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残剑影殇VIP

类型:历史小说标签: 勇猛 连载中
简介:

大黦朝末年,帝都天子日渐式微,有心无力统管治下各方诸侯,群雄并起,各国计谋破绽百出逐鹿中原。期间一些神秘的组织非常活跃其中,鬼神莫测。风起云涌之间,各种人物卷进历史漩涡之中,身不由己。少年英雄横刀策马,誓在乱世之中杀开自己的一片生存天地,把握好住自己的命运。山腰栈道上两个衣着黄色皮甲的军士缓缓向山上移动。“沔统领,你说我们这次能把侯将军请回国中吗?将军已经去国三年,先君与侯将军相交甚厚,也不曾请将军回国中,这次国主决意请将军回国中领军政,不知为何?”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军士。年轻的军士,脸色黧黑,那是经年训练留在了脸上的痕迹,他没有戴头盔,头发只是用一条黄色的束发带扎在脑后,腰间悬着一把骑士常用的阔身长剑,军士的手一直握在剑格之上,即使和口中称为统领的那个同伴说话的时候,手也握的紧紧的,仿佛身边随时可能跳出危险的物事。。

点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创建:2021-01-13 14:19:47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将军入狱 更新时间:2021-01-13

自毁干城吗?”  “侯羸乃风楚国中名将,但三年不闻军政,国中屡败于胡国军中早已军心不稳,若统率大军但有一败则国中更是军心焕散,今若因抗君命而死,其不败战绩必能垂名于国史,对沙场战将也是好事。且风楚国军中人才济济而侯羸久在草野,军中必有战阵“可是,武阳君天下名将,此时若死,不是自毁干城吗?”。...

精彩情节

  沔启盯着棋盘道:“先主生前别无他好,唯爱棋艺书法,这套棋具当是先主生前最喜欢的紫晶玉制成。”

  和他并排而行的统领却并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沿着小路向前迈着步子,好像没有听到身边骑士的问话。“统领,统领”,年轻的骑士不自觉提高了说话的音量。“哦,景轩,你刚才说什么?”统领这才回神来,统领的脸色却没有像年轻骑士般的黝黑,像是军中司马那类文将一样,稍显发黑的脸色下还可以看到原来肤色的白皙,看不出实际的年龄,统领也是没有戴头盔,身着一袭黑底绣金斗篷,头发随意的披散的两肩,两鬓的发丝已经有些灰白,额头上的几条浅浅的皱纹也随着他抬眼的时候,显现了出来,两只眼睛是炯炯发亮。

  沔启玩笑道,“我还怕兄弟酒量过人和我抢如此美酒呢。”几个人一时都笑了起来,“狄兄弟不能饮酒吗?”

  几个在石桌旁边的石凳上坐定,看着满桌的饭菜,沔启笑道:“老师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这顿饭让我想起和老师同在军中的日子。”

  沔启吾卿:闻武阳君现居风胡山林,君当偕田玺、黄莘两位将军同率仪仗迎其归国,务求武阳君回郦都。

  叹梦既短兮泪眼洗面

  “老师这套棋具非山中之物,是先君文忠国主所赐吧。”

  “沔启,国主最后给的期限是何日?”

  余子腾道:“小弟不善饮酒,只能陪此一碗,还请两位兄长见谅了。”

  “没有期限”,侯羸从怀中掏出一卷羊皮纸,“这是国主的书令,老师自己看吧。”

  而景轩本人是景氏世族支脉的子弟。

  “呵呵”,沔统领笑道,“只是问你私事,却与国事无干了,那你可有心仪之人啊?”景轩始终搞不懂身边这位统领,如何能从国事突然转到风月之事上,不过当他听到“心仪之人”的时候心里又闪过那个曾经闯进他梦里的身着黄色纱裙,容貌清秀的女孩,略一迟疑,答道,“禀统领,没有。”“哦?我可听说……”“统领,那都是军中士卒乱说,绝无此事。”不待统领说完,景轩急迫打断了他下面的话,统领哈哈大笑看着自己的这位属下,景轩开口就后悔了,自己的行为无异于告诉统领自己内心的想法,此刻像个做错了什么事被抓到的孩子,低着头,他能感觉到自己脸上发烫。

  景轩这才注意到这个沉默的少年,一直静静地坐在自己的旁边,既没有言笑也不饮酒。景轩佩服狄蓦的刀法,但不知为什么他有些害怕看这个少年的眼睛。他在庄园门口看到狄蓦使出逆劈斩时的眼神心下就觉得那眼神丝毫没有一个少年应有的澄澈,甚至在军中他也从未见过那种凶狠的眼神,像是全然没有顾忌拼死一搏的困兽,那个瞬间他觉得自己汗毛都要竖了起来,不由自主的一阵战栗。

  “说笑了,都是山中的野味,却与军旅无关了。”侯羸对景轩道,“我与沔启是忘年好友,山中条件粗简,倒是怠慢了这位少年将军。”景轩本就不善言辞,自己心中最敬仰名满天下的武阳君如此客气地和他这样一个军中少卒说话,一时局促的满脸通红,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却再没有其他词。

