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灵鬼异录VIP

类型:悬疑灵异标签: 勇猛 完结
简介:

本人根据自己小时候的一些经历作品改编的一部小说,通过我可营造出出一种讲故事的氛围肯定能将大家深入带进我的作品之中 灵鬼异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本人有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十分喜欢吃西瓜,这是因为当时山里的交通闭塞,其他的水果也不太容易进山里来卖,要想买了更好的只能到镇上去赶集,所以村上叔种的西瓜就十分热销,在盛夏时节,西瓜就成为了我钟爱的水果,老妈,将三个冰镇过的西瓜拿出来,老爸在院子里放上一个大大的桌面儿,然后叫上左邻右舍,大家一起来分享,看着桌子上鲜红的西瓜,我就不禁食指大动,于是我便左一块儿右一块儿的吃了起来,没过多久被消灭了十几块儿西瓜,这时我的肚子开始抗议,被憋急了的我,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进屋拿上手纸便冲向厕所,老妈还在后面,补刀说:“别掉到厕所里去。”。

点评: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创建:2021-06-08 12:48:52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初遇恩师 更新时间:2021-06-08

我大快朵颐的时候,姥姥突然进去了,“你醒了啊?昨天你们干嘛去了啊?那么才回去?”姥姥问着,我咽了口中食物,便就向姥姥哭诉:“我们昨天去山里了,您可不明白,我们遇上鬼撞墙了,那情况了可啊非常危险啊!幸亏有一位大师搭救,我们才能逃过一劫,对了一想到是这样,我就十分气愤,“这个老家伙,心机还真多。混蛋,下次我遇见他我一定.”“你在哪嘟囔什么呢?”姥姥看看我一个人在那嘀嘀咕咕,大声的问道,我连忙解释道:“没有,我在这背歌词呢。”听我这么说,姥姥无奈的摇了摇头,但随即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只见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张黄色的符纸,举到我面前问我说:“这符咒是哪来的,你们昨晚究竟见到了什么人?这符是不是你刚刚你说的那个大师的?”看着眼前的符咒,觉得有点眼熟,仔细一想,想起来这事昨天那个大师,跟我们三个的避鬼符,看着姥姥这么问我便如实的将我们昨晚所遇到的情况全部都告诉了她,听完我的话,姥姥刚开始是很生气,说我们三个不应该瞎跑,那样很危险,随后便向我打听了救我们的那个大师的相貌和衣着,我就将大概的形象告诉了她,之后她便陷入了沉思,只是看着手中的符咒,看她那么专心致志的看着,我便没有好意思去打扰她,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姥姥突然说了一句:“果然是他!阿宇,你还记不记的那个防空洞的具体位置?”“记得啊!怎么了?”“带我去一趟,我要去见一位故人,快我们走!”说着便拉上我,出了家门,可怜了我的肚子,还没有充分享受美食。。...

精彩情节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是姥姥最常见的一首词,也是姐妹俩最喜欢的词。当时,村上经常来一些戴着红袖标的红卫兵,常常带着一群狂热分子到处抄四旧,拿着毛主席语录,宣扬毛爷爷思想,每次他们都得把他家闹得天翻地覆,但是有一次,悲剧发生了。

  2005年,二月,我们全村上下都沸腾了,发生一件特别重大的新闻,王叔死了,是被早上去倒泔水的陈老汉发现的,王叔大头朝下的栽到枯井里,头都摔裂了,脑浆和血液喷满了整个井壁,相当恐怖,后来现场就被警察封锁了,后来法医坚定王叔应该是是失足,跌落到井中死的,但令人奇怪的是,听大人们说,王叔在死后,手里一直攥着一个手帕,鲜红鲜红的,如血一般,于是,这件事就成了大家饭后侃侃而谈的事情,关于王叔的死传出了各种版本,我记得最离谱的就是王叔是跟鬼打麻将,后来王婶带着王艳搬离了村子,离开了属于她们的伤心地,而我一直对那口井存在忌讳,因为那天,我明明看见,有个人影在那里,直到有一天,又发生了奇怪的事。

  一树桃花一树情,一世情缘半生铭。有缘无分情已尽,他生在续此生情。这就是韩宁最后的绝笔,每一句都带一个情字,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可悲可叹?

