气实在是太浓太烈了,正气也只能将它们驱赶于身体外,而不能将之消除,毕竟是旗鼓相当。重阳子细细思考一番,决定帮他一把,帮他把邪气彻底赶出体外,只要邪气脱离了纳体,便会因为没了纳体而烟消云散。重阳子口念:“七星诀。”(七星诀是重阳子从无上道术“北斗七星阵”中领悟出的一项除邪道术,在全真道术中大部分的法术都只能对三界六道之内的东西有作用,而唯独只有“北斗七星阵”没有限制,无论是三界六道的众生,还是无形无体,以气、念等成精的东西,面对这无上道法,都难逃厄运或是被困。)念完便准一个身坐于地上,口里不停的念着咒语,不久之后,重阳子的右手真气外露,裹着右手食指跟中指;他的左手则留守丹田,以免真气外露或是不听使唤。重阳子似乎运功完毕,右手往婴儿身上一挥,真气随之射出,真气与婴儿体外的邪气相接;随着源源不断的真气输送,真气渐渐的将婴儿包裹住,邪气逐渐被逼往更外处,被逼走的地方被重阳子的真气所占领、围绕,许久之后,终于重阳子的真气已成功的将婴儿体外的邪气全部消除,他的真气已占领了婴儿的全部体外。见此之后的重阳子,虽然满头大汗,但欣然的一笑便觉得他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重阳子这时从地上抱起来婴儿,置于怀中,用食指挑逗着婴儿的小嘴,弄得他一阵一阵的笑。“我也不知道你的这正邪双体对你是好还是坏,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将来的使命是拯救时间万物。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得慢慢的走。”一边挑逗着婴儿,一边说着。重阳子好在思考着什么,疑问似的说:“你的名字取什么好呢?、、、既然你母亲是邢氏,那么你就姓邢吧。”说完,又想了想说:“邢什么好呢,、、、刚你的身体正邪大战,正气胜了、、、那么你就叫邢正吧。等你长大了,你不喜欢的话就自己改吧,哈哈哈、、、”说完,重阳子大笑了。因为他等了几十年,终于被他等到了,这种喜悦,对他来说似乎太大了。。

点评: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创建:2021-05-02 13:33:02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终南顶,全真教 更新时间:2021-05-02

教的禁地;仅有掌教的全真七子也可以步入,他们宣称那是掌教们闭关修练修练的地方,外人是不容许打搅的。重阳节子的食物则是全真七子轮流主要负责,谁也敢待慢。放眼中国全真道观,处在终南山顶,格局井井有条,大小殿堂数不败数;这名不虚传为中原第一门派,雄山环环相扣,而已...

