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昆仑命玦VIP

类型:古典仙侠标签: 勇猛 连载中
简介:

“的话有一天,这世间所有都与你相逆,你也切记忘了这个叫昆仑的地方,即便爱你的人一个一个离你而去,你也切记选择放弃这个世界”!“若这一世,我们仅限再次相遇相知,一轮游相守,记得我在下一世等我,若下一世仍然,那你就得伴我生死轮回前生万世”!“纵使这天地不准,这昆仑,好久没有回去了,呵呵!”无叶这般傻笑的自言自语。。

点评: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创建:2020-11-20 07:04:36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二章世间千年 更新时间:2020-11-20

定要将你寻回,定要这天地生死轮回臣服于在朕脚下”。当无叶从玉棺内坐起来时,意外发现石室内一切都也没变,犹如当年他被葬进去像,像的墓顶千万星辰,那是当年他自己选的星海灵珠,“的话当年也不是我铁了心要踏入紫薇,会会嫣儿就会跳入罪海,会会昆仑就会突然手腕处放出一道七彩的光芒,虽然很微弱,但是在这黑暗千年的玉棺内,显得是那么特别,“是同心石,是同心石,终于等到了,千年等待,终归是等到了,哈哈,啊。。。。。。”无叶仿佛疯癫了一般,双眼盯着手腕上的昆仑结,眼神是那么的专注,那么的迷恋,“我说过,即使这天地不许,我也会等你回来!三千年,哈哈!好一个荧惑鬼道,好一个三生玉棺!朕此番出世,定要将你寻回,定要这天地轮回臣服在朕脚下”。。...

精彩情节

  昆仑,好久没有回去了,呵呵!”无叶这般傻笑的自言自语。

  “不知三千年过去,这世间还是不是朕的大秦,呵呵,不会了,应该不会了,当初为了救朕,你跳下罪海,想必自那日起,大秦就不在是朕的大秦了,但是朕的龙角依在,虎符依在,这世间必将等我君临天下的那一天,然而朕现在只想找回你,嫣儿!”无叶此时的表情说是坚毅,却又是带着三分柔情,也许这个昔日世间最霸道的男人只有在她面前才会漏出那柔情的一面!

  无叶闭眼,一瞬回到了当初的帝都城外,虽然如今仍旧是帝都,但是城墙上旗帜却写着唐,“连朕的国号都不在了吗?呵呵!真是岁月无情啊”!

  当无叶从玉棺内坐起时,发现石室内一切都没有变,如同当年他被葬进来一样,一样的墓顶千万星辰,那是当初他自己选的星海灵珠,“如果当初不是我执意要踏足紫薇,会不会嫣儿就不会跳进罪海,会不会昆仑就会重现”。。。。。。无叶的眼前好似又看到了那张一直陪着他笑陪着他生气的容颜,“你曾经说,荧荧火光,离离惑乱,这寓意不好,那明明是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这一世,待我找到你,我一定要陪你踏遍荧惑的每一寸土地,然后为荧惑赐下新的名字!”

  “想不到,昔日荧惑已成牢笼之地,这仙魔六界的主宰还真是会挑地方!”

  “难道这偌大的国家还要屈服在这些所谓的仙魔手上吗?即为天子,当代天行事,”“说是这么一说,可是就不要提那至上的仙魔六界了,就是一个最小的修士宗门,也能在一个国家掀起不小的浪花,扯远了,我还是说这<一不当>的老板吧,当时并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人,甚至很多人并未听过幽都鬼道,只知道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杀光了所有在外的修罗谷的人,直到最后,修罗谷主亲自出手,联合他谷内十二地煞修罗鬼,很多人认为当时这面具人必定要折在那里,确没想到的是那一战之后,世间再也没有了修罗谷,正当很多人为这神秘的面具人长叹一口气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罗田魔界金字塔顶端的人注意了,毕竟这修罗谷在这个罗田魔界不算一个小魔门,这罗田魔主派出了下面的六大魔君,这六大魔君是何等人物,个个法力通天,原本想来擒回这面具人,可能是手到擒来了,但是出乎了这六大魔君的预料,这一战并未进行,反倒引出了这面具人后面的势力,也就是今天天下人都知道的幽都,幽都鬼道,神魔难料,后来事情怎么样没人知道,反正这面具人现在成了这<一不当>的老板,仙魔六界的人都会给他面子,而我们对他的了解也就这么多!”