  这一问,不要紧,女人停止了哭泣,转过头来看着我,这一看,今生都不会忘记,只见那女人的一条粉红色的长舌头耷拉下来,眼神空洞,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诡异表情看着我,当时我感觉自己从头凉到脚后跟,头发好像要飞起来,头皮发麻,惊的张大了嘴,看我如此面容,她竟意一歪头,裂开鲜红的嘴笑了,我脑子一片空白。

  第二天,姥姥和她的朋友徐老太一起来到了霍天发他们居住的地,徐老太让霍天发把那个红手卷拿上,我们随他们两个一起来到偏屋,徐老太在屋子的正中央放上了一张桌子,在桌子上点上了两根白烛,她抓住了霍天发的手,将那个红手绢,蒙在了自己头上,嘴中念念有词,突然她全身一抖,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紧接着她慢慢的爬了起来,翻着白眼,这是典型的请灵上身的表现,紧接着我看到她的脸上流下了眼泪,情绪显得十分激动,上去就给了霍天发一巴掌,“负心人,你竟然现在才来见我!”我们当时都惊了,因为我听到了徐老太的声音变了,变成了一个少女声音,然后,姥姥就示意我们出去,给他们单独相处的空间,我们在门外听着他们的交谈,里面不时的传出,韩宁的指责声和霍天发的道歉声,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里面的韩宁的声音消失了,外面的窗户“砰”的一声碎了,我能冲了进去,发现徐老太,趴在桌子上,而霍天发则是攥着红手帕,哭成了泪人,姥姥连忙问他怎么样?是否原谅了他?他点了点头,我们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姥姥将霍天发拉了起来,与他一起来到枯井边,让他把枯井上的石头拿来,“阿宁妹子,仇该放下就放下吧,冤冤相报何时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爱你的,你就原谅他吧!”姥姥对着井中说道,这是霍天发也冲着井中大喊:“阿宁,我爱你,三十年来我都没有忘了你,那天我回去之后,我和我爹妈大吵了一番,我都想好了,我们可以一起远走高飞,我们一起来抚养我们的孩子,但,你却没有等到我。”突然井里冒出了大量的浓雾,飘向了空中,慢慢消散,韩宁走了,怨也消散了,后来霍天发带着韩宁的灵位,并且还为他们的孩子做了一个,并为孩子取名字为霍宁,然后满脸笑容的离开了我们的村子,不知所踪。

  屋里的其他人也十分的奇怪,也被姥姥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弄蒙了,“你消失了三十几年,躲了整整三十几年,不就是害怕回来面对她么,你这么做,真的对她公平么”姥姥看着满脸震惊的老赖,愤怒的指责道,听完这番话语,老赖,不,应该叫做霍天发,难掩自己的悲伤之情,留下了泪水,开口说起了,他和韩宁的故事。

  寒冬腊月,北风呼啸,这个冬天,格外的冷,我们村子足足有零下二。三十度,老妈把我的棉衣都拿了出来,里一层外一层,把我裹得活像一只大企鹅,这天正好是大年三十,老妈准备了一大桌子可口的年夜饭,将亲戚朋友都叫来吃饭,大家聚在一起,好不热闹,说说笑笑,十分欢笑。

  霍天发当时也想去保护韩宁,但,无奈被他的老爹锁在了柴房里,那天,他拼了命的撞柴房的们,连头都磕破了。

  本人有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十分喜欢吃西瓜,这是因为当时山里的交通闭塞,其他的水果也不太容易进山里来卖,要想买了更好的只能到镇上去赶集,所以村上叔种的西瓜就十分热销,在盛夏时节,西瓜就成为了我钟爱的水果,老妈,将三个冰镇过的西瓜拿出来,老爸在院子里放上一个大大的桌面儿,然后叫上左邻右舍,大家一起来分享,看着桌子上鲜红的西瓜,我就不禁食指大动,于是我便左一块儿右一块儿的吃了起来,没过多久被消灭了十几块儿西瓜,这时我的肚子开始抗议,被憋急了的我,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进屋拿上手纸便冲向厕所,老妈还在后面,补刀说:“别掉到厕所里去。”