精彩情节

  重阳子抱着婴儿飞速的到了终南山下,但他不是直接进到终南山,而是绕道终南山;直到后山脚,一座悬崖峭壁陡然出现在了眼前,他抱着婴儿翘身一跃,瞬间陡然飞了起来,直至崖顶而落。从崖顶直入山林,不一会儿他们到了一个洞穴前,名曰“玄关洞”,洞门紧闭,重阳子一手一挥,一缕真气撞在石门之上瞬间消失,洞门遇气而开,伸入洞顶。重阳子进洞而去,洞门自动关下。玄关洞处于全真道观的后山,自重阳真人“仙逝”后已经成为全真教的禁地;只有掌教的全真七子可以进入,他们声称那是掌教们闭关修炼的地方,外人是不容打扰的。重阳子的食物则是全真七子轮流负责,谁也不敢怠慢。放眼全真道观,处于终南山顶,格局井井有条,大小殿堂数不胜数;这不愧为中原第一门派,雄山环环相扣,仅仅这气势,我想也不会逊于皇宫。终南山的清晨是格外的清爽,朝阳斜照下的重阳宫显得无限生机;重阳宫是全真教最大最宏伟的宫殿,一尊巨大的张天师金身供奉在大殿中央上;全真七子真坐于前殿之上成一点两排之势,一点就是大掌教,也就是大掌门马钰,坐于六位师弟之前。今天正是全真教一月一次“大教”。重阳宫外便是一片广阔的校场,校场上整齐有序的排满了全真弟子,从上往下看去,校场上被弟子们列成一个巨大的八卦图形,他们统一着穿着,一块地域的弟子手持拂尘身穿白色褂袍,另一块地域的弟子手持宝剑,身着黑色道袍;最前面站的一排穿着与其他有些不同,但同排的统一,比后面的所有弟子的穿着颜色较为深一些,他们是全真七子的入室弟子;而站在最前面且是站于阶台之上的,仅一人,他是马钰的大弟子,也是所有人的大师兄,他手拿的是拂尘,他叫王志鹏。全部全真弟子,面殿而站,似乎这是一种仪式,都站立如松的在等待殿内的全真掌教们。“大教”是全真教的一月一次的教学,是由全真教地位最高的人向所有弟子训示,可以是思想上的教化,也可以生活上的教化,还可以是法术上的教化;也可是宣布一些决定,或是告示一些什么事情。。。。。。全真弟子有的拿拂尘,有得拿宝剑,那是因为他们所学东西不同;拿拂尘的主学修身养性、驱魔捉妖或是医药风水等,拿宝剑的就明了,就是主修强身健体、各种剑法;但是不能说明拿拂尘的不会武功,拿宝剑的不懂捉鬼;其实不然,那只是象征着主修,就是自己想要在那一反面有些许成就,或是擅长那一方面。重阳子手持拂尘却不能代表说明什么,因为他可以说什么都会,他即使不用任何兵器、法器,一般的邪恶势力也不能奈何于他、、、弟子们站如松柏似的一个时辰了,全真七子这才走出殿门来;七子处于最高台阶之上,马钰站在最中间,一看就是他老大;全真弟子所有目光聚于台阶之上,马钰轻挥了一下拂尘,全真弟子立即拱手下腰齐呼:“全真弟子叩见掌教,请掌教不吝训示。”马钰及各位掌门伸出双手,以示请起来,同时马钰高呼:“众弟子免礼!”随后,马钰掌门跟大家宣读了一些最近有关天下的的事迹,以及一些做人处事的道理等等,说了近两个时辰,七位掌教各自讲完,之后就结束了一月一次的“大教”。在全真弟子解散开了,马钰打算转身走回重阳宫,此时,一位守山门的弟子,手里抱着一个婴孩气喘吁吁急急忙忙的从校场侧门走了进来,边跑边喊:“大掌门,弟子有事要禀。”马钰以及各位掌门纷纷转过头来,看见弟子手抱一婴孩,都有些好奇,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守山弟子跑到马钰跟前:“启禀掌门,刚才山下有位将军将这个小孩交予弟子,嘱咐我一定要将孩子交到您手里。说完之后,那位将军转身就走了。”马钰听完就问:“他有没有留下姓名?”守山弟子答:“没有,他留下婴儿就惊慌似的急跑了,好像在逃命。”听了弟子的回答,马钰感到有些奇怪的抱过孩子,置于怀中看了看,甚是可爱,水灵水灵的。马钰突然看到孩子孩子怀里有一张布条,布条有些血迹。马钰从孩子怀里取出布条,一手将布条甩摊开置于手掌。“马掌门:吾乃临潼关守将,白战,几年前蒙道长为贱内驱邪,让贱内不再收邪物缠身,大恩大德不敢言谢;现在临潼关已被金贼攻破,父母、妻子都没能幸免于难,现在我被金兵追杀,我失关有辱国威,死不足惜,但遗下的一女却是无辜;所以现在希望道长能好好照顾我的女儿,将之养大成人,望您能收他为徒,教她本事。白战叩首百拜看完,马钰眼眶湿润了起来,看着小女孩微笑着说:“你今后就是我马钰的女儿吧。”旁边的师弟师妹有些不解,邱掌门代表着说:“师兄,此子与你有何渊源,连您这化外之人都收女儿。”确实,像他们这掌门,还从没人有过孩子的,所以难免好奇。马钰微微抬起了头,回忆着什么,说:“师弟有所不知,在几年前我听闻临潼有妖邪作怪,我便去了那里。最后妖邪收服了,是一个死了两年的怨灵。我将其收入了我净化瓶里,准备将其怨气消除再超度。可谁想,我准备回山时经过临潼关外的小河,净化瓶不知怎么的掉入了河中,我当时没有察觉。后来我回山后才发现,瓶子不见了,再后来临潼又闹起了妖邪,这时我才觉悟到我的瓶子是遗失在小河后有顺溜回了临潼,也许有人拾到,不知为何物就把瓶子打开放出了怨灵,我感觉大事不妙,我便立即又赶去了。可想不到我去晚了,这个怨灵伤了7条人命,其中有一位便是临潼关总兵白战的亲弟弟,后来怨灵又上了白战妻子的身来躲避,当时白战的妻子已有身孕,待我赶到收服之后,白战妻子的腹中胎儿也随之流失。后来那里的百姓有些怨恨我的,说我是故意放走的邪灵,想再次展现自己。但这时幸好白战出面尽力的为我澄清才消除了大家对我的误解,因为白战也算是受害人,所以大家相信白战,就再也没有人为难于我。那事之后我很佩服白战其人的为人,但由于教务繁忙,一直没去言谢。”听完师兄的话,大家都明白了,邱掌门也恍然大悟般的轻言道:“原来如此。”马钰深感遗憾的又看向了这个小女婴,信誓旦旦的说:“等你长大了,我一定给你找一门好亲事,让你一辈子快快乐乐的。”说完马钰露出了笑容,各位掌门也围了上来,挑逗着这个小女孩。