  “真龙?大兄弟你还说话真是会开玩笑,感觉就像块像鳞片的铁疙瘩!”

  “嗯嗯,你带路吧”!

  “呵呵,去吧,我在这门外等你。”

  “好,那我去去就来!”说着胖子就去了。

  “那都是他们仙人的事情了,我们凡人哪管的上啊,对了,大兄弟,真要把这东西当了吗?不过话说这是个啥?”

  明明忘记所有,却还是被回忆锁在了那一年;明明舍弃了眼泪,却还是纠缠了万世轮回!他又醒了,望着手上的昆仑结,当初她为他系下的同心石依旧很安静,他知道,又一个千年过去了,这是第三次,也许还有下一次,但是结局还是手腕上的暗淡吗?难道还要继续等下去?这是他第无数次问自己,老圣君曾经说过,只要他活着,昆仑就不会消失,也许等待是在下一个千年吧!可是。。。。。。?记忆中在那个月圆的昆仑,持续着恒古不变的平静,安宁,不时传来的兽啸禽鸣也更是添上了一份和谐的味道,突然一颗颗火红色的流星出现在天际,随后四百年未曾响过的钟声从九霄塔中响彻整个昆仑,“祖母,你也被惊醒了吗?谁在这个时候弄出这么大动静啊,不过听声音好像是九霄塔那边传来的”,望着从内屋逐渐走近的祖母,此时才发现,拄着龙头拐杖的祖母脸色苍白中透漏着无奈,“无叶,随我一起去圣君殿,到了那里什么也不要问,”“哦,对了,祖母,圣君叔叔从蓬莱回来了吗?”“回来了,恐怕。。。恐怕再也不会出去了”.。即使过去数千年,无叶也能够清楚的记得,祖母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显得那么悲伤,只是当初的自己并没有想到,原来最后的结局会是那样,”无叶,祖母一直教你的那首歌谣你一定要永远都记得,只要你在这世上一天,你就不允许忘记,知道吗?”“嗯嗯,记住了,奶奶我背给你听:夕月恋凡尘,黑夜美人归,千古殇,诀别泪,火雨葬昆仑,一念沉沦一线生,无命人,不灭魂,玉玦代往生”,“嗯,很好,无叶,祖母....是不是一直对你太严厉了,”“不会,祖母,无叶知道,你对我这么严厉其实是为我好,祖母希望我日后能够成为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男儿,希望我能为整个昆仑的做出贡献!守护这片净土!”,“无叶,如果有一天,世间所有人都与你相逆,你也不要忘记这个叫昆仑的地方,如果这世间爱你的人一个一个的相继离开,你也不能放弃这个世界,知道吗?”“恩恩,知道,可是祖母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与我相逆啊?为什么爱我的人都要相继离开我呢?我只想一辈子和祖母一起快乐的生活在昆仑”,“哈哈,傻孩子,生老病死,天地规律,这是谁也无法逃避的!强如圣君也只不过比常人多活数千载而已”,“对了,祖母,我听说只要实力达到了就可以与世长存,逆转轮回是真的吗?”“真的也好,假的也罢,若真是与世长存,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归为黄土,那还真的好吗”?无叶看着此时的祖母,仿佛今夜祖母的每一句话都让自己疑惑!“到了,祖母,好热闹啊!整个昆仑族的人都到了吗?”“嗯嗯,不要言语了,听圣君宣布!”此时的无叶随着祖母的眼光望去,坐在前面水晶座上的中年男子,一身黑色的广袖琉璃袍,上面的线条在殿内夜明珠的光芒下放出金色的光芒,但是此时的圣君却露出一脸的疲惫。“咳。。。。。。