  当晚,全村灯火通明,大人有说有笑的,在那里推杯换盏,我就和王叔家的王艳,以及我们隔壁家的孙健来到房后一起放鞭炮玩,当晚,全村灯火通明,张灯结彩,显得热闹非凡,我们三个小鬼头,玩的不亦乐乎,什么二踢脚,三角雷,小鞭,我们沿着房后的羊肠小道,一路边走边放,我家房后的小道,笔直又悠长,在小道上有一口枯井,已经废弃了好多年,不知不觉,我们就来到了这口枯井旁,,我们三个中要数孙健最淘,他点了个鞭炮,扔进枯井之中,紧接着一声闷响响起,旁边的王艳显得十分恐惧,对孙建说:“你是不是傻?你知不知道,这口井很邪,每天晚上,我出来上厕所,我都能听到里面传来哭声!”“你别胡扯了,我才不信呢,你呢,阿友”孙建显然不相信王艳的话,反过来问我,我耸了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突然,我们三个同时听到,那口枯井里传来了咕噜声,就像有人在那口井里的水游动,我们同时安静下来,同时向那口走去,就在,我们快要靠近那口井的时候,后面一个声音,叫住了我们。我一回头,发现是姥姥,她把我们叫过去,嘱咐我们不要靠近那口井,然后把我们三个,像拎小鸡一样,拽了回去,回去时,我回头看那口枯井,看见一个人影,我不由得一惊,然后就被姥姥拽了回去。

  那天姥姥上山去采喂猪的灰菜(也就是一种野草),到晚上才回来,当她走到村口时,发现老韩家的位置上火光冲天,她吓坏了,立刻加快脚步向火光跑去,当她到那里时,她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全村人将现场围得水泄不通,她发现韩老师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头歪着,脸上早已经没了血色,他老婆也一动不动的趴在他的身上,胸前插着一把刀,姥姥,连忙问旁边的人发生了什么,听别人说,在她上山的这段时间,红卫兵又来闹事,带了不少人,他们照例来到了韩家,然后把韩老师和他的老婆拽出来,骂他们臭老九,贱胚子!然后对他们拳打脚踢,这时红卫兵头头突然从屋里拿出一幅字画,什么字画就不得而知了,据说是唐寅的,被打的韩老师,开始毫无反应的挨打,但当看到那幅字画之后,他显得十分激动,冲开打他的红卫兵上前去抢字画,红卫兵们当然不给他,并与他发生了肢体冲突,这时一个红卫兵的衣服,领子被韩老师被撕开了,他显得十分愤怒,拿起插在豆垛的铁锹,狠狠的拍在了韩老师的后脑勺上,韩老师当场倒地,刚开始那些红卫兵还以为他在装死,但当其中的一个上前去试探他的鼻息时才发现他真的死了。连忙上前报告队长,队长看到出了人命,一时乱了方寸,村上的一些老少爷们儿看不下去了,上前找他们理论,并动起手来,场面瞬间变得十分混乱,突然韩老师的老婆大叫一声,冲进屋里拿出一把水果刀,一阵乱挥,显得十分癫狂,吓得人们纷纷后退,这时韩氏姐妹已经在父亲的尸体旁哭成了泪人,这时韩老师的老婆,蓬着头,握着刀手不断颤抖,她指着那些红卫兵说:“都说禽兽无情,你们******连禽兽都不如,他不过是想保护父亲留下来的遗物,你们竟然打死他,既然这个世界不善待我们,那我们就来世见!”说完,她举起水果刀狠狠地插在自己的左胸膛鲜血不断涌出。

  李果摇了摇头,嘴里嘟囔了一句怪人,便也要向屋里走去,这时在他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突如其来的一下,吓得他大叫了一声,连忙回头去看,却发现一个身着红袍长发披肩的女子在那里,“我滴天啊,大妹子你这是干啥,大半夜的你要吓死哥哥我啊,真是的,这么晚了,你一个女人家在外面溜达啥啊?”可那个女子笑而不语,向李果伸出了手,做出挑逗状,便向井边走去,出来采山货的,大多都是单身汉,哪经得起这样的挑逗,况且他才二十七八的年纪,更加按耐不住,便跟了过去。

  农村的厕所一般都是在房子后面,所以,到晚上去上厕所,十分骇人,我们家的老房子所在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靠近村子边缘的一户人家,周围都是山,尤其到了晚上,四周黑洞洞的,没有什么灯光还好当时有着皎洁的月光,我才能看清楚路,一溜烟跑到厕所儿,我家房子侧边面对的山,村里的人都管它叫做西山,由于山上的蛇特别多,所以大家又把它称作为蛇沟,而且山上还有一种叫的特别吓人的鸟,到现在我还没弄明白它是什么鸟?听村上的老人说,山上还有狼,在1999年的时候,村子里有个小孩,在外面的河沟里洗脚,就被狼叼去了,最后全村上下一起找,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她的尸体,内脏被掏空了,被吃的只剩下半截身子,他妈当时就发疯了,她疯狂抓乱自己的头发,跑向山里,后被人拖回来之后彻底疯了,逢人便问他的孩子的在哪,看见小孩儿就去抱,唉,搞得有一段时间,我妈都不让我出去,后来她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别人说她好像跑进山里再也没有出来。