  他曾经壮志凌云,十年寒窗;可腐败的大宋朝廷使他壮志难酬,所有付出如东流水。他曾经闲云野鹤,归隐田园;可倍受外族异类欺凌的人们使他不得不奉献自己的一丝力量。他曾经侠名远播,为民请命;可处处弥漫的硝烟战火让堂堂中华大地一片狼藉,处处哀声遍野、怨气冲天,各种魑魅魍魉、妖孽邪魔尽现人间;纵使他武艺超群,文才盖世也爱莫能助。于是他决心将人间俗世的烦恼留给老天爷,自己出家于终南山的全真道观,潜心修道;天资聪慧的他,学一行精一行,短短八年,不仅将全真道术一一掌握,而且风水命理、观星推运、奇门遁甲、医药炼丹样样通透;当年他的师父天道子这样描述他:“自道祖张天师后,此子是道术界数千年来第一人。”天道子去世之后将全真道观交给了他,他不辱使命,数十年以斩妖除魔、为名除害为己任,名誉响遍中华大地,各处学子慕名而来;往日的全真道观,现已经成为江湖第一门派—全真教。说到全真教,这一位传说人物便已昭然若揭,他就是—王重阳,人称重阳真人,自号重阳子。现在的重阳子已是百岁老翁,手持拂尘,身穿一件单薄的白色道袍,面呈慈祥,正急行于山间。年过将近百岁的重阳子,天下人所知的是他老人家早在四十年前便已仙逝,(除了他的七个入室弟子知道他在人世。)可为何会在此出现?他为何向世人宣称自己已经不在人世?其中种种谜团尚未可知。