  明月当空,满天星斗,谷风习习,侯羸的庄园处在山腰,视野倒也开阔。月光如同一层轻纱一般笼着脚下山塬,起伏的山塬轮廓柔和的像是蜷缩身子安睡的婴儿般,整个天地仿佛都在一片寂静之中,山中的鸟儿也安静了许多,怕惊醒了这山塬的梦一般。已经到了子夜,侯羸却无法入睡,站在院落中央,看着湛蓝的天空,脑子里不断跳跃着许许多多的人,他觉得自己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听脚步他也知道是谁。

  看到景轩如此窘态,侯羸倒是禁不住笑了起来,一时景轩低着头,脸变得更红了。余子腾去掉酒坛的泥封,往四个陶碗里斟满了酒,一时酒香四溢。沔启一皱鼻头,闭眼用力嗅了一下,“如果我没猜错,这当是国中尚酒坊所藏的百年兰歆酒吧。”

  沔启拊掌大笑,“自是大妙。”也不用侯羸等三人动手,余子腾捧着酒坛给三人倒酒,几个人边吃边喝,沔启跟侯羸海阔天空地谈论着武术刀法种种修行,景轩也时不时插上几句,只有狄蓦依旧一声不发只是在那如饿狼般猛吃,满桌酒食被几个人扫掠一空。

  “原来老师还留着这个玉埙。”侯羸放下埙久久无语,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直到东方发白。

  沔启却像没有听到一般,“景轩,你可有家室?”

相关资讯

第十章 汗帐之争 更新时间:2021-01-13

跃动的火焰。也没身后战马的长嘶,也没了啪啪直响的战旗,他好像听见了云朵变换的声音。  湖水倒影着天空的风云变换,湖面上快速流动着的画卷被揉碎又拼凑在一起到一起,犹如湖的美丽的名字像——天锦湖,水波荡起整片湖看出来像中原少女作出的绚丽的织锦。更年轻人很湖边不远胡国军营的帐篷外一袭白衣的年轻人静静地看着西边的落日,余晖的光芒给处在她周围的云朵镀上了一层奇异的金黄,微风吹过,云朵变幻这不同的形状,像骏马奔腾卷过草原,像手持战刀的战士举刀奋战,像风中跳动的火焰。没有身后战马的嘶鸣,没有了啪啪作响的战旗,他似乎听到了云朵变幻的声音。。...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21-01-13

呆在帅帐之中,虽时有军中将领进出帅帐,却极少有士卒在军中看见这位新任统帅。  板岭山在风楚国境内蜿蜒出几道扭扭屁股曲曲的弧线,板岭山东面六十里就是风楚国与陈休国的边界,边界从文忠国主继位时起便长年驻有一万大军,是在那个时候起,边界竖出来一条板岭山在风楚国境内蜿蜒出一道扭扭曲曲的弧线,板岭山东面五十里便是风楚国与陈休国的边界,边界从文忠国主即位时起便常年驻有一万大军,也是在那个时候起,边界竖起来一条长约百里的土城。而板岭山则成了供养这支军队粮草的储仓。风楚与陈休国虽时有龌龊,却并未有过大战,板岭山只有一个轮值的百人队负责看守或运输边军所需粮草。。...

第十三章 少年刀痴 更新时间:2021-01-13

武君沔启军中新贵,统率国中最精锐部队的风雷骑三大营,总领国中军政,能跟着沔启的麾下,景轩自是非常开心。大喜后却是大悲,沔启不知道何时离开了郦都,景轩可以得到消息时,沔启早以到了与胡国双方对峙的风雷骑军营中,将军征战,却将自己戍卫使离开郦都,这样很奇怪的事不久前国主提拔景轩为烛武君的卫戍使,卫戍使是君侯的卫队队长,烛武君沔启军中新贵,统领国中最精锐的风雷骑三大营,总领国中军政,能跟随沔启的麾下,景轩自是十分高兴。大喜之后却是大悲,沔启不知何时离开郦都,景轩得到消息时,沔启早已到了与胡国对峙的风雷骑军营中,将军出征,却将自己戍卫使留在郦都,这样奇怪的事情,整个风楚国还没有过。自己已经不再是武襄军的卫尉,沔启又没带他出征,景轩这个时候大概成了整个风楚国最闲的军人。。...

第九章 擎武将军 更新时间:2021-01-13

主令不思图国拒领军政,而被收押,然察司署决刑之文书未拟出时,王当君在国狱中自断性命。王当君虽有大罪,然论功行赏于国,国主打定主意以侯爵之礼厚葬王当君于北郦山,国人皆可前去拜祭。  郦都的北门一方非常大的白幡上垂在城墙之上,白旗也插满了北门的箭楼。侯初冬清晨的太阳显得苍白慵懒,一场大病一样。光线照耀在离墅宫的瓦楞上反射出耀眼的光线,却丝毫感觉不到阳光的温度,倒让郦都一时显得灰朦朦的。。...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