想必所有族人都知道,我们的九霄塔震界钟四百年未曾被敲响过了,今日敲响召集各位过来是想说宿命使然,我希望30岁以下的族人一个时辰以后通过昆仑天池下的泉眼离开昆仑!千年之内不可再回昆仑!”“什么,离开昆仑?为什么啊?””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我们全部离开昆仑啊?”很多人都疑惑不解。“现在所有百岁以下都离开圣君殿,回去收拾,一个时辰以后由大长老带领各位前往天池。”“祖母,我也要走吗?”“嗯嗯,去吧,记住我和你说的话,纵使世间难存,也不要忘记你留着昆仑的血!”“祖母,你会出来找我吗?”“会的,此间事了,祖母会一直陪着你的!”即使过去千年,无叶也能够清晰的记得,祖母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偷偷拭去的眼泪。“祖母,我去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您以后咳嗽的时候不要忘记喝百花酿,腿疼的时候就用我给您做的小木槌捶捶。。。。。。祖母,我去了”!“去吧,在外面要学会坚强,学会承担责任!”。。。。。。当无叶离开昆仑时,才发现原来外面的世界很大,但是回去的路却再也找不到了,仿佛昆仑从未在这个世界存在过。那一次离开,竟是无叶和昆仑的永别,而祖母,圣君,族老,林爷爷,吴伯伯。。。。。。所有人也是成了回忆!刚踏足天池泉眼的另一头,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长满青苔的石门,上面的纹络不是很清晰,透着一股古老的气息,而无叶今天才知道,原来九霄塔上的镇界钟四百年未曾被敲响过,第一次知道,原来美丽的昆仑天池下有着这样一个神秘的泉眼,更有着这样一道古朴的石门,一群人在门前驻足了很久,而大长老只说在门前等他,便转身回去了,“无叶,你说门的那边是通往哪里啊?”,“不知道,对了长生,你父亲是圣君殿的人也不知道这次的事情吗?”“父亲昨夜回到家中就拉着我娘说了一宿的话,看他们脸色感觉很痛苦,反正是大概圣君这次去蓬莱受了很严重的伤,而且,我父亲他们这一整天看我的眼神的都怪怪的,””好吧,和我祖母一样,说了好多莫名其妙的话,不过圣君受伤?他那么厉害怎么会受伤?”“这个我也不清楚,昨晚我睡得迷糊着呢!”“我说这昆仑怎么一个毛孩子都没有呢!原来是被这老头子带到这里来了,哈哈!要不是悄悄跟着他我们还真找不到呢!”来人是一群穿着奇异盔甲,手拿钢刀的人,为首的一个虎背熊腰,眼角处有一道疤痕,身上沾满了鲜血,仿佛从他衣角滴落下来的艳红也在叹息。“想不到啊,我堂堂昆仑今日却要毁在你们这群杂碎手里,我恨呐!你们手上沾满了这无数无辜人的鲜血,他日就不怕遭到这天道报应吗?”看的出来,大长老此时很愤怒,很痛苦,同时很无奈,而长老那一头白发也早已凌乱,原本雪白的胡须上,此时也是沾着一丝血,大家都知道,有大长老自己的,也有这群被长老称做杂碎的人的。”长老爷爷,怎么回事啊?他们是谁啊?我祖母呢?”“我父亲呢?”“我母亲呢”?面对这眼前一群人的提问,此时的大长老仿佛更加的愤怒了。“孩子们记住,你们以后不管走到哪儿,你们身上流着的是我们昆仑的血。。。。。。”。。。。。。记忆在这里很模糊,只知道大长老倒下了,长生倒下了,腾云倒下了,一个一个都倒下了,最后整个世界都是红色的,就再也不见昆仑!

