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她为情敌缝嫁衣VIP

类型:女生言情标签: 勇猛 连载
简介:

创作背景及内容简介:本书以家庭教育为背景,叙述了一个女人的成长经历。主人公孔向红出生于在一个非农业家庭,其母亲是某公社干部,她望女成凤爱子心切,恨严禁女儿一夜慢慢长大,及早出人头地。因此在女儿五岁时,她就不惜牺牲有违教育规律,揠苗助长,每日让孩子学唱紧随形式的成人歌曲,读背晦涩好懂好懂的报刊杂志,梦想创造出神话。在母亲的非常特殊教育下,女儿囫囵吞枣地背下了几篇文章,经过媒体过度炒作,一瞬间便戴上了“神童”的光环,大会小会表演不断地,真是成了孩子们的偶像,媒体的焦点。她失败地为母亲争来了政治资本,也为自己羸得了显耀的荣誉。她放佛一下子首登一阵冷风吹过,她不仅打了个寒颤。片片树叶,从高墙内的法桐树上飘然而落,铺就了一地枯黄,给人带来丝丝感伤。孔向红双手扶着腰板,独自杵了一会儿,然后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矮下身去,一只手伸向地面,支撑着虚弱的身子,慢慢盘起两腿,坐在了衰败的草地上。。

点评: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创建:2022-05-14 12:29:28
目录

最新章节

精彩情节

向秀英看了看汗淋淋的女儿,便停住脚在箱子前面站了片刻,老太太问:“来两块吧?”说着就要开箱子。向秀英迟疑了一下,说:“俺买一块。”她从挎包里摸出一毛钱递了过去。老太太接过钱,一只手把木箱掀开一条缝,像变戏法一样,把另一只手伸进棉被底下,摸出一块雪糕递了过来。向秀英接过雪糕,揪开皱巴巴的包装纸,送到女儿面前。向红没有立刻伸手去接,但眼睛却暴露了她的渴望。这样一块雪白晶莹的美食,冒着似有似无的蒸汽。要是咬上一口……她拼命压抑着味蕾,将雪糕递向母亲,“妈妈,你吃。”向卫兵没接。向红又把雪糕往前递了递。蒸汽升腾,越来越浓,白色的乳液垂垂欲滴。向红把嘴凑近雪糕,小心翼翼地呡了一下,丝滑甜润……凉凉的,绵绵的,果真和雪花一样。并且这雪花里还掺了牛奶,撒了白糖。在那之前,她一直以为雪糕就是积雪融化后,房檐上垂下的冰溜子呢。

然而,向秀英并没把女儿的境遇放在心里,她想当然地认为,干部子女有的是升学机会。但是孔令夫却十分担心女儿的未来。

在湖滨的一所监狱里,一阵刺耳的铃声将孔向红从沉思中惊醒,她定了定神,站起身来,尾随着同室的两名女囚走出牢门。这是上午放风的时段,向红拖着沉重的步子,来到深秋斑驳的草坪上。她抬起手掩住额头,眨巴几下干涩的眼睛,仰望着苍穹之下一队南飞的大雁,舒展了一下双臂,深深吸入一口新鲜空气,感觉身上轻松了一些。

往常在子女教育的问题上,尽管孔令夫极力反对妻子揠苗助长的方式,可她始终固守自己的观点,并且认为自己的教育卓有成效。孔令夫十分焦急,他找来一些小学课本,准备为女儿补习功课,把荒废的学业补起来。而向秀英见了,却一把抓起课本扔出门外,双手叉着腰吼道:“这么优秀的孩子,还要补习小学的功课,你丢不丢人那?!”

清新的校园环境把泪光驱散,向红终于摆脱了母亲的监管,开始了新的生活。

然而,令她讨厌的是,二女儿向东比姐姐向红逊色了许多。因为她不喜欢背诵自己不懂的东西,反而喜欢听爸爸讲述古老的故事。可是欲望扭曲了向秀英的价值观,她对向东父女的做法非常反感,甚至经常对其奚落和刁难,经常爆出封建迂腐的爹,只能培养出迂腐的孩子,不通时事的傻瓜蛋之类的恶言辣语。她甚至把“没出息”当成孔向东的代名词,常常挂在嘴边。

向红的母亲向秀英青春靓丽,傲慢洒脱,公社大院里的一枝独秀,男人们关注的焦点。她曾经是一名总机话务员,后来又坐上了公社的第一把交椅。

她们按照售票员的说法,来到马路对面的站牌上。在炎热的太阳底下等了大约二十分钟,下一班2路车终于开出来了。还是那辆车,也还是同一位售票员。车门一打开,母女俩急忙走上去。他们刚刚坐定,售票员喊道:“两位买一下票。”听说还要买票,向秀英不干了,紧皱眉头说:“我们刚才付过钱了,就是这辆车把我们拉到这儿的,为什么还要买票?”售票员咧了咧嘴,“坐车买票你们不懂吗?”向红看到她那轻蔑的一笑,立刻把脸转向窗外。向秀英只好从包里掏出几张毛票,没好气地甩在售票员前面的台子上。大约过了十五分钟左右,她们到达了目的地。下了车时,向秀英朝售票员嘟哝了一句:“白白多花了八毛钱,要是在我们那里……”向秀英话没说完,售票员朝她们瞥了一眼。