  重阳子正在山中间急行,突然间停下了脚步,遥首远望着山林深处,仿佛在寻找着什么;果然,山林深处散发着阵阵黄光,重阳子似乎再次寻见到目标,面露些许喜色;拂尘挂于腰间后又迈开了步子,心里嘀咕道:“终于等到了,哈哈,有救了,世间有救了,哈哈哈、、、”从重阳子的内心发出的心声,不难猜测,此情此景他已经似乎等待了很久、很久了。几个瞬移过后,不一会工夫,他似乎走到了目的地,这里不是树木茂林,光秃秃的一片,只有在他的正前方有着一座新坟,其余就什么也没有了;黄光也早消失了,完全找寻不到发光体;重阳子原地不动待着,双眼扫描着四周,但还是什么也没有;有点不甘心的他心里又嘀咕:“不可能,观星象都这么些年头了,没理由出错、、、”重阳子左手置于身后,右手拨弄着白须,不解的他,将视线凝聚到了前方坟墓之上;心想着:“莫非是这座坟里的人?、、、怎么可能?、、、千年劫童是死尸?”心里想到这里,他惊讶了起来,拯救天下、对抗千年劫的是一具尸体?他简直不敢相信,于是看着坟前墓碑上的字,“爱妻邢氏之墓”。他更惊讶了,还是个女人?入土都四天了!正在重阳子一筹莫展之际,高空突然电闪雷鸣,风起云涌;见此观天象的他,右手停止了拨弄胡须,随即推指算之;天空继续着电闪雷鸣,重阳子也算到了千年劫童确实是在此时现世;可他任然是好奇,一具尸体如何化腐朽为神奇的。他任然是原地没动,突然一下巨闪,天空划落一缕巨雷,不偏不倚的正好劈在在了坟墓上;片刻间这座坚实的坟墓凿出一个巨坑,一副棺材乍现重阳子的视线,棺材盖都被雷凿得粉碎,此后天空平静了下来,瞬间周围没有了丝毫声音,连鸟叫蝉鸣都没有了。重阳子呆望着坟坑中的棺材,一步步的靠近,渐渐地,棺材中躺着的妇女慢慢地出现在了重阳子的眼睛,先是头部,然后是胸部,再是肚子;看到肚子时,重阳子速度加快了脚步,快步走到棺材旁;居然这个妇女是个孕妇,孩子还没出世却过世了。重阳子缓慢的蹲下了身子,看着邢氏凸起的肚子,估算着应该怀孕也快十个月了吧;但为何孩子没出世母亲就死了呢?看着邢氏紫青的皮肤,重阳子便知道了真相,她是中毒死的吧,连快出世的孩子也没能幸存。重阳子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突然好像醒悟出了什么,立刻将手放于孕妇的肚皮之上,在感受着什么。他呆了,居然还有里面还有动静。这、、、即使没被毒死,可也下葬了四天多了,居然这肚子里的孩子活着。太不可思议了,他恍然般的嘀咕:“莫非是千年劫童?、、、再怎么不可思议,也不足为其了。”时不我待,重阳子立即收回右手,伸出食指跟中指,嘴巴微动了几下后,两指尖出现一小团淡蓝色火焰似的真气,然后顺势在孕妇肚皮上方由上往下划了一下,随后肚皮立即像是被利刃划破一般,一个裸体的带把的男婴儿呈现在了重阳子面前,连脐带还连接着母体;由于母体是死尸,而且还死了这么些天,因此血迹相当的少,小婴儿身体上还显得白白净净的。婴儿一面世便嚎啕大哭,哭声好大好大,山谷之中还不停回荡着,小婴儿似乎知道自己受了委屈似地、、、重阳子见到婴儿果真还活着,还比普通小孩更有活力,连哭声都不一般,一直面带好奇神情的他,脸上突然浮现一丝笑容,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随之立即脱去了自己单薄外衣,置于地上,然后轻轻地将小婴儿从附体里抱了出来,放于道衣之上。因为妇女的肚皮还是敞开着的,这样多少对死者有些不敬,于是重阳子,用手掌沿着原来划肚皮的方式再一次,但这次是把划开的肚子合了起来,没有丝毫的伤疤。合起之后,重阳子站起身子,看着没有盖的棺材,用裹满真气的双手在空中揉转太极,随着抚柔,地上的木屑纷纷立而起,置于半空,紧紧的像中心位置凝聚;几秒过后,木屑重新组成棺材盖,没有一条缝隙,然后盖下棺材合紧,随后重阳子右手一挥,旁边被雷凿开的土瞬间堆于棺材之上,乍眼一看,跟被雷劈之前的坟墓似乎丝毫不差。这不愧是重阳真人,应该也就只有他才有这些本事吧,活脱脱一个活神仙似地。完事之后的重阳子,欣慰的拍了拍手,表示任务已经完成。转身看向躺在地上的小婴儿,此时哭声停止了,但又有一幕使重阳子再次惊讶了起来。婴儿的身体里由内而外的散发出黑紫色的气焰,气焰出了婴儿身体后便紧紧的围绕着婴儿,尽量的不向外散开来,直到黑紫色气焰尽数涌出体外;但气焰始终围绕着婴儿,似乎并没有要散开的形式;而此时在婴儿身体里却散发金黄的光芒,使得婴儿的整个身体显得红黄红黄的(因为人体内是遍布着血液的,所以黄光映射在肉体,因而婴儿身体呈红黄的)。重阳子久久观之,越看他越是觉得奇怪;因为他看出来了从这孩子身体散发出来的是邪气;对于天师级的人物来说,这些邪气、妖气、正气、、、都是能一目了然的。