  等他爹把他放出去了的时候,韩宁的已经投井自尽了,逝去的不光是他深爱的韩宁,同时还有他们的孩子。

  姥姥坐在我的旁边,摸着我的头说:“小玉呀,你可还记得那首江城子,这是你教会我的,唯一的一个诗词,每次你都说,你很羡慕苏东坡的妻子,有个这么爱你的男人,该有多好啊,玉啊,你红颜薄命,还没有品尝爱情的滋味就去,哎,我知道你不甘心,放心不下你父亲的遗物,你就放心吧,他的字画和他一起下葬,你去吧,别缠着这个孩子了,我再给你背一遍《江城子。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明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等反应过来,转过头就跑,一不小心就来个狗啃屎,摔了满脸都是泥,膝盖也磕破了,流血不止,当时的我已经顾不上疼了,连滚带爬的前屋跑去,头都没敢回。当时爸妈正在和邻居唠嗑,看见我鬼哭狼嚎的从房后跑回来,所有人都慌了,连忙上前将狼狈的我抱近屋里,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当时的我已经语无伦次,声嘶力竭,口中就说出了几个字“女人。菜地。辫子。舌头。哭。”,当时我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大家根本就没有听明白我说的是啥,被我搞得一头雾水,后来邻居们都走了,我也哭累了,就躺在了炕上睡着了,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可谁知,我这一睡,就遇见了更可怕的事情,我做了一个可怖的梦,在梦中,我孤零零的站在菜地里,四周都是浓雾,使得四周的环境变得模糊不清,我很害怕,因为四周变得太安静了,静的可怕,我开始大声的喊爸妈,但是没有人回应我,突然,那个长辫子的女人又出现了,一样的打扮,脸朝着我,血色长舌耷拉在胸前,歪着头,冲着我笑,我顿时感觉血液都凝固了,魂飞魄散,掉头就跑,可是还没跑几步,脚下便一空。坠落到一个深渊里边,感觉自己快要到底的时候,我便大喊一声,从炕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发现爸妈正担心的看着我,然后我就感觉浑身发冷。晕了过去,只喊了一声冷,就不省人事了。后来的事都是听我爸妈说的,我晕倒之后,爸妈非常着急,就把我姥姥找来了,姥姥是个懂行之人,能看歪病以及处理各种怪事,她一看我,满嘴胡言乱语,全身滚烫,豆大的汗珠不断往下流,她就问我妈发生了什么事,问我去了哪,我妈说也没干什么事,就是九点多的时候去了躺厕所,大约十分钟后,看见我鬼哭狼嚎的跑了回来,不停的说,“女人,辫子,舌头,哭”等词语,听我妈说完后,姥姥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便给我妈和我爸讲了一个故事。

  姥姥披上大衣,就跟我妈一起来到这口枯井旁,只见被拉住的李果瞪大了眼睛,咬着牙关,拼命的往井里钻,姥姥连忙,咬破了中指,在他头上一点,李果大嚎一声,晕了过去,然后被我爸和老赖他们一起,弄到了屋里去。然后姥姥,让我妈妈去家抓来一只大公鸡,杀掉之后,放出一小盆鸡血,将鸡血倒在井中,鸡血倒完之后,井中突然冒起了滚滚黑雾,姥姥点了点头,又叫我爸拿大石头将井口封住,然后,便进了屋,进屋之后,姥姥先看了看李果的情况,之后又将目光放在了老赖身上,目光充满了凌利,老赖则是不敢抬头看着姥姥,一直低着头,“霍天发,你终于回来了!”姥姥突然大声的说,听到这个名字后老赖,猛的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姥姥,眼中充满了震惊。

  当韩宁尸首被打了出来的时候,他没有说话,没有发狂,只是抱着她,眼泪不停的流,之后,他就在一个深夜里背上行囊,离开了伤心地。

相关资讯

第七章 入道门 更新时间:2021-06-08

  第二天我和姥姥、小丽早早的就赶到了师父那里,师父也早就准备好了仪式需要的东西在那里等着我们了,拜师仪式非常的复杂,并且十分的冗长。  趁着师父和姥姥在整理法具和道...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hunvi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