其实这个光环来之不易。在冗长乏味的背诵表演中,如果她出现一点错误,回到家便立刻遭来母亲的一顿臭骂,接着就让她重复背上一百遍。可怜的小向红十分委屈,经常边哭边背,边背边哭,直到恶心呕吐。这样的教育只能让她越来越讨厌读书,甚至惧怕任何学习。但她必须坚持下去,遵循妈妈的意志,付出巨大的努力,才换来了一个“红”字。这个红字是对她的回报,对她的奖赏,是她心灵的慰藉。“红”支撑她走过了童年时代,甚至成了她终生的欲望。

向红喜欢站在高台之上,英气十足斗志昂扬,滔滔不绝地背诵着各类篇章。陶醉于雪亮灯光下那些艳羡的目光。观众里大人们喝彩鼓掌,儿童们欢呼雀跃。男孩们使劲儿把双臂伸向空中,一张张青涩的脸蛋儿交替出没在茫茫人海里,宛如湖中的鱼儿交替着跳出水面,寻觅新鲜的尤物和清爽。

终于熬到要开学了,向秀英带着女儿坐上了开往省城的客车。那客车其实是一辆大篷车,看样子是用一辆军用卡车改造而成的。客车隔天来往省城一趟,途中要经过几座县城,搭卸途中的旅客。一路上向秀英一再叮嘱女儿,到了大城市要好好学习,不要像父母那样一辈子窝在山沟子里。没有了妈妈的督促,你要靠自己的努力,再接再厉出类拔萃,继续“红”下去。

在那个年代,街上的小贩没有冰箱。卖雪糕的用一只白色的木头箱子,装上雪糕,上面盖一层棉被隔绝高温。

向红自出生以来,从没有走出过那片山区,不知道山的外面是怎样一番景象。她唯一获取信息的渠道,只有墙上的那个小喇叭。通过那扇窗口,她了解一些外面的消息,并由此引发出某种遐想:“省城就是广播里说的那个世界吧,那里距离北京不远吧?省城的表舅会疼爱我吗?他会像妈妈一样逼我背诵吗?”诸如此类的问题频频出现。但是,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再也不用为了父母的争吵而烦恼,不用日复一日地为前途而发愁了。

几年来向红都以“神童”自居,而此时却连小学的课都跟不上,也拉不下脸来向别人求教。但成绩太差又上不了初中。向秀英认为,然而向秀英却似乎胸有成竹,她总觉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送向红去省城表弟那里读中学,毕业后在大城市发展,“红”遍全省,乃至全国。向秀英的这个表弟叫张百顺,是她表舅的儿子。因为在运动中表现突出,不仅入了党,还被任命为大队副主任。所以他顺理成章地获得了上大学的机会,如同鲤鱼跳过了龙门,他成了省城一所高校新学员。两年后,他如愿以偿,被分配到省城的第五中学,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

在这种天气里,向红内心更加郁闷更加失落。回顾过去的数年里,她虽然过得异常辛苦,但也有让她骄傲的回忆。自两三岁起,她就开始接受母亲的特殊教育,高强度的背诵,不仅为自己赢得了“神童”的荣誉,也为母亲赚足了面子。

向红熬过了几年的死记硬背,却遇到了世事的变迁。此刻她坐在防震棚里,望着浓密的雨帘,感觉多年来的心血和罩在身上的那层“红”光,遭到了暴风骤雨的冲刷,被泥水裹挟着,丝丝缕缕,渐流渐远,直到完全没了踪影。“神童”的快乐变成了过去,只剩下回忆和对前途的畏惧。

向红似乎没有听见母亲的唠叨,她透过牢房窗洞一样的车窗,遥望着渐渐远去的山岗,陷入了无尽的遐想。她想象着光明的未来,高大的楼房,漂亮的汽车。心目中鲜艳的五星红旗随风飘扬,她身穿崭新的绿色军装,腰系武装带,指挥着千军万马大踏步前进。同时,她隐约有些担心,毕竟是初次远行,人地两生地生活在异地他乡。

她们在街上逛了大半天。向秀英在百货公司为女儿买了件白色衬衫,一双军用球鞋,一双白色尼龙丝袜,一条军绿裤子,还有几样零碎的东西。一共花了二十八块六毛钱。走出商店,太阳当头,空气干热,隔着鞋底都感到地面烫脚。街上行人寥寥无几。路旁树荫下有一个白色木头箱子,箱体上写着“雪糕”,红色的大字十分显眼。旁边坐着一位老太太,靠着箱子在打盹儿,她时而睁开眼睛,摇两下手中的芭蕉扇,扇出几丝凉爽。见有行人过来,她有气无力地吆喝了一声:“雪糕了,一毛钱一块。”

“我怎么知道你们怎么坐反了?去马路对面,再乘2路车返回去”。售票员说。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