他好奇的是在这刚出世的孩子身体里面居然有这么重这么浓的邪气,如是有点尸气还说得过去,毕竟他是在尸体里面呆了这么些天;但是这么多的邪气,而且还这么的“纯”,足以让成千上万的人中邪。而另外的金黄光芒却正是正气的颜色。由此看来,婴儿体外的邪气是被体内的正气逼出来的,自古正邪是不两立的。重阳子思考了一下,似乎有点明白了,但又似乎还有不解,半明半疑自个儿嘟囔:“我只听说过有天生的正体,或是邪体,可这正邪都有、、、这两个天敌对立的能存于一体么?、、、难道因为他是千年劫童?”正体、邪体,便是一生下来就是容纳正气、邪气的身体,正者极正、邪者极邪。往往在有邪体降世的同时,便在世间的另外一方有着正体也降世,这正是道家的相生相克道理。可现在似乎正体、邪体都是他,这难免有点不可思议;若非这个小婴儿是千年劫童,重阳子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今天所看到,太不符合常理了,纵使重阳子本身所会的道术对于平常人来说都是不符合常理的。重阳子看着婴儿身体所呈现出的这一幕,他心里知道,在他的身体里所发生的正邪相争同一身体的战争中,正气赢了;但邪气似乎不甘心,久久围着自己的纳体,因为这个婴儿的身体便是它们的“家”,像是地吸引力一般,由于邪气实在是太浓太烈了,正气也只能将它们驱赶于身体外,而不能将之消除,毕竟是旗鼓相当。重阳子细细思考一番,决定帮他一把,帮他把邪气彻底赶出体外,只要邪气脱离了纳体,便会因为没了纳体而烟消云散。重阳子口念:“七星诀。”(七星诀是重阳子从无上道术“北斗七星阵”中领悟出的一项除邪道术,在全真道术中大部分的法术都只能对三界六道之内的东西有作用,而唯独只有“北斗七星阵”没有限制,无论是三界六道的众生,还是无形无体,以气、念等成精的东西,面对这无上道法,都难逃厄运或是被困。)念完便准一个身坐于地上,口里不停的念着咒语,不久之后,重阳子的右手真气外露,裹着右手食指跟中指;他的左手则留守丹田,以免真气外露或是不听使唤。重阳子似乎运功完毕,右手往婴儿身上一挥,真气随之射出,真气与婴儿体外的邪气相接;随着源源不断的真气输送,真气渐渐的将婴儿包裹住,邪气逐渐被逼往更外处,被逼走的地方被重阳子的真气所占领、围绕,许久之后,终于重阳子的真气已成功的将婴儿体外的邪气全部消除,他的真气已占领了婴儿的全部体外。见此之后的重阳子,虽然满头大汗,但欣然的一笑便觉得他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重阳子这时从地上抱起来婴儿,置于怀中,用食指挑逗着婴儿的小嘴,弄得他一阵一阵的笑。“我也不知道你的这正邪双体对你是好还是坏,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将来的使命是拯救时间万物。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得慢慢的走。”一边挑逗着婴儿,一边说着。重阳子好在思考着什么,疑问似的说:“你的名字取什么好呢?、、、既然你母亲是邢氏,那么你就姓邢吧。”说完,又想了想说:“邢什么好呢,、、、刚你的身体正邪大战,正气胜了、、、那么你就叫邢正吧。等你长大了,你不喜欢的话就自己改吧,哈哈哈、、、”说完,重阳子大笑了。因为他等了几十年,终于被他等到了,这种喜悦,对他来说似乎太大了。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 苏扬雪姨

    给大家提供更多苏扬雪姨免费深度阅读,主角

    作者:胜天半子
  • 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

    精品小说《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是梧栖倾心

    作者:梧栖
  • 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

    火爆新书《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由白俊

    作者:白俊男
  • 鬼探

    主角叫宋阳的书名叫《鬼探》,是作者道门老九

    作者:道门老九
  • 大汉皇座

    天无二日,地无二主。大汉的天下在俩个穿越者

    作者:金太宗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