  突然手腕处放出一道七彩的光芒,虽然很微弱,但是在这黑暗千年的玉棺内,显得是那么特别,“是同心石,是同心石,终于等到了,千年等待,终归是等到了,哈哈,啊。。。。。。”无叶仿佛疯癫了一般,双眼盯着手腕上的昆仑结,眼神是那么的专注,那么的迷恋,“我说过,即使这天地不许,我也会等你回来!三千年,哈哈!好一个荧惑鬼道,好一个三生玉棺!朕此番出世,定要将你寻回,定要这天地轮回臣服在朕脚下”。

  出了这幻境石室,身边的铜雕,兵俑,玉棺,星海,等等都在倒退,那一代鬼道曾经说过,朕的墓地葬于无尽虚空,三生玉棺不临尘世,看来此话一点不假。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在大街上走着,不一会儿,来到了一个名叫<一不当>的店铺门前,“一不当?什么意思?老刀子,何为一不当?”,“哦,是这样的,这<一不当>是一个老字号了,而且是一个很大的商业组织,不仅有着<一不当>,还有着,<一不治>,<一不食>?据说他们的老板是鬼道中人,和幽都有关联,”“幽都?你刚是说幽都?”此时无叶睁大了自己的双眼,一脸的不相信,一脸的怀疑!“对啊,我说的就是幽都,整个天下的人都知道,上到仙魔六界,下到皇亲国戚,甚至是最普通的黎民百姓,谁不知道这幽都啊,传说中的鬼道圣境,而他们的老板传闻就是来自于那里,而且在这之中只有一个关于他们老板的传闻,”“什么传闻?”“传言他们老板每次出现都带着鬼脸面具,那鬼脸也说不清楚是哭是笑,而他第一次出现正值天下大乱,当时还没有大唐,到处都在大战,动乱特别多,而更有一个魔门叫做修罗谷,他们是罗天魔界辖下的,规模不算小,算是一个有着数百年基业的魔门了。他们的门人当时趁着战乱每日收集战场上的战魂,后来更甚是直接闯进城池中掳走一些黄花闺女和三岁以下的孩童,当时可谓是民不聊生啊”!

  “我说这是真龙身上的鳞片你信吗?去当了吧。”

  “奇了怪了,这老板说可能是某种奇兽的鳞片,但是具体的他也说不上来,还说值五十两,还真是可以啊!这老糊涂,趁他没反悔我们快走!”

  “嘿!大兄弟,你乡下来的吧,这一身打扮还真是没办法形容啊,”此时无叶回头看到眼前这个拍自己肩膀的男子,身高和自己相仿,但是比自己健壮很多,脸上一轮络腮胡像是透漏了这个粗犷男人的所有特征,无叶回头只是笑笑,已经很多年了,除了嫣儿没有人敢这样和自己说话,但是想想的确,自己这一身龙鳞甲胄已经破损,千年时间过去,上面的血迹早就从当初红色变成了黑色,而千年前威名赫赫的龙鳞甲胄,也看不出他之前的样子了,但是唯一一点好处就是现在的语言和当初那个时代的语言差别并不明显,“嗯,我第一次进城,对这城里的一切都不熟悉,”“和我差不多,我第一次进城的时候比你还土呢,我根本就不知道原来房子能建这么好看,建这么大,对了大兄弟,别被人骗了,这城池虽然又大又繁华,但是也有很多的坏的挨千刀的人,比如什么人贩子,扒手之类的太多了,还有。。。。。。”“嗯,朕。。。我自己会注意的!”无叶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大兄弟,我知道你可能嫌我啰嗦,但是我还是要继续啰嗦两句,你身后那几个瘦子盯你很久了,可能是看你穿着这样古怪,觉得你神智不好,待会儿指不定要把你给迷晕卖了呢!”此时无叶眼角瞥了一眼那三个瘦竹竿,从刚进城没一会儿无叶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想到是有这层意味,“哦?难道我还值得别人去贩卖吗?”“有什么不值得,看你年轻力壮的,怎么偏偏脑子这般不好使,说出这样的胡话,不过和你说的你爱听不听,只要他们敢动手我老刀子就管定了”。说着眼前的大汉眼神中漏出一股伤心的意味!又是一个伤心人,无叶这样想到,反正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倒不如借着眼前的大汉熟悉一下这个久别的世界!


再上昆仑箱子  昆仑是属于哪里  昆仑不会遗忘  合肥昆仑  昆仑增城  昆仑轻功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